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专题-

东西自转

当艺术进入后现代主义,前卫艺术家们试图在社会性的精神废墟上重建理念、精神、价值、方法。许多艺术家转向新媒材、新方式来表达艺术。所谓的前卫、先锋等概念或语境误导,使前卫艺术活动产生了一些虚妄、无序的混乱现象。如何在审视中国当代前卫艺术的现状,世界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东、西方问题,发现和维护其应有的艺术价值,使之成为当代社会动力结构中的活力因素和积极力量,应该是当前艺术界亟待解决的问题。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文 / 杨北辰 


我得先讲明,这绝对不是一篇艺术评论,也不是任何的学术文章,这只是一些非常平实而普通的口语文字而已,目的只是让没有机会能亲自认识史金淞的人,能透过我的这只拙笔,来对这个知名的当代雕塑家产生某种更为深刻的感性连结。虽然我是受过正式的学术研究训练,拥有高等学位文凭;但是终归我仍自认是属于拿刀与多过于笔,摸木头多过于纸张,过着艺术创作而非艺术研究生活的人。我对史金淞作品的理解,也不是出自于一个学术角度的钻研分析,而是用我直观的视觉感受加上个人的感性体验而完成,因而在此我还是决定以一个“艺术家”的口吻来“说”,而不是用一位“艺评家”的笔调来“写”。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灰度360”展览影像播放厅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说吧,灰色》尺寸可变 尘埃、石膏等粉笔材料 2012-2018




大多数介绍艺术家的篇章,都着重在叙述该位艺术家的作品是如何如何。但是我认为,所有的作品终究是艺术家做出来的,背后表现的是这个人的生活态度与生命经验,反映的是这个人的思想内容和人格特质。所以我总觉得,如果我们不认识一个艺术家,怎么能深入去认识他的作品?假使我们不认识一个艺术家,那么就算他的作品真的如何如何,这又会与我们有何关系连结?我们对这如何如何又有什么样的真正体验?学生的时候,拜读宫布利希(E. H. Gombrich)教授的美术史经典名作《艺术的故事》(《The Story of Art》),这位世界级的美术史学巨擘在这本书里开宗明义讲的第一句重要话,就是:“世上没有艺术史,只有艺术家”。这句话后来总是提醒着我,要深入认识艺术家的作品,就要尽可能的先认识艺术家。就算是无缘与艺术家亲自面对,也最好是能先从相关的传记或文献资料上去初步了解他,然后再从而去看待他的创作行为。这也就是我何以要在此借机会跟大家说“史金淞”,而非“史金淞的作品”的缘故。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个展:第三种复制”展览现场




我关注他的作品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毕竟史金淞是少数参加过中国著名的“八五新潮”美术先锋运动,够资格堪称中国当代最活跃及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家之一。自然,他的作品总是会特别引发我想要观察和理解的渴望。但是越看他的作品,就越忍不住想认识这个作品视觉能量强大、风格与手法多变的艺术家。很幸运的,碰巧在今年四月,我因为接受同样是当代知名雕塑家焦兴涛的邀请,参与由四川美院雕塑系所主办的“明天当代雕塑奖”的评审及相关活动,所以便正好有了难得的机会能见到史金淞本人。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摇篮车》78x63x70cm 不锈钢 2007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婴儿车》99x52x108cm 不锈钢 2008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婴儿用品》尺寸不一 不锈钢 2005




