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

Andreas Gursky

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

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施布特-玛格画廊十分高兴呈献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的大型摄影展,展出艺术家近三年来的首批新作。在这些作品中,他探讨了数十年来所研究的一系列主题。在延续古尔斯基对于人造环境与人类对自然界的影响等主题和题材之外,这些新图像将他的分析嵌入当下的事件中,邀请观众探索变化的环境与情境。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莱茵河 III》(Rhine III, 2018)是对其重要作品《莱茵河 II》(Rhine II, 1999)的一次回访,二者的尺寸、环境与构图都几乎相同。然而,仅仅20年后,画面中的情绪却发生了剧烈的转变。2018年夏天的干旱使河水水位降至历史最低点,这张新的图像提供了一幅曾经生机盎然的河流景观的反乌托邦景象。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莱茵河 III》(Rhine III),2018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237.6 x 407.6 x 6.4 cm(含框)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莱茵河 II》(Rhine II),1999年

彩色打印,Diasec装裱

206 x 356 x 6.2 cm(含框)


《游轮》(Cruise, 2020)亦让人联想到古尔斯基的早期重要作品《巴黎蒙帕纳斯》(Paris, Montparnasse, 1993)。同样的网格状结构再次出现,但并非呈现为一栋大型公寓建筑,而是一艘巨型游轮侧面的数百扇窗户。与《巴黎蒙巴纳斯》的画面相同,《游轮》展现了一个被分化并嵌入现代主义建筑网格的人类环境。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2020年新作《政治 II》(Politik II)直接延续了古尔斯基2015年的作品《评审》(Rückblick)。二者同时在展览中展出,形成了一个关注政治结构的新系列。古尔斯基对德国联邦议院中议员们的活动进行了数个月的密切观察,并在《政治 II》中呈现了13位热烈对话中的政治家,人物从左至右占满了整个画面。画面中人物的位置与数量,以及其中一个人站在一旁看报纸的安排,都强调了古尔斯基的图像与“最后的晚餐”的典型图示之间的呼应。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政治 II》(Politik II),2020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217.4 x 402.4 x 6.4 cm(含框)


就幽默感而言,《评审》中的表达微弱到难以察觉,例如用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头顶的一缕烟作为前总理的识别特征;而在《政治 II》中,幽默感的表达则更为大胆。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评审》(Review),2015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242 x 477 x 6.5 cm(含框)


在这一对“最后的晚餐”的隐含描绘中,扮演救世主角色的是谁?是略微偏离画面中心的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还是一头齐肩长发似乎暗示其身份的安东·霍夫莱特(Anton Hofreiter)?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早在1994年,古尔斯基便拍摄了香港汇丰银行总部的摩天大楼。这座由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爵士(Sir Norman Foster)设计的建筑,至今仍是香港天际线的主要标志。在《香港上海银行》(Hong Kong Shanghai Bank, 1994)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不同楼层中的员工,而在《香港上海银行 I》(Hong Kong Shanghai Bank I, 2020)中,橙红色的二极管帘幕遮住了窗户,成为一道防窥视的屏障。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香港上海银行 I》(Hong Kong Shanghai Bank I),2020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307 x 205.7 x 6.2 cm(含框)


《香港上海银行 II》(Hong Kong Shanghai Bank II, 2020)中,建筑外墙似乎反映出银行前发生的时事:一片五颜六色的雨伞海洋。在另一件作品《香港上海银行 III》(Hong Kong Shanghai Bank III, 2020)中,水平条带上的文字横跨大楼外立面。这些文字含括文化人物、政治热点等各个领域,邀请观众反思那些过滤我们对于历史事件的理解的强大结构。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2019年10月,古尔斯基的肖像作品《乔纳森·艾夫》(Jonathan Ive)亮相伦敦的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展现了这位苹果设计师在公司新总部中的形象。这一新总部由福斯特建筑事务所(Foster + Partners)在与艾夫的密切合作中设计。在与这件作品完全相同的地点,古尔斯基拍摄了第二张照片《苹果》(Apple, 2020),该作品于本次柏林的展览中展出。在《苹果》中,iPhone手机和各代苹果电脑出现在乔纳森·艾夫于此前作品中站立的位置,但不同的是,它们被放置在底座之上,如同在博物馆里一样沿着弧形窗户一字排开。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苹果》(Apple),2020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307 x 235.7 x 6.2 cm(含框)


城市生活空间以及当代生活中效率与质量的不断平衡,是古尔斯基在作品《包豪斯》(Bauhaus, 2020)中探讨的主题之一。在德国各地司空见惯的带有DIY商店标志的功能性建筑,被艺术家以冷峻而精准的美学风格呈现,同时也让人联想到著名的魏玛包豪斯学院。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包豪斯》(Bauhaus),2020年

喷墨打印,Diasec装裱

238 x 458 x 6.7 cm(含框)


这件作品中为现代生活而设计的功能性与极简主义建筑,和《猪》(Pigs, 2020)中的情绪截然相反。在后者中,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以一种不同寻常的特写镜头描绘这些动物,它们在金黄色的干草床上显得温暖而舒适。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猪》(Pigs),2020年

彩色打印,表面覆以玻璃

126.8 x 155.6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猪 II》(Pigs II),双联作,2020年

彩色打印,表面覆以玻璃

每件 106.9 x 122.4 x 4.9 cm


除了近期新作,《南极》(Antarctic, 2010)《犹他》(Utah, 2017)《东京》(Tokyo, 2017)等较早的作品也在展出之列。由此,本次展览为观众提供了一次机会,以观察艺术家创作中的一系列延续性与新变化。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这组在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首次展出的摄影新作,将于2020年12月在莱比锡艺术博物馆(MdbK)举办的艺术家回顾展中,与古尔斯基的众多代表性作品共同展出。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2020年9月12日-11月14日



相关阅读:


Sprüth Magers 线上展览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空间即时间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

Andreas Gursky

1955年出生于德国莱比锡,现生活、工作于杜塞尔多夫


其重要个展包括:即将于莱比锡艺术博物馆(MdbK)举办的回顾展,2020年12月;伦敦海沃德美术馆,2018年;大阪国立美术馆,2014年;东京国立新美术馆(The National Art Center, Tokyo),2013年;杜塞尔多夫艺术宫博物馆(Stiftung Museum Kunstpalast),2013年;丹麦胡姆勒拜克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2012年。2001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曾为艺术家举办个展,并巡展至马德里索菲亚王后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他的首个回顾展“Retrospektive 1984-2007”于慕尼黑艺术之家(Haus der Kunst)举办,同年巡展至伊斯坦布尔现代艺术博物馆(Istanbul Modern)和沙迦艺术博物馆(Sharjah Art Museum),后于2008年巡展至莫斯科的叶卡捷琳娜基金会(Ekaterina Foundation)和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克雷菲尔德Haus Esters Haus Lange博物馆于2008年举办的“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作品展:1980-2008年”(Andreas Gursky: Werke 1980–2008),后于2009年巡展至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和温哥华美术馆(Vancouver Art Gallery)。


Sprüth Magers 柏林 | ​​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 古尔斯基 柏林 Gursky Sprüth Magers Gursky施布特 玛格 画廊 空间 崇真艺客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画廊和艺术家相关资讯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