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陈丹青评岛子绘画:白昼将尽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陈丹青评岛子绘画:白昼将尽  杜曦云 白昼 陈丹青 岛子 绘画 纸本 水墨 画家 画作 快意 诗画 崇真艺客白昼将近 纸本水墨设色 86x54cm 2018年



白 昼 将 尽


陈丹青


       作诗而画画,画画而作诗,想必有格外的享受。单是画家,单只写诗的人,无缘亲尝那份愉悦,我便不能。虽然熟悉绘画的愉悦,但瞧着岛子接踵而至的画作,我感染到陌生的快意。


       那是往来于诗画间的快意吗? “焚书”、“海之祭”、“正午的黑暗”、“盲天使把闪电织入被掳掠的头颅”、……我不相信他事先拟就了这些诗句。起手开画,他便不再是诗人——纸笔的纠缠与狂欢归于另一维——待画完,诗人醒来、跃起、介入,于是有“义人挽歌”、“先知之颅”、“世界汪洋”、“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什么意思呢?我不猜画题,我也不猜他的画。即便他藏身绘画乃因绝望,绘画,仍是极度愉悦之事,与情绪、思想、观念,甚至诗意,可能并不对接:绘画近于游戏。
       (或许作诗亦然,但我不知)

      而岛子不是我们通常遇见的“业余”画手。看他驾驭尺幅和图式的肯定、率性、多变,落笔把控的自主、自发、自由,俨然资深画手,令我惊异的是,他的第一幅画成于新世纪初年,经已四十多岁。倘若没有进入画道,他不会持久不息地画,他的画,不会呈现愉悦。
      (画画因此使他的诗多了别的什么吗?我也不知)。

       太阳、头颅、海、烛,还有种种形变的翅膀……那是岛子偏爱的意像、还是主题?为什么?他的画令我回到八十年代。此前此后的岁月,不再有八十年代和那十年正当青春的人(诗人)才被激发的放诞,那放诞缘自一种隐秘的,日后被断然中止的,来不及实现的极度温柔——渴望自由、飞升的温柔,它注入诗,然后,倾泻于绘画。

      我不知道八十年代的气息该不该叫做“放诞”,但在岛子的画中,我目击被扭曲的温柔、飞升、自由感——只能闷住自己,无声地大喊大叫的自由感——变成水墨。

       但绝不是“国画”,除了水墨工具,也许加上题款和印章,岛子的绘与我们所说的国画无涉。对应所谓“自由诗”,这些画或可视为“自由画”,曲线、直线、弧度、旋转、整合、割裂、突兀、溶解……在纸面上,他暂且舞弄的自由坦白道:他并不自由。

       这时,圣经隐现了。圣经,绝非仅仅指向宗教,而是艺术家的恒久资源:词语的、想象的、有所指的、没有界域、穿越时间……那是一条找不到出路之后的出路,而圣经非常“具象”。当子忽然在诗外获得绘画的应许(眼看自己实现第一幅画,他想必狂喜),圣经立即应许了他,令他寻获另一个自己。
      (是这样吗?我仍然不知)

       一个人能诗,能画画,该多好啊。子有福了。我偏爱岛子的哪幅画呢,我会说,是那幅《白昼将尽》。

            2021226日写在北京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