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我父亲1907年到上海,定居闸北宝山路。曾与夫人洪氏同住,后洪夫人因嫌上海太噪杂,住不久即回歙。1920年父亲娶先母宋若婴,1922年生我。是年邻居失火,古鉨印被盗。1926年住上海威海卫路。1928年间搬居凤阳路凤阳坊有正书局印刷所对面的房屋内。约在1929年间搬屋至西门路西庆里,与张善孖、张大千同住,张住楼下,父住二楼,黄羲当时亦住该巷,经常从后门来我父处求教。罗长铭先生住屋后,曾教我兄弟补课,亦常来父处谈谈。约在1931年间搬住萨玻赛路(今淡水路)207号与陆一飞同住,陆住一楼,父住二楼,三楼另住他人。

1934年搬至西门路216号。以上是根据我年龄推算的。

父亲去贵池置圩,拟归居,一是喜爱该地风景,年老终归;二是少妻幼子,需要考虑日后生活。

1936年下半年父亲先去南京鉴定古画,后去北平,应北平艺专之聘任教。

1937年3、4月间,父亲来信上海,让我母子等北迁北平居住,我和弟正在六年级即将毕业之际,母亲拟待我等毕业考试后再去北平。约5月间,我妹映家忽得伤寒,随之我弟传染该症。月余我继染该病,毕业考试由于脱课,不可能参加了。当即迁住黄高鸿家一小间房内暂住。待我等病痊愈立即北上。时已将7月间,传闻北平吃紧,宋哲元力抗日寇,我母为了抓紧时日,携我等乘船北上,至天津之日, 日寇侵入天津,当我们船进入法租界时,当时已停止通行,经船长交涉多次,才同意船上乘客留于法租界。当时我们住在佛照楼旅馆的过道中,日机当夜大轰炸天津,亦即天津沦陷之日。约10余日,京津通车后,我父得信,请校教务处张星五先生来接我母子去北平,住入石驸马后宅7号。时北平已经沦陷。

因此,我们北平的家,一些家具是在当地添置的,一部份是由上海火车托运去的,书籍也是托运的。中间托运之物因交通受阻又返运上海,后由我母化费许多精力、口舌,才又转运北平,但箱破,书籍等也有许多遗失。

石驸马后宅7号是三合院,南屋是先父的工作室和一小间起居室,西边是一耳房,大门在东边,小狭院中种有竹子。由于大门在工作室外,来客敲门往往是我父亲亲自去开门,送客父亲总是送到门前。此院有围墙将内院北房及东房、厨房隔开,内院是我母和我兄妹等居住,先父除吃饭外,大都时间工作在南屋。后来曾一度将装有书籍的书箱放置在北屋。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水墨花卉 黄宾虹 107.7cm×36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除去学校之外,父亲终日在家作画,研究古文字,写文章,许多籀篆字对,大都是在北平写的。接待来客的时间也占很多,当时的来客如周怀民、邱石冥等画家,石谷风、张放等学生,也有慕名而来的医师刘介一等人。经常不断来的有琉璃厂的书画商,他们来的目的,一是兜售书画,二是请我父亲鉴定真伪,而后可以鉴定者名义待价而沽。我父亲也愿意他们送东西来看,可借此见到珍贵的真迹,他对我们说过,这是学习的好机会。所以父亲往往让他们把字画留下来,以便仔细观察,他也临摹一些,也让我们临摹些人物、赵子昂的马、还有佛像、仕女等,以及抄录一些书籍等等。他说他看画不是单看名头,有些画家不出名,但画中有精华,所以他购画也是如此,只要画中有可取的内容,他就会购下观摹研究,特别是对家乡的画非常留心注意。同时他还忙着整理中国美术史资料。

