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镜子,红书与光

Mirror,Red Book and Light

张璇个展

Zhang Xuan Solo Exhibition

策展人:段少锋

Curator:Duan Shaofeng

展览总监:李强

Exhibition Director:Li Qiang



2020.09.16-09.29

开幕Opening:2020.09.19 15:00

上海市浦东新区樱花路869号喜玛拉雅中心A区3楼

 3F, No. 869, Yinghua Rd., Pudong District, Shanghai




前言

镜子,红书与光


文:段少锋


绘画镜像中的艺术家


张璇的绘画中孤独,梦境和艺术的灵光融汇在一起:对照时看镜中人的孤独感,如梦境般光怪陆离的色彩,以及作品中所映射的时代灵光形成了观众在看张璇绘画时的第一感受。倘如以绘画的音乐性来类比张璇的绘画,这十四件作品中既有摇滚乐般的《救世主》和《舞》,也有民谣般的《纯》系列,也有蓝调音乐般的《灵魂碎片》系列,而《虔》和《诚》,以及《末日》这系列作品则像是古典音乐在今天的变种,张璇的绘画和音乐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对应,印证了音乐性和绘画性有其共通之处,音乐与绘画中,艺术家和音乐家把诗意和现实结合在一起,“镜子,红书与光”适用于艺术家的绘画,也是适用于音乐家的音乐作品,张璇的绘画恰好在这两者之间皆有触及。


“镜子,红书与光”既是张璇绘画感受的具象描述,同时也作为其首次个展主题,揭示出展览的面貌和构成,这三个意象分拆开来看分别代表着张璇绘画中的不同感受。“镜子”预示着错觉与孤独,在艺术创作中镜子常用于表现视错觉,同时镜子在中国古典意象中“对照”是一个孤独女性的形象,而孤独是艺术家张璇一直贯穿于自己绘画中希望表达的个人感受。“红书”这一意象则来自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关于梦境的著作《红书》,这本书是荣格的私密之作,荣格在书中记录了自己的梦境,因为作者长期拒绝出版,以至于成书40年之后才得以出版,荣格的《红书》既是著作也像是一个被作者雪藏起来的艺术作品,作品是艺术家的私密表达,最终通过展览与出版发表成为公众审美的对象,“红书”这一意象对应张璇绘画中的梦境般的表达和其表现的内容的私密性。“光”此处意指两个寓意,一方面,艺术创作之于艺术家的意义是光芒一般的吸引,而艺术作品本身又存在本雅明所谓的“灵光”,另一方面“光”是当代生活的象征物,尤其是今天的当代都市生活中光成为了都市现代化的表征。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灵魂碎片系列 3/Soul shards 3/122×100cm



“镜子、红书与光”实际上又有其内在的相似性:它们连接了虚与实之间的关系,虚与实的关系恰好也是张璇作品以及作品展中所表现的魅力,镜中镜像与现实之间是一组虚实关系,《红书》中的梦境和现实也是虚实关系,而光与艺术家作品同时又是另外一组的虚实关系。虚与实哪个更真实?对于艺术家来说没有比艺术更真实的东西,徐冰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抛出这样的观点,艺术家的真诚和不真诚都会如实的反映在他的作品中,可见艺术是不撒谎的。有时候虚比实在的客观更为真实,究其原因是因为艺术家将现实抽象与想象为画面中的画面和色调,这些色调和绘画内容用心理学的角度去考量是富含着更多超越于画面本身的信息,艺术作品往往比客观现实更容易反映艺术家的心理活动,因此作品图像分析之后再去看艺术家的作品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时代镜像中的艺术家


艺术品所包含的讯息往往超越于艺术家原本设想的范围,大众观看艺术品,艺术批评家观看作品,以及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看作品,不同群体所看到的信息量未必相同,以《清明上河图》为例,大众看到了作品中的趣味性:店铺的招牌,虹桥上下的熙熙攘攘,张择端精致的画工;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在其中看到了宋代的衣食住行以及徽宗时代的社会危机,建筑学家看到了虹桥的精巧构造叹为观止,艺术史学者看到的是宫廷绘画和界画,以及风俗画在北宋的发展脉络,因此作品所包含的信息量往往是超越于艺术家自我认知的。


我们不妨改变一种观看艺术家张璇的作品的方法,从宏观的时代背景转入到艺术家的个人经验来看她的绘画。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两面系列1/Reverse 1/299×287cm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两面系列2/Reverse 2/167×111cm


首先是艺术家生存的时代,想了解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应该去看他的生活,想了解一个艺术家的生活,应该去了解他所生活的时代,时代是艺术家生活的土壤,艺术家生活又是作品的土壤,艺术家与时代的关系既像土壤,这个过程反过来又像是镜子。艺术史发展的脉络与社会史发展的脉络是一致的,对于艺术家来讲,一方面脱离不了自己生活的时代背景,同时艺术家又一直尝试通过自己的工作超越时代认识的束缚,视觉艺术和哲学有其相似性,哲学思维又超越于科学实验之外触碰世界的本源,而艺术在非理性层面触碰现实无法触及的问题。正因为艺术家与时代的关系,因此视觉艺术家,比如画家既是时空穿行者也是实验者,在人文领域的价值无异于科学家在科技领域的价值,科技与艺术的相似性在于一方面需要实践能力,一方面也要求强大的想象思维能力。达芬奇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人文主义被提倡的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在科技和艺术领域的实践形成了一个遥远的灯塔,文艺复兴的精神集中反映在达芬奇的艺术生涯中,而到了印象派时期,受科技发展中的照相术和光学发展的影响,艺术家形成了印象派的创作流派,同样工业革命时期的精神映射在了这一时期艺术家的创作中,此外,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与战争的关系紧密相关,而以上这些艺术潮流的形成发展实际上伴随着人文主义,现代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的发展。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虔/Pious /150×90cm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诚/Sincere/150×90cm


