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光社摄影图书馆 Vol.22



" 第三章:再论私摄影 "

饭泽耕太郎(KOTARO IIZAWA, 1954-)



为什么拍摄私摄影


文 / 饭泽耕太郎  配图、译 / 林叶


到此为止,我回顾中平卓马、深濑昌久、荒木经惟、牛肠茂雄这四位摄影家的摄影创作历程,从各个方面照射出他们的“私摄影”,并一直试图对其可能性进行探索。正如本书开头部分所说的那样,构建一个关于“私摄影”的理论架构并不一定是本书的目的,所以相反的,能够在他们的摄影实践中实际感受到这其中丰富的广度即可。


尽管如此,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在这里我都要对什么是“私摄影”这个问题,为我自己再做一次简单的整理。此外,我还有一个单纯的动机,那就是在写这本《私摄影论》的过程中,有一些思想断片也逐渐成形,我也想对此做个总结,使之不至于散逸流失,那么,再做一次整理可能对此还是会有点帮助的吧。


首先还是要从摄影家为什么要拍摄“私摄影”这个基本问题开始吧。如果,拍摄照片的“我”的位置相当稳固,可以不用考虑其他任何事情,持续进行摄影行为的话,那么就不见得有必要特意地去探讨“私摄影”了。“寻找自我”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危机感的表现,可以说,摄影家们似乎是获得了某种动力,而让他们将目标转到了“私摄影”上。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荒木经惟摄影作品


就像第一章所论述的那样,二十世纪初出现了“现代摄影”的理论,在这个理论依然有影响力的时代里,摄影家——摄影——世界之间是一种不可动摇的关系。尽管有以“艺术”为理想的摄影,也有类似报道摄影那样、重视“社会式的传达功能”的摄影,但是,中平卓马在《为什么,是植物图鉴?》中所严厉批判的,摄影家按照自己的主体意志对拍摄对象进行控制,并以此实现“私物化”的那种意图,可以说依然被人们先验地加以信奉。摄影家以神一样的眼睛俯瞰世界,并占据了特权式的地位。


不过,1960年代以后,一旦“现代摄影”出现了裂缝,拍摄照片的“我”的稳固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动摇。摄影家所处的那个立足点,成为一种不断变动的不安定之物,由此可见,稍微有点状况上的变化,就会对摄影的结果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不论传达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信息,几乎都与这张照片放在什么样的社会语境中有关。而且,摄影家本身也并不能像神一样地存在于所有地方。他(她)不过是一个难看且不好使唤的身体、是一种不透明的存在,是一个为他们的生活条件所限制,受欲望与感情驱动的、微乎其微的生命体而已。他们的照片是他们在过去·现在·未来之中的生活经验的等价物,既不高于它也不低于它。


根据这种认识,且不管它是枷锁还是垫脚石,摄影之“私”的存在都是不容忽视的。不管是多么客观正确地复制描摹对象,总会有不安定的偶发要素介入。相反,无论多么主观地按照自己意志去支配对象,所拍摄到的世界都是超出自己想象的“他者”。就这样,摄影特有的“私”与现实世界相互作用的那种关系在那个时间点上被放大了。不知道有多少摄影家,就像是把“私”的手感使劲地蹭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正积极地通过摄影这种行为,赋予摄影表现以新的方向。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荒木经惟摄影作品


那么,不管摄影家们愿不愿意,他们都被推到了“私摄影”这一边,不仅如此,探讨“私”这种行为本身就对他们有吸引力,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摄影家通过照相机这第三只眼,将世界中的存在与所有现象全都纳入底片之中,不过,这个时候,唯一“不可见”的对象物,不用说,就是摄影家本人这个存在。眼睛是看不见眼睛本身的。如此一来,对于要看尽世间一切的他们而言,摄影(观看)之“私”应该可以算是留在最后的拍摄对象吧。