那天早上,一位留着有型的锅盖平头、中等身高及壮硕身材、戴着流线型黑色墨镜、一身时髦牛仔套装加名牌短靴,脸上满是自信与笑容的“型男”,出现在主办单位为所有评审委员们安排的酒店大厅。他的人缘似乎特别好,每个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各路雕塑界知名人物,像是都和他有着极好的交情。在他和大家都分别打了招呼后,大家口里称的“淞哥”便走来对我伸出了他厚实的手,诚恳而亲切的微笑着对我说:“北辰兄,咱们终于见面了!”自信与爽朗,是他留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当时的画面,让我很难不联想起金庸笔下的某位侠豪共会群英的小说情境。一阵寒暄说笑以后,我们很快就成为似乎已经认识了许久的朋友一般,这就是史金淞十分奇妙的个人魅力。比赛评审与开幕活动结束后,主办单位贴心安排所有的评审到云南大理去参访几天,除了舒缓一下忙碌紧凑的“学术疲劳”以外,也让评审们能藉此机会私下相互间多增加些实质的交谊。这段期间更让我有更多的机会能加深对“淞哥”的直接观察与接触。这么多的艺术家、策展人及评论家在一起,餐叙时间自然是少不了有美酒相伴。这些来自大江南北的“艺林高手”,酒量跟他们的艺术功力同样令人赞叹。俗话说:“但从酒品看人品”,史金淞喝酒,对他人不逼不劝、不卑不亢,但自己总是放口畅饮,毫不矫饰自己享受美酒佳肴时的开怀。酒意三分之际,他更会当着众人面前把酒高歌,那份纵情快意的豪气,忍不住又让我想到了古时候那种快意江湖,击剑长歌的武士。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哈克龙》480x140x135cm 不锈钢等综合材料 2003-2006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史金淞在中国艺术家中是一位另类。即使阅读了他关于艺术的自述,也找不到那些既像兵器又像刑具作品的灵感来源。所以我一直对史金淞的作品抱有一种好奇心。我们都能感觉到史金淞的金属雕刻有一种威慑力。《哈克龙》(2005)等装置作品既是不动。好象作为观众也感觉到它发出的吼声。
史金淞的作品强悍、锋利、智慧,但当你接近它时,又感觉到一种恐惧。
——方振宁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设计-圣诞快乐》现场装置 尺寸可变 镜面不锈钢、马达、变速齿轮、镀铬链子、电子芯片 2007




2016年五月期间,史金淞因为应台北当代艺术馆大型个展“个人设计博”的邀请而再访台北。我在他忙碌的布展工作进行期间,请他抽空到我的工作室小聚以让我略尽地主之谊。我的工作室向来简朴,局促的待客空间里并没有任何讲究的茶具和高档的茶品。他丝毫不介意,与我就着一杯一杯的粗淡茶,聊着一句一句的知心话。没想到原本单纯的短暂邀访,不知不觉却成了将近一天的深切交谈。因为那天的机缘,终于让我对史金淞个人的幼时生活及成长背景,有了一个大致的完整轮廓勾勒。这个部分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相信每个艺术家创作行为最深沈的核心,永远都会和他自身的过去经验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键连结。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短松》现场装置 尺寸可变 树木残骸、不锈钢螺丝 2007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松树是中国古代文人精神人格审美的象征,所谓“松之生也,枉而不曲,如君子之德风也。用全球化的通用零件直接重构全新的思想生产,以一种永恒的精神象征继续生动鲜活的延续着生命。
——史金淞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原来,在《三国演义》中,常山赵子龙七进七出救出刘禅;燕人张翼德一声大吼吓退曹军的历史名地“长板坡”(位于今湖北省当阳市),就是史金淞的出生与儿时成长的地方。他和我说了一段非常有趣的当年儿时记忆,因此让我能够从而了解他创作思维中的哲理逻辑起源。他的父亲史兆明当年也是一位在地方上颇有名气的画家兼雕塑家,曾经于一九七三至一九七四年间,接受地方政府的委托,在当阳市的玉泉寺组织一个雕塑团队,复制一九六五年由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教师赵树桐、王官乙率学生和当地美工、民间艺人一道历时数月集体创作而成,刻画当时地主盘剥农民的著名大型泥塑群雕作品《收租院》。当时因为史金淞的母亲受到腰伤,所以他便只能跟随着他的父亲及其工作团队一起住在玉泉寺里。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缘故,那时寺里的佛像几乎已经全部遭到破坏及拆毁,仅存空荡荡的寺庙建筑本体,和一些隋、唐或两宋时代所留存下来较为坚固而不易毁坏的古朝器物。但是对当时还仅只四岁的史金淞而言,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残存在寺里面的那种满满弥漫在深山古刹之间所特有的宁静气息。一九六六年发生的文革时期,玉泉寺里全部的僧人都被遣返还俗回家,唯独例外而被准许留在寺中的,只有一位没有俗家可还的大庚(音)和尚,据说这位和尚是寺里的住持老和尚当年捡来的弃婴,自幼就在寺里剃度出家,一辈子从没离开过玉泉寺。史金淞回想起来,大庚和尚当时还住在寺里的般舟堂,是一位整日堆满笑容的慈祥老人。在他闲暇的时候,就会主动教年幼的史金淞一些简单的识文与断字,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对他讲述一些佛教经典中的历史故事,也就是他们也同样俗称的“讲古”。幼年的史金淞就是因为在当时听了大庚和尚对他讲说“禅宗六祖神秀从玉泉寺去洛阳受封国师”的故事,以至于他在一九九二年去杭州参加“中国青年雕塑家邀请展”时,受到在路旁的旧书摊上的南怀瑾讲六祖坛经的书所吸引,而促使他对禅宗的因缘逻辑史实产生了强烈浓厚的兴趣,并且真正下了许多的功夫来加以研究。史金淞自己也认为,至今他的创作思维中,仍旧运用到禅宗哲理当中的许多思想元素。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过去》现场装置 长约30米, 进口端直径约4-5米, 末端直径3米 各种树木、炭、金属等 2011




