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这是一篇笔者拖过了2020年久久没有顺畅写就的文章,越是郑重,越难下笔。本着还是要鼠年事鼠年毕的“积极”心态,于最后一个工作日,终完成这篇笔者鼠年看过最喜爱、最受触动的国产话剧的剧评。

 

我们身处一个告别了百分百忠实、安全系数常被置疑的时代。关注时事热搜的你,应该越来越习惯一桩热门事件爆发出来先不要急着表爱恨下结论,让子弹飞一会。

 

我们看多了经典文学改编的戏剧作品,小心翼翼宣扬如何百分百还原和尊重原著,这部国家大剧院出品的话剧《基督山伯爵》却是需要让子弹飞到最后——本应划上句号之处,帷幕才真正揭开,诡谲的魔方才真正开始转动,而包藏用心的细节早已在不经意间悄然埋下。这是此剧的真正华彩与精髓所在。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编剧导演的叙事手法



中国读者喜欢《基督山伯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书中故事迎合了人们心中快意恩仇的武侠情结。

 

然而这不是一部耳熟能详的“在绝望中寻找希望”的大仲马版恩怨江湖,而是“在希望中回归绝望”的王晓鹰版现代命题,掺入了编剧喻荣军和导演王晓鹰对于人性和命运的思索——也就是现在大家喜欢说的“私货”。


上半场,铺陈人物、展开事件、解开谜团为主要任务,冤案真相随着推理不断浮出水面。

 

下半场,接近90%的章节用各种手法从各种角度完成“复仇”的主要任务。结尾却彻底颠覆了之前花大力气结构的精彩篇章——主创们将观众拖入他们用价值观搭建好的世界,把越看越背脊发凉的真实世界的真相一层层解剖给你看。

 

尾声囚犯邓蒂斯告诉基督山伯爵、也告诉观众这个故事最现实的结局是——他依然在苦苦挖着通向希望的地道,没有被当成法利亚的尸体扔进了大海,没有找到那笔神父的宝藏,没有在意大利买一个贵族身份,没有变成基督山伯爵,没有得到受人尊敬的财富和权势……

 

如果我没有变成“我”,我还能得到正义吗?还能以牙还牙以暴制暴,完成自己的审判,或向仇恨和解吗?

 

如果地道真的挖通了,阳光照进来,我逃出伊夫堡监牢,我会选择复仇,还是会选择宽恕?这不是主角一个人的问题,是给到所有观众的问题。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舞台上的这个世界不是简简单单仗剑行侠的江湖,不是清清白白善恶有报的乐土,揭开那层恶意的面纱却仍难敌宿命无可奈何的挫败感。戛然而止似完未完的结局,真相背后无尽的问号与巨大的空旷,明暗交融,割裂惘然。从头到尾积蓄的戏剧力量,爆发了对于原罪与救赎的追问,终于在这里集中升华。

 

一喟二叹,三重真相都是泡影,破碎后才能对现实世界的复杂性有更深刻的认识,看到人事物的局限和隐藏更深的黑暗。如何在不可能成为基督山伯爵的时候,人们还对正义能有信心、有希望,这是主创希望与观众共同反思。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安迪说过一句让笔者印象很深刻的话:这个世界有一切高墙都关不住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那就是希望。

 

原著因其通俗流行的阅读快感、很难发掘出太多深刻的现实意义或哲学道理,而在文学史上遭受过一些批评。笔者认为艺术评价的标准永远不是文体或内容,而应是文字所蕴含的力量,对世界观与个性的影响和塑造。这版话剧结尾与其说是颠覆,不如更进一步说,是主创对于以现代的命题重新解释了经典,以期能够引发当代观众的情感共鸣和思路延展。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国家大剧院


3个邓蒂斯的设定



爱德蒙·邓蒂斯的人生有三个阶段:青年水手邓蒂斯、34号囚犯邓蒂斯和基督山伯爵。看完故事结尾、明白所有主创的人物设定后,观众理解到下半场开始没有真实发生过的事,而是囚犯邓蒂斯的一场幻梦。三个阶段的邓蒂斯,两两同台并置:

 

第一层次是以囚犯邓蒂斯为灵魂人物,将善良单纯充满未来希望的青年水手邓蒂斯,到缜密深沉充满复仇信念的基督山伯爵的性格转变过程清晰合理的表达出来。

 

第二层次是主创以3个邓蒂斯的交错关联,用插叙、直叙、倒叙、回忆等方式来展现主人公的命运,完成了从文本到戏剧舞台的转化,叙事手法更为灵动丰富,通过对话铺陈戏剧张力,戏剧结构不再是原著中那样平铺直叙地按时间顺序推进情节发展。