一旦摄影家们朝着“私摄影”的方向迈出,他们往往能做出这样一种事情,即彻底破坏既是拍摄者又是拍摄对象的“我”的生活。之所以他们必须大肆披露自己的生活,大概就是出于这个缘故吧。看摄影家们所做的事情为什么总是会感到震惊,是因为他们要为获得自己锁定的目标而付出努力,这种努力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为之献身的行为。为了找到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他们必须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时间都持续处于某种严苛的状况之中。当这样的忍耐力与集中力投注到“私”的身上时,这种行为有的时候是会带来抽筋剥皮一般的痛苦。


尽管如此,将足迹印在最后这片圣地上的欲望,不是也为诸多摄影家所共有吗?即使这是泥里淘金一样的艰苦工作,但是他们反而会被这样的困难吸引住。再加上“我”究竟是什么(谁)这种只要是人就会有的本质性问题,用摄影这种表现手段来捕捉“私”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也可以说,就是这两个困难双重地将他们推向了“私摄影”。


照片中的


那么,照片中所拍摄的“私”,究竟呈现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呢?这与文章中所描写的“私”、以及绘画中所描画的“私”是不是一样的呢?通过拍摄并制成照片这种行为,“私”会不会发生变质呢?而用摄影来拍摄“私”这种行为从一开始就是可能的吗?


当然,对于这样的问题,是很难得出一个完全满意的答案。因为正如再三强调的那样,“私摄影”在每一个摄影家的手中,会呈现出非常多样化的广阔空间,要得出一个囊盖一切的定义是不可能的。而且,“私”本身的外沿与内涵也因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大相径庭。然而,照片中的“私”普遍是什么样子呢,这种特征式的状态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当然,这与其说是关于“私摄影”的,不如说是把目光投注在摄影这种表现媒体的特殊性上。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荒木经惟摄影作品


首先,照片中的“私”是一个不可控、或者说是无法挽回的东西。


假如是在文章中对“私”进行描写的话,那么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可以控制的一件事情吧。要想在文章中寻找书写之“私”与被写之“私”相统一的证据,是不可能的。作家就算写“私小说”也是可以说谎的。毋宁说,这种“骗术”才是小说或者物语的魅力所在。但是,摄影的话,在不用电脑图像等进行处理的前提下,摄影之“私”与被拍摄之“私”正好是一种如影随形般的、不离不弃的关系。不管怎么修改,那里所拍摄的“我”不会是“我”以外的其他任何人,他者就算同处于那个场面之中,也仍然只是在与“我”的关系之中。


这样的“私”是一个不可控的问题。不管“我”呈现出什么样的姿态,怎么样被印刻在底片之中,也还是会有无意识的部分存在,完全控制这种情况是非常困难的。无论谁在看到拍摄有自己的照片时,大概都会有种感觉,即觉得照片中的不是“自己”吧。不过,身边的人却非常自然地接受照片里面那些不认识的他者。照片中的“我”始终都带有这种无可奈何的错位感。


而且,这个“私”是无法挽回的。字可以用橡皮擦擦掉,有些画作可以用颜料涂抹叠加,但是摄影却不能用类似的方法来消除“私”。一旦“私”之像被定格在底片或感光纸上,那么要让它消失就只能够像中平卓马那样烧掉。不论是多么不喜欢的外表与表情,我们都只能心甘情愿地接受。


在拍摄照片与观看照片这两种行为之间,是有时滞的,而这样的“不可控”与“无法挽回”或许也就诞生在这样的时滞之中吧。写文章或者画画的话,书写“私”与描画“私”这样的行为,就会直接被灌注在作品之中,当作品写完(画完)的时候,这样的行为也就完成了。但是,摄影家的行为却在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一度中断,必须等到在暗室(如文字表述的黑色盒子)里面将图像完成为止,这样的行为才算完成。这个过程也经常会脱离摄影家的控制,违背摄影家的意图。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荒木经惟摄影作品


