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糊涂戏班

- 2020.12.24~2021.1.3 @美琪大戏院 -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环球舞台演出季
托尼奖最佳剧本
奥利弗奖最佳喜剧
英国经典闹剧

去采访《糊涂戏班》剧组时,这个“不糊涂的戏班”正在化妆间紧锣密鼓地为拍摄新版海报做准备。说是“新版”海报,其实是梦回当年——时隔六年,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田水、贺坪重回《糊涂戏班》,复刻版海报也让人直呼“青春回来了”!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然而暌违多年再次与《糊涂戏班》相遇,并不是对过去的表演按下复制黏贴键,“温故”之上还有“知新”。故,是老搭档间的默契,是对这台剧目从未褪色的热忱;新,是经历的人生际遇所赋予的更饱满的表演体悟。


田水、贺坪,与他们的好搭档贺飓、丁美婷一起,在化妆间一起畅聊了这部戏多年以来的、幕前幕后的点点滴滴。这场采访在回忆与展望的奇妙结合下,因而也变得更像一集《老友记》。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回到《糊涂戏班》的排练厅是什么感觉?

田水(眼中有光地):重新进入排练厅最开心了,排练厅对于我来说是最开心的地方。我还是想每年我能自己演一到两台戏。我也有一段时间是做导演,但是演戏是不一样的过瘾。《糊涂戏班》这个戏我有六年没有演了,这又是一个很欢乐的剧组,是很欢乐的戏,所以我很开心。
 
丁美婷:他们会回来演,我作为制作人也好,演员也好,还都挺激动的。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这些年谁的变化最大?

田水:我是觉得如果是从各种感觉上来说,贺坪变化还是挺大的。[丁美婷补充:肉也变多了。] 当初我们在创作这个戏的时候,我记得贺飓导演一直对贺坪说,‘你要找一个在舞台上是极端自信的大明星、在生活当中是有点傻傻的表达不清楚的感觉。’ 贺坪找这种角色状态找了挺长的时间,但我觉得六七年过去了,贺坪在舞台上也成熟了很多,所以他那种自带明星光环的感觉好像更多了一些,也更游刃有余了。我跟他的对手戏应该是最多的,他现在不用去‘找’感觉了,而是把这种自信的感觉变换成自己贺坪的感觉
 
当我们转向贺坪问他是否同意这个答案的时刻,田水也笑着追问“你同意吗?”随后自问自答“我是觉得他是有变化的,他可能不太会觉得自己有变化。有吗?”,贺坪也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嘴里喃喃“同意,同意。有变化,有变化。”
 
贺坪:我有六年没有演《糊涂戏班》了,现在还是在一边回忆一边……我也不知道是在找回以前的东西,还是加一些新东西。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田水:对,其实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一边回忆,一边在找新的感觉。而且导演他自己也在升级,他对我们的要求也在变化。我们也是会根据我们自己的身体条件去完成,为了让这部戏更好看,导演也在发挥每个人的长处。《糊涂戏班》比较特殊,这个戏反映的是个剧团,跟我们的生活也比较像。它的结构又环环相扣,逻辑非常缜密。演一部像这样结构非常缜密的而不是为了喜而喜的喜剧,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丁美婷:我们这回有原班人马,大家一见面都特别亲切,一下会想到我们原来合作时的那些经历。我们《糊涂戏班》故事特别多,包括在演出的时候,也是发生了一些舞台上的小插曲,包括大家救场,其实都挺难忘的。


有没有哪一个瞬间让你感觉到,我和剧中扮演的角色还挺像的?


田水(仿佛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一直觉得盖瑞和贺坪挺像!

贺坪(提高音量):我刚想说一点也没有![田水大笑]

田水:盖瑞老说的“你懂我的意思吗?”,那种感觉好像和你很像诶。

贺坪(继续否认):我生活中逻辑多清楚啊!

田水:好吧……也许是我对你还不够了解。

贺坪:我生活中诶!就是……

此刻的停顿,像是神来之笔。因为“就是……”的后面,自然而然地能接一句“你懂我的意思么”,此刻的化妆间被爆笑声填满,大家都好像迫不及待要把贺坪心中的盖瑞给呼唤出来。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田水:我觉得朵缇浮夸的样子跟我不太一样。[化妆间又爆发一阵意味深长的大笑] 不不不,我不浮夸的,演完朵缇这个角色我才变浮夸的哈哈哈哈。但其实我不太会像朵缇那样表达自己的情绪,可我想演员找到角色的感觉时候,有可能内在的某种东西就会被激发出来。但是我平常大多数时间不是这样的。昨天同事们说我,排《糊涂戏班》所以朵缇又上身了。因为我找不到自己的手机,它其实就在我的办公室沙发上。我的同事们就听见办公室里传来一声“噢!它在沙发上~~!!”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编剧迈克·弗雷恩创作《糊涂戏班》的灵感,源于他在侧幕的观察。幕后是不是往往比台前还要有意思?