书画商中有一位名叫方××者,骗得先父信任,每逢先父托他检画寄给友人时,他借机多折叠张数,以少的一头当先父面点数偷出,解放后得知他偷先父之画有数百张之多。

先父画画无论在上海、北京,还是在杭州,始终凌晨而作,夜深而止。外出任教、游览,见景就写生,归则画腹稿,每晚作画不辍,所以一生画的画不下万幅,写生稿(铅笔)盈箱,当他逝世时有四大藤箱之多。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芙蓉 黄宾虹 100.5cm×40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我和弟去京时已进入青年,我16岁,弟14岁,除了我们上中学学习外,先父也教我们许多知识,他对我们是严厉的,我俩也很怕他。他教我们读唐诗、背唐诗,音韵讲解都要求正确,否则就通不过。每天早晚我俩都要到他工作室请安,他一边画,一边问功课,更多是讲画画的道理,他告诉我俩学画先要从工笔开始,先画仕女,而后才能画山水。画山水胸中要有丘壑,要有经纶,要和书法贯通。所以让我俩首先临摹仕女、工笔画(仇英的画、赵子昂的马和苏轼像、佛像等)。同时让我俩习字,要悬腕而书,他数次示范,举手臂成圈形,五指拼成龙眼形,食指与拇指握笔,虎口与指间置一盛满水的喇叭形之酒杯,悬而书写,水不溢出。他曾讲一故事,刘墉(清进士,善书,名气颇大)写字不让人看的,因为他写字时关在书屋里用绳挂在梁上悬臂而书。当然也讲了许多书法的理论、技法,特别指出写字要用中锋,画人物线条注意“十八描法”。他曾告诉我们他最早也画人物作为练习的。为了让我俩写好小楷,特地找些书本,特别是抄本,让我俩抄写,以助长进。

要写好字,连研墨也有讲究,先父教我俩用中指及拇指夹墨,食指压墨端,集中力于三指间,悬腕磨研,水不得溢出,用力均匀,墨正而不能歪,这样才能使墨汁细而匀。有人作画写字,把墨磨成斜歪形,不仅是方法不对,而且用力不当,轻浮摇动,其墨水必不均匀。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花卉 黄宾虹 27cm×3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讲到写字研墨,那时先父除研究古鉨文字,并以古鉨文字书写对联,加附释文,在北京写得最多。磨墨除了他在看书时边磨边看外,大都将这任务交给我俩。我母亲有时也磨,她主要帮助父亲拓本,拓玉石器等,和印泥、盖印谱,因我等年轻性浮,他是不放心的。

每当先父看古玩古画时,只要我俩在身边,他一定会给我俩讲解的,如一幅古画,是何人画的?此人号是什么?工绘何画?何时代人?画的特点在什么地方?笔法、章法、墨法等等。也讲如何鉴别画的真伪,伪画是当时人作假还是后人作的,教我俩如何从纸张、印章、印泥、墨色、题跋去鉴别的方法,甚至连裱工、用绢上也可看出时代来。

他喜欢下围棋,有时晚饭后指名要我和他下,有时不能一日终局,来日再续,但因忙于文事,一般兴到之时才下。

晚饭后父亲经常在餐桌前停留一段时间,我母子等五人一直留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他为了我兄弟的成长及品性端正,总讲些鼓励、警戒的故事。如“吃馄饨的故事”:二人在店家各购一碗馄饨,当时馄饨一文钱几个是点数的,一位吃了不知数,一位吃了能说出数来。告诫我们凡做一件事都要有数,不能心里不明白,终日混天混地过日子。如“打柴的故事”:兄弟二人,一名年纪,一名学问,上山打柴,归来年纪打得很少,学问没打到。连起来说就是年纪一把,学问全无,告诫我俩要努力学习,不能荒芜学业。如“城门上的问答”:甲乙二人,一日早晨在城门上见匆忙出入的人不计其数。甲问乙,城下进出有多少人?乙因数不清不能回答,甲告诉乙只有两个人,乙惊讶而问何故,甲说,一为名一为利。告诫我俩,要有真才实学,切莫为名利奔波。当然也讲了许多文学家、画家勤学苦练的故事来勉励我兄弟。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牵牛群雀 黄宾虹 27.5cm×41.9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我曾在展览会上见到双管齐下的书法家写字,我好奇地告诉先父,他当时就反驳我说:“一只手写字都写不好,还谈什么两只手同时写。”