 

第三层次是直接的视觉外化呈现出男主角复杂冲突的内在精神世界。青年邓蒂斯是囚犯邓蒂斯的回忆,基督山伯爵是囚犯邓蒂斯的幻想,囚犯邓蒂斯是基督山伯爵的良心,是那颗大理石般冷酷坚硬的心上留下的一道一道凿痕。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摄影空图片社


王晓鹰导演对双线结构的运用精巧而大气,一方面感性“叙述”故事,另一方面转而理性“分析”人性,在自我分析与现实交错的游走过程中,观众看见了真实的复杂的人:

 

一方面陪着基督山伯爵体味复仇过程的快感——阳光不一定能照亮黑暗,反而有可能被黑暗吞噬;

 

另一方面又总伴有囚犯邓蒂斯自我质问反省的痛感,特别是对无辜之人的伤害。他需要对外复仇,更需要自我救赎——美好的人性不因苦痛而堕落,它反而是底层的珍珠,在阴沟里依然折射着星空的光。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笔者看过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登上月球的新闻发布会中,记者问“登月第一人”尼尔·阿姆斯特朗的感受,他的回答却是:“推进器还剩下六升液氮。”劫后余生却麻木至此,笔者发现一种很有意思的矛盾感:宇航员这种极端职业是需要人在某种程度上关闭自己的情感,才能完成如此伟大的冒险。面对周身事物的异动,内心毫无波动,让人看上去像一个冰冷的AI。

 

基督山伯爵亦是如此,生与死在那一夜的风雨巨浪中模糊了边界。青年水手邓蒂斯死去了,活下来的复仇天使从坟墓中爬出来重返人间,张开不祥的翅膀举起审判者的利剑,在舞台上布下一个个精致而致命的陷阱,自己却隐藏在幕后的阴影中,等待着猎物们的到来。

 

可是为什么,他看着自己一次次的成功,却感觉不到胜利的喜悦?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他看着昔日旧友费尔南受到群演的羞辱,却一直静静坐着舞台一侧没有动,目光仍然充满忧郁。群演们转而围看着他,用肢体把他复杂纠结的内在感受传递给观众。

 

他看着深爱思念了24年的美茜苔丝活在两座坟墓之间,一座属于原来的青年邓蒂斯,另一座属于她现在的丈夫费尔南;后者曾把前者投进第一座坟墓,如今前者又把后者投进第二座坟墓;深爱的人还即将变成决斗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终于在达到复仇的顶峰后,基督山伯爵从高山的另一边看到了怀疑的深渊。

 

不断变幻的是各种社会和物质环境。不变的又是什么?是永恒的人性。

 

为何爱比恨更难宽恕?因为由爱而生的悲剧比恨更无力,对于“恨”来说,你明白恨的缘由,有动机有意图,弄得清来龙去脉,因而报复得有出口,宽恕得也有所依。然而“爱”,无端无由,无筹谋计划,更无法追究,生得人不知不觉,毁得人后知后觉,由爱所产生的惨烈,它比恨更无解。

 

没有劝慰,没有狗血徒劳的挣扎,主创在很小的一个层面就让人悲从中来,想象到更大层面的悲苦,感觉到的唯有无力。那是造化弄人,是有情皆孽,人何德何能去宽恕命运与天意?

 

舞美视觉语汇



舞美视觉的现代审美、意识纷杂、层次丰富,笔者二刷反复咀嚼仍滋味无穷。这个作品对舞美视觉把握分寸感的要求很高,既要全剧有协调统一的视觉语汇,又要有很大风格区隔——上半场需要舞美风格呈现出现实生活压抑诗意的真实感下半场需要有意识地追求一种夸张奢华的不实感。这种亦真亦幻的不实感是逐步递增的“温水煮青蛙”,不能上来就揭了密——一切只因是囚犯邓蒂斯的幻想。

 

要让观众们剧终才恍然大悟,出了剧场回溯前幕,发现在一场场视觉铺垫中已不知不觉种下了自己的立场和猜测,观剧的乐趣也因此得到发掘。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舞美设计刘科栋、灯光设计邢辛、多媒体设计胡天骥合力用必要的形式主义勾勒出监狱中平民邓蒂斯能幻想出“最贵族”的极乐场景,用堆金砌银的景致光色,肃穆强势到可怖,精致优美到失真。

 