不仅如此,从拍摄照片开始,到看到照片为止,这个空白期内,与“私”相关的状况是有很大变化的。之所以在摄影这种表现媒介中,编辑这个工作无论如何都是必要的,其原因就在于此。结合当下的状况,摄影家会更换照片的顺序、排除不要的影像或者插入其他影像等。严重的话,甚至会反过来,引发某种颠倒状况,譬如根据照片中所拍摄的过去状况,来改变自己当下的生活状态等等。


由此可见,摄影这种媒介是相当不自由的。自由地发挥想象力、运用将南瓜变成马车之类的魔术等,至少这样的事情在摄影中是不可能做到的。当然,如果采用电脑图像以及合成照片的话,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这类的影像加工基本上是不适用于“私摄影”吧。当然,以变形或者幻想为主题的“私摄影”也不是完全没有,但那应该是非常罕见的例子吧。


相反,这样的“不可控”与“无法挽回”,也赋予了“私摄影”以特别的光辉。照片里所拍摄的,是不折不扣的摄影家本人,因为有这样的共识,所以,语言原本意义上的真实性就会传达出来。“这里面确实有‘他’存在(对拍摄方而言的‘私’)”这种强烈的感情厚度,才是摄影严格区别于其他表现媒介的那种独特存在方式的源泉吧。尤其是像“私摄影”这种摄影表现,拍摄者的生活与摄影,不分彼此地紧密联系在一起,于是,那种情感就对观者而言,就具有了压倒性的力量。


对摄影家一方而言,也是如此,那种不自由性,会为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发现。照片中所拍摄的“私”,呈现出来的样子与事先想象的“私”并不一样,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通过这样的“背离”,一个全新的自我之像就会浮现出来。毋宁说,“私”就是因拍摄成照片而诞生,因不断拍摄而成长。用另一种视角来看的话,摄影也是照亮潜意识的一盏明灯。通过摄影,找到那个看不见的自己。优秀的“私摄影”,必定是由这种“背离”与发现的程序准确建构起来的。


当然,“发现”所引导的不仅仅是拍摄者。观看照片之人也会从中发现人类这种存在的根源之谜,并且会从中经历一些冲击,譬如改变以往对事物的看法等。沉浸在摄影之中的摄影家,他们与客观之间的全新对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荒木经惟摄影作品


在我看来,摄影作为这种相互作用式的对话媒介是非常合适的。文章所传达出来的是一种线性信息,往往是单向地从书写者一方传达给阅读者一方。绘画也是一样,很多时候是用画家的主观解释覆盖整个画面。然而摄影则不然,因为会有一些连摄影家都无法预测的事物也会被拍摄进去,那么这样的裂缝就成为了对话的起点。实际上,把一张照片放在面前,大家进行种种讨论,这样的快乐,肯定有很多人都是经历过的吧。


在这个意义上,照片中的“私”就被公开了。这不也是“私摄影”的一个重要特质吗?“私”不仅仅是“我”所持有之物,而是通过摄影这种开放媒介,扩散到世界之中。如果是荒木经惟的话,他大概会把这种情况表现为“摄影是一种世间的拙劣诙谐”吧。他的“私”信息,通过宏大而流畅的符号化行为,在“世间”广泛流传,其结果就是前面文章中所论述的那样。也许,要想制止那开放了的“私”,倒不如夺走“私摄影”本来的生命力。


“不可控”、“无法挽回”、“开放”——这些特点往往会成为表现媒介的弱点。之所以有很多人会认为摄影表现比较虚弱或者不可靠,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不过,就像负负得正一样,由于摄影家们积极地运用这些特质,结果“私摄影”的力量就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http://www.light-society.com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Light-society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节选 光社摄影图书馆 私摄影论 Vol.22 再论私摄影 饭泽耕太郎 KOTARO IIZAWA 私摄影 林叶 卓马 崇真艺客 lightsociety_

1256

 11:00-17:00

01060407501

yanhao.yu@light-society.com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