田水:哎哟,舞台背后有意思的那可太多了!就拿《商鞅》这部剧来说,它是具有历史厚重感的一部剧。有一场戏秦王饱受打击之后要吐血,其实血包是大袍子里面装的一个小瓶子里面的,然后血包上面竖了一根很小的吸管。角色背对着观众,吸一口道具血,然后面向观众吐血。但是有一天佘晨光老师怎么也咬不到那根吸管。他满含热泪地找吸管,而我跪在舞台上。我就看着他说,“我们速速回宫去吧!” 一回身就开始找吸管,然后最后找到了以后才吐血。所以其实背后的一些故事,那些后台的手忙脚乱的时刻,是和《糊涂戏班》很像的。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贺飓:我们有句话说嘛,“戏比天大”。你一登台一见观众的那一刻,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一切就是为了那一刻,达到那一刻之前你不知道要出多少差错,出多少问题,后来怎么紧张地解决问题。我、田水还有丁美婷都是在院团里长大的。


田水:对对对,而且我们是喜欢在侧幕看戏的。觉得只有在侧幕看戏才能真正融入其中,我们不满足于坐在那里当观众,觉得后台真是奇妙无穷啊!有抢妆的,有补妆的,万一谁出现一点小差错,后面还要想办法弥补,那个东西可能比舞台上的还要更有意思。


贺飓:演员冒场的,误场的,一直都在发生。在第一次演出的时候,我在“导演的话”里就写了一句,“演戏的都是疯子”。从小在后台长大,看过了太多这样的故事。我在《糊涂戏班》之前就说过,如果有一天大家能把这样的故事搬上舞台,一定会特别好玩。后来《糊涂戏班》就出来了。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田水:有的时候就我们在排练的过程中就会笑得不行了,因为这都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觉得编剧实在太能写了,而且写得特别有意思。《糊涂戏班》尤其好在它的缜密。前面和后面的联系,演员的补场,演员的笑场,都是我们的生活,所以这个戏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太奇妙了。

丁美婷:所以我现在在舞台上我要克服的问题就是,我不能笑场,因为我真的经常憋不住。[丁美婷是排练厅笑点最低的人吗?] 以前我觉得我不是,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笑点最低的人。可能因为开心吧!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有很多观众给我们留言:今年太难了,年底《糊涂戏班》来得太是时候了。非常需要看《糊涂戏班》来好好笑一场。


田水:对,我是觉得今年大家过得都特别不容易,大家是希望能够在这个剧场里面能够宣泄一下自己的情感,开怀地笑一笑。《糊涂戏班》每年都会给大家带来欢乐,所以今年可能大家更需要笑声。因为2020年我们经历的一切是出乎意料的,而且我是觉得在这种时候,其实观众们进入剧场也是需要勇气的。我记得6月份剧场开放没多久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孕妇坐在台下,非常感动。当时刚刚剧场的上座率才刚刚恢复到30%,第一个是她非常信任我们的(防疫工作安排),第二是她真心喜欢我们的戏,要走进剧场这个空间来,第三是她真的喜欢戏剧这种艺术形式。这几点加在一起,让我觉得人还是需要精神生活的。《糊涂戏班》在这个时候给大家带来的这种欢乐是非常及时的,而且在2020年的年末上演,可能会更有意义一些。


贺飓:说到这里我也想到剧场和影院关闭的时候,没有想到网上一片哀嚎,所以其实精神世界上是人类生命中特别需要很重要的一块。



跨年场会有什么安排?


田水:导演和我们说要控制时间,毕竟和观众一起倒计时跨年的机会也很难得。


贺飓重点就是和观众一起度过一个温馨的跨年夜吧!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最后来总结一下这轮《糊涂戏班》吧!

田水:第一个关键点就是回归,六年没演再回到《糊涂戏班》非常开心。第二个关键点,就是有一些老的感觉但是用一种新的方式去表现,而且还有一些新的演员的加入,我觉得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觉。我们倒不是一个简单的回归,既想把我们第一轮的原汁原味的东西表达出来,但同时又稍微有一点升级。

贺飓:而且这一轮演出会比第一轮还要多出很多亮点,我就举一个例子。田水这次是带伤上阵,我们本来考虑到她的伤一直在想哪里可以规避一下,但经过这些时间的排练我发现,当田水把这个伤带进表演,反而对这个人物是很有帮助的。因为七年前,我觉得朵缇这个角色有点太灵活了,但这次因为受伤表现出的一丝笨拙,比如当朵缇跪下去的时候,因为伤需要一点一点往下蹭,反而增加了新的笑点。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贺坪:我觉得,[贺飓替他补充:你头发多了!]不容易吧。今年不管是对国家来说,对个人来说,都不容易,能回到这个戏也很不容易。我之前也是受了伤,从《糊涂戏班》退出,能把大家凑在一起,能再回来都非常不容易。再一个,就是很开心回到组里排练。这种开心是,从头到尾都能很开心,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开心的。虽然是体力上的累,但是心里都一直很快乐。最后一个不舍得,隔了六年回来,我也长了六岁。回来以后真的觉得自己年龄不如六年前了,体力也不如那时了,演了以后我觉得这个戏我能演的次数不是很多了。

贺飓(不可思议地):你哥40岁还演呢!