他也喜爱将古鉨、瓷、陶、玩石等等方面的知识告诉我们。如古鉨,如何分清民间用印及官印,官印又如何从印钮上去区别时代等,如瓷器的年代区别,从色彩釉及纹样上区别;陶之色彩可区别出产地及年代;如玩石要求四点:“瘦”“丑”“怪”“皱”方为上品。如玉石的出产地,何为青田,何为鸡血石、鸡油石、翠石等等;还有瓦当及古砖、铜器、器皿等许多许多丰富的知识,可惜我记得不多。

住在七号的时候,父亲除了去学校上课,初期常去故宫团城,也去中山公园居士林,与一些北京画家相聚,也去图画班讲课,并让我弟在居士林学绘画。

搬住35号是1946年以后的事,因为7号房主已将房出售给了一个纺织业的厂主开工厂,我们才搬住进了35号,就在7号的对门。住的是三合前院,北屋是二房东姓史的住着,我家住东西屋,先父工作室在西屋,后改在东屋。

这时先父和上海等地信函来住已很频繁了。海外南洋、香港甚至美国友人来信索画也多了起来。

1948年由汪采白之子汪勖予及潘天寿推荐,杭州国立艺专邀请我父去该校任教,是年9月间经沪去杭。

在沪时与旧友高吹万等人欢聚,受到热情接待,并尊称我父是“元代黄公望再世”,他感到高兴,回来就告诉了我母。在徽宁小学江松如家暂住的那些日子里,先父终日画画,应酬不暇,江府有裱画工,随画随裱。

解放初,先父曾让我回潭渡一次,并让带一信给歙县的王任之,表示有归乡之意。但当时因有些情况,此事也就搁了下来。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禽鸟稿 黄宾虹 62.5cm×44.8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很快父亲受到党的重视,成为全国政协会议列席代表、华东美协副主席,后又是中央美院民族美术研究所所长,党和学校给他做寿等,他更努力,直至病重去医院前仍在作画。

在先父胃癌病发入医院时,我和容哥(用明)、鉴弟都从上海奔赴杭州,每天白日都守在身旁,母亲是夜间陪守,先父很坚强,白天癌痛从不在子女前发出声来,到晚上才在先母前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他病中仍做诗句,但无力吟清,我听清楚的是他在住院初期说到,他想吃火车上的咖喱鸡饭,这是他去北京参加政协会议在杭至沪的火车上吃过的。他告诉我母不要伸大拇指,因为我母为人豪爽心直,劝告她遇事不要好出头。

1955年3月15日,父亲终于不治逝世,至今已是35年了。

 


——选自《墨海烟云:黄宾虹研究文集》

安徽美术出版社,1991年第1版

(略有删节)

(文中所谈到的作品与配图无关)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秋蕊香——齐白石黄宾虹花鸟画展

主办单位:浙江美术馆、北京画院、浙江省博物馆

展览时间:2020年9月8日至10月18日

展览地点:浙江美术馆三层7、8、9号展厅


  预 约 参 观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疫情防控期间,浙江美术馆预约参观制:

1. 请务必提前实名预约,扫描上方二维码进入预约界面生成预约码,一人一码。

2. 根据杭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最新部署,入馆前主动出示身份证、当日健康码入馆。未办理身份证的儿童请家长出示预约二维码,经核验后入场。

  浙江美术馆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南山路138号

电话:0571-87078700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9:00-17:00,

周一休馆(遇法定节假日照常开放)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浙江美术馆之友微信服务号

黄映宇:往事历历忆父亲 父亲 黄映宇 往事 历历 上海 闸北 宝山路 夫人 洪氏 洪夫人 崇真艺客

浙江美术馆微信公众号


供稿:翁方宁

编辑:洪子又 史晗静

责编:对外联络部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