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译按:


我们准备开设一个女性主义专栏,译介女性主义文献。我们争取每周更新一次这个专栏,也欢迎大家向我们推荐相关文献。今日推送可视作该专栏的引言。


本文译自Byron Hurt, “Feminist Men” (2011),依据的文本载于Susan M. Shaw and Janet Lee eds., Gendered Voices Feminist Visions: Classic and Contemporary Readings, 7th Edi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9, pp. 719-721。这篇文章原名“为什么我是一个男女性主义者”(Why I Am a Male Feminist),原载https://www.theroot.com/why-i-am-a-male-feminist-1790863150。本文作者是美国纪录片导演、作家、反性别主义活动家和演说家。


在这里,我想先说明一下“feminism”和“feminist”这两个词及本文标题的翻译。


虽然在这篇文章中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但在惯于(过度)简单化和极化思维的环境中,在这个问题上的不谨慎可能会导致许多不必要的误解和争论。想想看,“BLM”被翻译为“黑命贵”(若真要这样翻,至少也应该译为“白命贵,黑命就不贵?”,“ALM”其实是“BLM”的逻辑后果,但竟然有人用“ALM”来打“BLM”)就是一个可叹的例子。


Feminist Men”这个词组最简洁的表达可能是“女权男”。但在“女权”(可能被误解为权力)、“女利”(可能被误解为逐利)、“女性权利”(可能被误解为要求更多的权利,说平权会更好)都被污染的情况下,这里最好不要追求简洁。只谈“feminism”和“feminist”的时候,我基本认可“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者”的译法。但在用这些词来形容人的时候,我宁可选择较为复杂的表达。“信奉女性主义的男人”(有非理性的色彩)和“采取女性主义立场的男人”(又会被引申成站队)在我看来也都有可被误解的地方。甚至“采取女性/女性主义视角的男人”这样的翻译也恐怕难逃被引申为“只看得到女性/女性主义”的命运。最后,我在译这篇文章的标题时选择了“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这个译法(虽然它是读本编者拟的题目,文章本身也没有到这么严格的程度)。


之所以这么翻译,是因为我想要强调两点:第一,在我看来,女性主义其实就是一种对女性视角的强调,它更多是一种看待和理解世界的方式,而不是一种本质,一个实体,一个可被支持、信奉、追随、拥护的东西;第二,女性主义者强调女性的视角,并不代表他们排斥其他视角(当然,不幸的是,女性主义的历史上也有这样的情况,但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全部),他们也会结合其他视角来看问题,如此,我们才有了马克思主义的女性主义、自由主义的女性主义、生态女性主义,以及更重要的,强调交错性(intersectional)的女性主义。和各种主义一样,女性主义也可以是多样的,并且这个多样性是就视角而言的,不存在什么本质的“好的女性主义”和“坏的女性主义”。当然,这里的“视角”,应该也可以换成话语或者更复杂的学术术语。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



拜伦·赫特 /

王立秋 /



女性主义(feminism)这个词会吓跑许多男人(在这里,他们还会加入对仇恨男人的女权纳粹[feminazis]的尖刻评论)和女人。但黑人男性是应该接受这个“f”词的,原因如下。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妈和我爸经常争吵。早上,我会在父母大声争吵的令人恐慌的声音中醒来。分歧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爸以决定性的口吻喊道:“够了!不说这个了!”争论会就此打住。最后一句话从来不是我妈说的。


我爸的叫喊让我瑟瑟发抖;我想做点什么,来阻止他对我妈发火。在那些时刻,我觉得无力,因为我太小了,没法与我爸对抗。我很早就知道,他因为性别而有着不公平的优势。他的个头、体力和力量震慑了我妈。我从没见他打她,但我的确见证了他的言辞的猛击对我妈的心灵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我爸也不总是错待我妈,但在他这么做的时候,我共情的是她受到的伤害,而不是他的霸凌。在他伤害她的时候,他也在伤害我。我妈和我有特别的联结。她有趣、聪明、慈爱而美丽。她是一个伟大的聆听者,她让我觉得自己特别而重要。在逆境时,她是我的坚实的支柱。一天早上,在我爸在争执中吼过我妈之后,她和我一起站在卫生间里孤零零地准备迎接正要开始的一天。家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氛,像乌云一样压抑。我能看出我妈的不安。“妈,我爱你,但我希望你在和爸爸争吵的时候更勇敢一些。”我低声说,这样我爸才听不到我说了什么。她看着我,耸耸肩,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我是如此地想让我妈站起来维护自己。我不理解为什么只要一吵起来,她就得服从他。他是谁,凭什么在家里颁布法律?是什么让他这么特别?


我开始憎恨我爸在家中的支配地位,即便我也像爱我妈那样爱着他。只要一不遂他的意,他的愤怒和威胁就会使我妈、我姐和我不能自由地表达我们的意见。在他们的关系中有某种不公平的东西让我觉得不正义,但在那个年纪,我还说不清这是为什么。


一天,当我在他们又一次争吵后坐在厨房桌子边的时候,我妈跟我说,“拜伦啊,你可别像你爸对我这样对待女人。”我希望我听进了她的建议。在我长大成人并与女孩和女人建立关系的时候,我有时也会和我爸那样,在和我约会的女孩或女人批评或质疑我的时候,变得戒备并开始在言语上虐待她们。我会通过点评我交往过的女朋友的身材和衣品来贬低她们。在一段大学恋情中,我还经常用我的体型优势来恐吓我的小女友,居高临下地对她叫喊以在争论中扳回一城。


