{{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杨紫/文


构思“金汤”,源流之一来自于逛艺博会的经历。八九年前,第一次置身艺博会是在上海。傍晚时分的贵宾预展日,红男绿女不知从哪儿一股脑儿涌出来,无穷无尽的展位和无穷无尽的作品,晃得让人心慌。我见到太多金色作品,就想一张张随手拍下,找个有心气儿的非营利小空间,一并展示。现在看来,这当然是个无趣的方案。可金色依然是个好的展示主题。它质感奇妙,丰盈得几乎要流淌,时间不能奈何。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画面


金子闪亮,有张好看的脸。金子难以腐蚀,高温一千度,也不与氧气反应。金子稀少,19世纪前,总产量不足一万吨。后来,1848年,加利福尼亚的磨坊发现金矿,消息搞得人尽皆知,数十万淘金好汉蜂拥而至。新大陆,一切满是希望,一切欣欣向荣,马克思预言的经济危机的周期也能因挖矿缓解推迟。San Francisco被中国金矿工人唤名“旧金山”注释1),并沿用至今。这名字魅惑,能引人跨越大西洋。但事实上,“猪仔”华工被关在舱底海运来,死亡率达三成。卓别林1925年拍摄的《淘金记》算是描写此类求财代价的先声。电影中,卓别林咽下水煮皮鞋充饥。2020年初,画家翟倞将这经典画面中的皮鞋替换成了现代艺术史中的经典图像,完成油画《早餐》。它是“金汤”确定的第一件作品。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电影《淘金记》画面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翟倞,《早餐》,2020,布面油画,135×180 cm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金子多了,不代表生产力提升了,不代表所有人能消费的物质多了。只是一些掘金者能够换取的、本来就存在这世上的商品多了,只是他们的购买力变强了。金子是货币,是一般等价物的外延,不能吃也不能喝,除了装饰,没有别的实在用处。它有点像有些人对艺术的认识——稀缺的硬通货,或者,可炫耀的权力。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商周大金面具,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伦巴第铁冠,基督教世界现存最早的象征王室荣誉和灵魂的王冠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雅克·路易·大卫,《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布面油画,1805-1807,巴黎卢浮宫和凡尔赛宫(各一幅)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而且,金子多了,人们就想要更多。

 

1840年,美洲淘金热的前些年,英国伯明翰的乔治·埃尔金顿发明了电镀金。自此之后,金色以极低的成本被大量生产,日益廉价。这并不妨碍1844年的一天,阿尔伯特亲王莅临埃尔金顿的工厂参观。众目睽睽下,工厂主亲手将一支红玫瑰浸入棕色液体里,启动机器。亲王等着,人们等着,时间好像被柔韧地拉长。玫瑰捞起。一道金光引发掌声。骚动之后,人们定住,又看玫瑰。没拂拭掉的蜘蛛网也被镀成金线。即便电镀金价值卑微,金色依旧引人入胜。金色能指向原始的欲望。它是一种古老的迷幻术。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斯蒂芬·米歇尔斯帕彻(Stephan Michelspacher),“Konjunktion in der Kabbala”,1654,326×239 cm


2016年,等待着一场重大的外科手术,王海洋创作了《金色呼吸》。架起相机,调暗曝光,他吹动盒子里铺满的闪光金片,将自己的呼吸记录下来。于是,金色成了身体的颜色。现实中这身体即将支离破碎,金色却将它补足成完美的。金子,折射太阳的光芒(注释2),人们趋向它,靠近它,希冀沾染上它升腾的气息。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王海洋,《金色呼吸》,2016,单频影像(彩色,有声)

54”循环播放 loop 


人人爱金色,神亦如此。赫拉、雅典娜、阿芙罗狄忒争执的苹果,也是金色。她们夺取“最美女神”头衔时,在场的神祇吓得大气不敢出。他们的恐惧或许不只源于眼前僵持的气氛。他们预感到了未来的灾祸。云上的怨恨降临凡间,引动特洛伊战争十年浩劫。璀璨的表相,欲望,美的权力,莫名的焦虑,死亡与灾难,就这样不可思议地彼此联系,封作一圈闭环。金苹果的故事过于久远,负有盛名,在隐秘或公开的场合,从远古到今天,它不断被提起,被诉说,被口口相传,被重复演绎,直到不可思议成了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地,璀璨的表相,欲望,美的权力,莫名的焦虑,死亡与灾难,就本该联系在一起。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拉斐尔·桑西(Raffaello Sanzio)《美惠三女神》