那么,我们今天又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呢?198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兴起,到今天当代艺术经历四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从理想主义黄金时代的八十年代经历了经济迅速发展的九十年代,当代艺术从边缘进入到主流,从地下走到了地上,艺术学院系统内当代艺术专业普遍建立起来,艺术世界的画廊、策展、收藏、媒体等系统相继建立,这段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此处不加赘述,艺术系统的完善是中国市场经济和当代社会发展的综合结果,这其中也离不开一代代当代艺术工作者的努力。我们今天面对的艺术生态复杂而多样,作为85后出生的艺术家张璇的学习经历和从艺经历恰好开始于这样的时代背景中。所以从张璇的绘画中可以看到今天艺术发展背景所塑造的因素。首先,她的作品中所反映的是她中西混杂的学习经历和文化视野,张璇先后于韩国与欧洲学习艺术,这一学习经历可以见诸于她的作品面貌中;其次,在创作题材上,艺术家更关注自己的切身体会,这些作品倾向于对于情感的抒发和自己情绪的敏感体会,这些都是私密性的,而艺术家将其通过绘画转化成公众化的视觉作品,从个人经验出发转入到对普遍经验的描述;再次,张璇作品中表达出的孤独感和压抑感反映了当代都市生活中人的精神处境,今天越来越便捷的都市生活同时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仅局限在生存层面,而是现实都市生活的忙碌和焦灼使得今天的年轻人处于一种自由和不自由之间的游离状态。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救世主/The saviour140×190cm


张璇的绘画反映的时代镜像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和心理状态,这一代年轻艺术家与以前的中国艺术家的经验完全不同,上一代艺术家深受苏联美术教育系统的影响,创作中有明确的学院派传统,在当代艺术的浪潮中这些当代艺术家下意识的选择与学院系统拉开距离,反对学院经验,反对权威,反对传统,当这些艺术家名声鹊起时游走于东西方之间。而张璇这一代的艺术家的学习经历本身就是混杂的,张璇先后就读于韩国和欧洲的艺术学院,她的生活经验和创作起点一上来就是全球化的,这种全球化在张璇的学习中更为不同,她将一东一西两种不同的文化传统烙印在自己的文化经验中。当学成归来进入到国内的艺术生态中,这种不同的文化经验与本土的年轻人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产生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她的创作面貌。


于大时代来讲,我们今天生活在一个镜像、梦境般、以及随处可触及光芒的时代,时代本身也是“镜子、红书与光”的综合体,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全球化的进程,文化命题在时间维度的传统与现代,空间维度的东西方混杂在一起,这种混杂像是文化杂交极具生命活力,在积极的一面之外我们同时也深刻体会到某种悲观主义倾向:人工智能是否会统治世?人的物欲被激发的同时我们的精神世界去往何处?在混乱的价值观危机中如何确定主流的价值观?共识如何形成?这一系列问题集中出现时,艺术家的价值涌现出来了,张璇的绘画看似情绪化的笔触中正是一种反思,她的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是基于她自己的感受转化成为一种普遍感受,因此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是模糊的,正是通过这样她作品中的人物象征着“众生”。在张璇的绘画中众生是孤独的,同时又有宗教般的虔诚感,这种情愫背后是她对于现实世界深深的不安和焦虑。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舞/Dance/140×190cm



展览、出版镜像中的艺术家


张璇的个展“镜子,红书与光”以及同名出版物像是作品之外的二重镜像,展览是作品的镜子,出版物也是作品的镜子,在艺术家张璇的艺术世界中镜像使她的作品趋于丰富,除了绘画本身之外,还有张璇关于自己作品的阐述,这些阐述与画面结合起来观看,使得绘画所表现的情感和情绪更为真实。出版和展览丰富和深化了张璇作品的内涵,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看到了一个完整的艺术家的精神世界。


“镜子,红书与光”是张璇的第一个展览,同名画册也是其第一本画册出版物,这些后续既是张璇一个阶段工作的回顾和总结,也预示着另外一个新的开始,在现实与梦境之间,张璇下一个系列作品让人期待,展览和画册既是短暂的归来,也是艺术家艺术道路的重新出走的起点。


             关于艺术家张璇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张璇,出生于江苏盐城,2012年毕业于韩国全北国立大学,2016年前往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学习,后于2018年进入伦敦艺术大学圣马丁学院学习现为自由职业艺术家,工作生活于上海和南京。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SHM张璇个展预告 | 镜子,红书与光 镜子 张璇 个展 SHM 光Mirror Red Book and Light 策展人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