另外一个同样影响史金淞创作至为深刻的,是他少年时学习武术的经验。我个人认为这个部分影响到他创作的层面,不但涉及到了他面对社会或是世界的那一种特殊的“战斗姿态”以外,甚至也潜移默化的形塑了他作品中那种犀利且尖锐,让人不寒而栗的暴力造型美学元素。他说,当他幼年的时候,有一位叶姓的武师,长年跟随史金淞的父亲身旁为了学习绘画和雕塑的相关技巧。因缘际会之下,他从七岁多开始便跟随这位姓叶的师父学习这一派称之为“太交门”的武术。具说这个流派是属于武当派的一个流传不广且不具名气的小众支派,以练功速成、切合实战需要为此派拳法的宗旨。史金淞开始习武之后一直练武不断,尤其在他自十三岁到十七岁的这几年间练得最为勤勉与热切。但是在他十七岁的那年,于一次切磋武艺的过程当中严重误伤了他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自责与内疚的心情之下,让他在十八岁的那一年决定放弃成为一个武术家,而决心将他自己从武术中所体悟到的心得和经验来加以转化,并将之应用在他自己所有的艺术创作当中。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卸甲山》现场装置 尺寸可变 不锈钢弹簧垫圈、齿轮油、不锈钢盆、钢丝 2009




在本文完成的前两天,我碰巧在微信的群组里看到了史金淞所发表的一篇关于他自己的短文。文中他写到:“我觉得很多事情总是在这样出错的过程中,在往前、在走动。这可能跟我小时候家里的那种关系导致了总是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方式在走。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有个叫长坂坡,所有看过三国的人,《三国演义》赵云大战长坂坡,我想长坂坡给我最重要的就是独立,一个人怎么样去面对所有的事情。那么说接下来是当阳桥,就是我们中学后面那座桥,它告诉我的是什么呢?就是承担。一个人不管是什么,当你面对的时候,你必然去承担这些事情。然后我们走过很多的时候,有很多的标牌告诉我们,每一站该怎么走的时候,其实你很快就会过去。”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设计-基因》96x96x196cm 不锈钢、金丝绒等 2008




独立、承担,这是史金淞在面对他的艺术和这个世界时所抱有的一贯立场,而这个立场原来是来自于他所出生和成长的那块土地和家乡。我终于明白,为何我一见到他就老觉得我彷佛见着了某一位桀骜不驯的“武林高手”,为何我在美术馆里看着他的作品,却感觉他是站在一个无形的擂台上向全世界的僵化体制和权力系统挑战。在史金淞所写的这一篇短文中,我最喜欢的是他在结尾所说的那一段话:“当我们面对所有的知识和路上的标牌的时候,我们以为那是我们的目标,可能它会离我们很远,而我们的目标其实只在我们心里。所以说这么多年我得出的一个结论或者我一直秉承的立场,就刚才说的独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用肉身的方式去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知识。”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史金淞《诗学研究-咏柳》 尺寸不一 各种树木漂白、不锈钢螺丝等连接件 2008




我想“用肉身的方式去面对这个世界”,就是创作风格永远多变的史金淞在面对艺术时所唯一不变的态度和方式吧?当然,我相信同样也不会改变的,是他永远会用他最狂烈和最纯真的灵魂来尽情热爱、拥抱和燃烧这个世界。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史金淞
1969 出生于中国湖北当阳
1994 毕业于中国湖北美术学院
1994 至今就职于中国湖北省美术院
现生活工作于武汉及北京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往期精彩回顾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国家美术·专题丨说我所认识的史金淞 专题 史金淞 美术 国家 东西 艺术 后现代主义 艺术家们 社会性 精神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