群演们身着五彩缤纷撞色招摇的艳丽配色饮酒作乐、纵情欢愉、形骸放浪,这是加上了邓蒂斯滤镜后巴黎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剧中采用了“盒子”作为舞台主体设计意向,盒子承载了基督山伯爵在巴黎的生活碎片,也是囚犯邓蒂斯被埋葬监狱的坟墓,更是打开希望的洞口……升降之间华丽癫狂的视频错觉营造出了种种心理异样,它们共同构成了邓蒂斯一生所经历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

 

这个方格盒子又是一道人生的切面,冲观众席面的一圈灯光亮起来的时候,像是邓蒂斯生命中一道拦腰砍断的工整伤口一样让笔者不忍直视。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上半场写实场景,冷静涌动的海,遥远的立体块面感小房子、阴森冷酷的监狱,盒子始终在稳扎地面上。到了下半场,盒子开始不落地不生根的悬浮于半空,预示着幻觉的启程。

 

然而他的上流社会又很矛盾,时不时在冷冽中蕴育无穷的不安,多媒体有几场出现大面积的现代感阵列图案,有时又是不强求透视方向的倾斜建筑样式,用冰冷的理智与强烈的情感做对抗。

 

视觉运动、物体线条的割裂,刺激观众的紧张、孤独等情绪,完成与人物的共情。

 

因那是在幻梦里又看到自己另外一种人生,梦中嵌套如梦之戏再凸显到现实中来,往复穿越搅得虚实难分,氛围愈加恍惚,这种时空交错的迷幻感,正是幻想所特有的风格。

 

此剧的舞美和配乐,它们强大的美感与想象力在一步一步地笼罩紧逼着观众,无论多热闹喧嚣,总是能一点一点扩张邓蒂斯这个孤独者的内心世界,像在你的心里长出一个黑洞。

 

就像《异形》中说的:“在宇宙中,无人能听到你的尖叫。”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摄影:凌风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在灯光正打、逆光、轮廓线条勾边、侧面轻扫等“笔触”的帮助下,哥特风格建筑碎片、表盘齿轮也在变幻着身份:可以是金碧辉煌财富强权的象征,可以是隐隐黑金宗教意识的笼罩,可以是故人时隔二十余载再见时厚重铁锈的回忆阴影底色,可以是囚犯邓蒂斯从中走出所代表的重重叠叠内心深处。

 

这种建筑与人之变异,亦表达出囚犯邓蒂斯与基督山伯爵,以及人物内心与整个外部社会都在不断角力的过程。谁被牵着鼻子走,谁又能是绝对的操控者?

 

暖光时如世界的裂缝射出黄昏光线,真实中有着不真实的虚幻感,契合邓蒂斯朦胧的出窍体验。

 

凝固冷冽的灯光打在群演身上和布景上,瞬间切换出灰败的感受,完全没有了华丽感。

 

再一度压暗黑光塑造出遮遮掩掩、影影绰绰、鬼魅魍魉的气氛,恶意和诱惑用无形的墨水写就,让人感觉压迫感非常大,让人窒息无望,似乎这下一秒能会把你吞没。

 

滔天黑浪缓缓向下涌动,摧枯拉朽吞没所有人的悲欢难平。海,不仅是记忆见证者,还是某种宿命。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空图片社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凌风


椅子的语汇,也非常重要。

 

从天而降的基督山伯爵刚亮相,谈判时在台唇五人分坐五把华丽各异的椅子;

 

基督山伯爵阶段性复仇后,空留一堆椅子们在台上,他一人在其间怅然回味;

 

叠加的椅子与多媒体视频中的复制阵列,无数椅子代表着冷眼旁观的芸芸乌合之众;

 

尾声时囚犯邓蒂斯与基督山伯爵互相质问,当“我”有钱有权有势, “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完成复仇,如果没有呢?世间本就无公平可言,悬浮的盒子“天平” 倾斜,其间的椅子们在危险的撞击倒地声中,道出了人们无语的困惑。

 

结语



这部话剧幻在清醒,敢问出口那深埋人们内心许久的问题,正契合了笔者所认为对于经典文学二度创作的积极态度——越是经典作品,越是存在着多意向的可能性,需要创造者击碎原意的屏障,勇于拆解掉经典的一角,构建出新的价值体系。


创造者需要将个体力量放逐到集体心中,放逐到无解的意识中,放逐到一个敏锐灵魂的深处与人类的文化、历史的连接中。越是有着这种程度的放逐,就越是会与已存在的伟大艺术作品产生共通之处。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摄影:牛小北



作者:赵妍

图片来源:国家大剧院  时空图片社

责编:赵妍


妍肃剧评|让子弹飞到最后的《基督山伯爵》,击碎了什么? 剧评 子弹 基督山伯爵 妍肃 笔者 文章 心态 鼠年 话剧 安全系数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