我内化了我在家里看到的行为,并逐渐变成自己小时候鄙视的那个样子。尽管我妈试图把我教育成一个更好的人,但我还是和许多男孩和男人一样,觉得有资格在对我有利的时候虐待女性。


大学毕业后,我需要一份工作。我得知,当时有一个外展项目正在筹办。项目名称是“暴力预防顾问计划”(the Mentors in Violence Prevention Project,简称“MVP计划”)。身为学生运动员,我做过社区外展活动,而在我找到自己领域的真工作(我是新闻系的学生)之前,MVP计划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临时工作。


MVP计划是杰克森·卡茨(Jackson Katz)创办的,它旨在使用运动员的身份来降低社会对性别暴力的接受程度。当我和卡茨见面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计划是一个家庭暴力预防计划。要是我知道的话,我是不会去参加面试的。


所以,在卡茨解释说,他们想雇一个男人来帮忙推广预防性别暴力的课程,使之在全国的高中和大学制度化的时候,我差点夺门而出。但在面试的时候,卡茨问了我一个有趣的问题:“拜伦,非裔美国男人对非裔美国女人的暴力是怎样激励非裔美国人社群的?”


以前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身为一个非常关心种族问题的非裔美国人,我从来没有想过,情感的虐待、殴打、性侵和街上的骚扰与强奸会对整个社群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东西就和种族主义一样啊。


第二天,我参加了卡茨促成的一个关于预防性别暴力的工作坊。在那里,他对在场的男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男人们,你们会做什么来保护自己不受强奸或性侵?”


没有一个人,包括我在内,能快速回答这个问题。最后,一个男人举手说:“什么也不做。”接着,卡茨又问女人们:“你们会做什么来保护自己不受强奸或性侵?”几乎屋子里的所有女人都举起了手。她们一个接一个地作了证:


一个女人说:“在街上走路的时候,我会注意不和男人对视。”


另一个女人说:“我会放下派对上的饮料。”


“我会结伴去派对。”“我会在看到一群男人朝我的方向走来的时候走到路的另一边。”


“我会把钥匙当作备用武器。”


“我会随身携带防狼喷雾器。”


“我会留意自己的穿着。”


女人们一直说了好几分钟,直到黑板上她们那边写满了回答。而男人这边,则一片空白。我惊了。之前我从未听过女人诉说这些事情。我想了想我生命中的女人(包括我妈、我姐和我女朋友),然后意识到,关于性别,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工作坊结束几天后,卡茨给了我顾问训练专家的工作,我接受了这份工作。虽然关于性别问题,从学术的角度来看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我在工作时学得很快。我读了贝尔·胡克斯(Bell Hooks)、帕特里夏·希尔·柯林斯(Patricia Hill Collins)、安吉拉·戴维斯(Angela Davis)跟其他女性主义作家的书和论文。


和许多男人一样,我曾抱有这样的刻板印象:所有女性主义者都是白人,都是女同,都是没有吸引力的、仇恨所有男人的怒殴男性者。但在阅读这些黑人女性主义者的作品后,我意识到,真相远非如此。在挖掘她们的作品后,我开始尊重这些女人的才智、勇气和诚实。


女性主义者不恨男人。事实上,她们爱男人。正如我爸在争吵时不让我妈说话以避免听到她的不平那样,男人通过贬低女性主义者、不让她们说话,以实现避免听到关于我们是谁的真相。


我了解到,女性主义者提供了关于男性支配的、并常规地在全球范围内把女人当作二等公民来对待的社会的重要批判。她们说的是真话,哪怕我是男人,我也体会得到她们的真。通过女性主义,我发展出一种语言,来帮助我更好地表达我身为男性在成长过程中的经验。


关于父权制、种族主义、资本主义和结构性别主义的女性主义著作使我产生了共鸣,这是因为,我本人就亲自见证过它们质疑和挑战的那种男性的支配。儿时,我便在家中看到过这种支配,成年时,我也维护过这种支配。她们对男性文化和男性行为的分析,也帮助我把我爸的父权放到一个更大的社会语境中去理解,从而帮助我更好地理解自己。


我确定,我爱女性主义者并接受女性主义。女性主义不但使女人发出了声音,它也为男人扫清了道路,是他们能够把自己从传统“男子气”(masculinity)的堡垒中解放出来。当我们在生活中伤害女人的时候,我们也在伤害自己,也在伤害我们的社群。


在我长大成人时,我爸对我妈的行为变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老成了,不那么好辩,也停止了语言的虐待。在产生分歧的时候,我妈也开始肯定自己了。


在听到她说出争吵中的最后一句话,而我爸则平静地听她说的时候,我震惊了。多么大的反转。他俩都不会认为自己是女性主义者,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都学会了怎样成为更完整的个人,以相互尊重的态度对待彼此。2007年,在我爸因为癌症而去世的时候,他正骄傲地戴着我给他的棒球帽在城里到处晃,那顶帽子上写着:“结束对女人的暴力。”谁说男人不能是女性主义者?




- 新书上架 -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


拜德雅(Paideia):思的虔诚 


○●○●重庆 原样文化 出品○●○●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拜德雅Paideia
以女性视角为主视角的男人丨女性主义专栏#01 女性主义 专栏 女性 男人 视角 文献 引言 Hurt Men 依据 崇真艺客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 豆瓣小站和小组 ●

http://site.douban.com/264305/(拜德雅小站)

http://www.douban.com/group/guides/(拜德雅小组)


○●○●

欢迎点击

自定义菜单:“○踪迹●—>○拜德雅●笔记簿”

浏览历史文章




戳此购书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