1504-05,17×17 cm


不管玫瑰还是苹果,金色的载体只是无辜地沉默,它从没表示出意愿,想迷惑众生,承担历史翻转的折腾。王思顺将两三厘米见方的金块漆成宁静的蓝色。这时,金块的光芒收起,只是物质世界的缩影,沉重晦暗,存在于康德划归的彼岸,不可认识,不可把握,不可穷尽。它抗拒着世间积习对它的认定。我们的肉身也在抗拒着相似相续的积习,我们常常意识不到。因为,不曾间断,对金色的意向引诱着我们。我们意识不到金的虚渺。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王思顺,《和神统一,并分享他的纯洁和不朽》,2013,黄金、漆,3.526×2.179×1.347 cm


金色是皇帝和神像的常见色。无论后来,皇帝和神像是否还在,它都属于他们。美国是世界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二战后,美国凭借全球三分之二黄金储备,建立SWIFT美元结算体系,打通全球经济的经脉。20世纪70年代,美元与黄金脱钩,但屹立不倒,直到今天,七成左右的全球贸易依然以美元结算。无论美元或黄金,它们是货物的代替品,是流通的价值凭证,是物质的逻各斯。冥冥之中,皇帝、神或者美元,指认什么有多少价值,它就有多少价值——他们指认,信众信了,游戏方可进入下轮。时间推移,规则制定者的手腕和算计愈来愈纯熟,信徒愈来愈广,愈发深信。同理,美国的美术馆藏品部收购了哪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指认了哪位艺术家的作品,那件作品同系列的一件就能在拍卖会上一鸣惊人,那名艺术家就有筹码,能在全世界的美术馆那里争取到高额预算。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金圆券,解放战争后期中华民国政府为支撑其崩溃局面而发行的一种本位货币。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黄金券亦称“黄金证券”,是指由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具有100%黄金作为准备的证券。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金汤”不是在讲殖民与压迫。不是在讲正确与谬误。不是在炎炎夏日眼巴巴看着树上肥美的葡萄。不是的。现存金融和艺术的游戏规则评判标准,是由多少辈人心血累积,自有说得通的合理性,虽也随万物有缘尽缘灭的一天,不是一个展览一篇文章能瓦解挑衅。“金汤”是在问,“指认”的动作到底存不存在?“指认”的语言存不存在?如果“指认”不存在,世界会是怎么模样?规则之外,“指认”之外,引诱之外,被湮没的创作者生命,他们去哪了?如果“指认”不存在,他们的苦难与不甘,他们的自得与快乐,是否也会随之散去?——他们的一生能否被这“指认”所概括?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傅丹,《领带》,2010,丝,L 146cm、W 9cm


“展览”的终点,是陈哲的《向晚时计》(注释3)和傅丹的《领带》注释4)。它们都曾标志着一个项目即将启动。黄昏令人心思悒郁,爱让人无法呼吸。好在天暗后华灯初上。好在告别后还有重生。好在一切都将过去。

 

为2020庚子年祈福。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陈哲,《向晚计时》,2018,镌刻黄铜片、卤素灯珠,46.8×46.8×10 cm




注释

1. 19世纪50年代,墨尔本发现金矿,被称作“新金山”。

2. 崇拜太阳神的印加人认为,黄澄澄的金子像太阳的光辉,所以在建造神庙和宫殿时,大量使用黄金。

3. 《向晚时计》中的“向晚”,取自古代诗句“向晚意不适”。

4. 傅丹创作这件作品,作为他在纽约举办的展览“窒息式自体享乐”(Autoerotic Asphyxiation)的邀请函。领带背面印有“窒息式自体享乐”字样。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北京当代·艺术展把展会的形式作为突破点,致力于中国艺术的价值推广,把对当代中国艺术价值的内部梳理与外部传播作为核心工作, 并联合画廊、机构、藏家、传媒及品牌,在共融、合作的精神下,构建一个推动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整合性平台,把已获得文化主体性与价值系统性的当代中国艺术推介给文化市场和社会公众。北京当代·艺术展常设“艺述”“价值”“未来”“活力”“众望”等5个单元。


“金汤”前言|杨紫:权势与资本、信仰与欲望的美学漩涡 权势 资本 欲望 美学 漩涡 杨紫 金汤 前言 源流 艺博会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