田水(带着哭腔地):这么说的话,我演的年数也越来越少了!

贺坪:你看导演把我这个角色定位为“小鲜肉”,那么我从面容上来说……

田水&贺飓异口同声还是小鲜肉啊!还是小鲜肉!

贺坪:以及体力上来说,对我都是一个挑战。所以我觉得盖瑞这个角色,我可能演不了几年了。

田水:你还可以演导演嘛!你可以换角色演,我就没得换咯。

贺坪你可以演女塞尔斯登。[田水大笑]

贺飓:我觉得贺坪这次来进步很多。

田水:真的进步很多,原来还是找找那种明星大腕、舍我其谁的感觉。六年过去了,我真是觉得他自身已经拥有了曾经要找的那种感觉了。我觉得你和盖瑞现在很像了,你自己还说不像!

贺坪:真的不像,生活中的我逻辑真的很清楚。

众人:你逻辑是清楚啊!你表达不清楚啊!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因为欢声笑语的感染力太强,采访没有一个明确的开始,同样也没有一个正式的停止。


田水的朵缇会呈现什么样新的“笑”果?

老的感觉 + 新的演绎,究竟是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贺坪到底像不像盖瑞?(答案应该不是纯粹的是与否,因为尽管所有人都认可着两人的相似性,但很难想象盖瑞会在大家当面议论自己的时候如此淡定。)

……

有一个地方已经藏好了这些问题的答案,那就是剧场。期待你走进剧场拆开这份礼物,在《糊涂戏班》里快乐迎新年!


《糊涂戏班》


2020年12月24日-12月27日

2021年1月1日-1月3日 19:30

2020年12月31日跨年场 20:40

@ 美琪大戏院



演出现场还可购买《糊涂戏班》限量盲盒~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内含


主创亲笔签名

+

惊喜周边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糊涂戏班》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环球舞台演出季

托尼奖最佳剧本

奥利弗奖最佳喜剧

英国经典闹剧


 12月24日~1月3日 

美琪大戏院

故事梗概:三流剧团+四流演员+五流导演+六流舞美+七流排练+八流员工+九流剧本=糊涂戏班排演的《一丝不挂》。

从第一分钟开始的舞台事故到最后一秒的荒唐结尾,无一不充斥着欢乐。

这不是现实生活,但这是能让您从头笑到尾的一部伟大闹剧。

这就是《糊涂戏班》给您带来的《一丝不挂》。

都已经《一丝不挂》了,还不赶紧来剧场爆笑120分钟?

请注意:这是一部西区复排了6次的闹剧

不走进剧场就只有后悔了!


制作出品: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天首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捕鼠器戏剧工作室丨出品人:张惠庆丨总监制:田水丨艺术总监:喻荣军丨监制:童歆丨编剧:迈克·弗雷恩Michael Frayn[英]丨剧本翻译:张悠悠丨导演:贺飓丨舞美设计:周羚珥丨制作人:刘立、丁美婷丨制作经理:金广林丨舞台监督:王飞、朱星宇丨作曲:吴骏浩丨灯光设计:陈璐丨复排灯光设计:陈依丛丨造型设计:徐丛婷丨道具设计:郁树西丨音效设计:丁毅丨技术设计:胡继胜丨舞美制作监理:赵明丨执行制作:陶然丨海报及产品照拍摄:智芝 | 特别鸣谢:李胜英、吴嘉


主演(按出场顺序):田水、贺飓、贺坪、孔潇怡、麦朵、吕游、丁美婷、周挺超、刘啸尘


演出时间:2020年12月24日-12月27日、2021年1月1日-1月3日19:30,2020年12月31日跨年场 20:40

演出地点:美琪大戏院(江宁路66号)

演出票价:180/280/380/580元


*建议12岁以上观众观看。

*演出信息及演员阵容以剧场当日公示为准。


购票方式

1、剧场门售: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售票处(安福路288号,工作时间:9:00-20:00),票务咨询电话:021-64730123。


2、天猫购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天猫旗舰店sdac.tmall.com(客服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 9:00-17:00)保存下方二维码,打开淘宝即可看见。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3、微信购票:上海捕鼠器戏剧工作室微店,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


去《糊涂戏班》探班,尝到了笑晕在化妆间的感觉 糊涂戏班 化妆间 感觉 戏班 美琪大戏院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环球 舞台 季托尼奖 剧本 崇真艺客


4、团体购票:请致电021-64733789,工作时间:(法定工作日)9:00-17:00。



|猜你感兴趣|
(点击标题即可阅读)

《糊涂戏班》演员阵容公布,陪你爆笑跨入2021!

《糊涂戏班》编剧:伟大如他,也曾被连环催稿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