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Sprüth Magers 柏林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线性表达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Sprüth Magers 柏林 |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线性表达 线性 George Condo 柏林 乔治 康多 Sprüth Magers 乔治·康 Expression施布特 崇真艺客

乔治·康多:线性表达

George Condo: Linear Expression

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

2021年4月28日-8月25日


“乔治·康多:线性表达”(George Condo: Linear Expression)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1年4月28日-8月25日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空间新展“线性表达”(Linear Expression)中,乔治·康多的虚构肖像绘画通过精心构思的迅疾运笔,叠加以丰富的色调和笔触,来唤起复杂多变的人类情感。


“乔治·康多:线性表达”(George Condo: Linear Expression)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1年4月28日-8月25日


本次展出的这些新作,尤其展示出康多对于线条精巧而多样的运用,由此勾勒出其四十余年的创作中富有象征意义的神秘形象。这些抽象人物将空间凝聚在一起,但其中的联系并非通过眼神接触或肢体触摸来实现,而是通过康多复杂的运笔和线条网络来达成。或许,这也反映出过去一年来的不确定性和人们之间的距离。


“乔治·康多:线性表达”(George Condo: Linear Expression)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1年4月28日-8月25日


在2021年的绘画《期望》(Anticipation)中,以黑色轮廓勾勒出的乳白和粉红色调让人联想到人体,两双睁大的眼睛和与之匹配的躯干具有同样的视觉暗示;红色、白色与蓝色的轻快笔触,以及故意滴落和飞溅的颜料,生成了作品标题所反映出的狂热表现主义能量。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期望》(Anticipation),2021年

亚麻布面油画

172.7 x 157.5 cm(含框)


2021年作品《线性肖像构图》(Linear Portrait Composition)包含了康多笔下最为著名的几个形象:以侧面示人的面容安详的女孩,令人联想到毕加索古典时期的裸体画;卡通式的狗形人物,其圆鼓鼓的黑鼻子和圆润的脸颊为画面增添了一种荒谬感;以及疯狂的露齿男性面孔,在这里,他的大脑似乎成为了一个细胞,甚至病毒。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线性肖像构图》(Linear Portrait Composition),2021年

亚麻布面油画

172.7 x 157.5 cm(含框)


这些形象通过相交的几何平面结合在一起,各自代表了常常陷于某种精神状态中的不同存在状态。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不速之客》(The Unexpected Guest),2020年

纸本水彩铅笔

66.7 x 101.9 cm(含框)


多件绘图作品亦在“线性表达”中展出。作为康多创作方式中的关键媒介,绘图的私密性使他在绘图技巧上的天赋和多样性得以凸显。一方面,作品中的冷色调蜡笔线条形成了开放、松散的网络,这些线条凝聚成一组组人物,望向画面的一侧或直接凝视观众,如2020年的《不速之客》(The Unexpected Guest)《坐着的饮酒者》(Seated Drinkers)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坐着的饮酒者》(Seated Drinkers),2020年

纸本蜡笔

66 x 101.6 cm(含框)


另一方面,在2021年作品《胡乱堆砌的头像》(Scrambled Heads )中,墨水笔触、彩色平面和不同痕迹创作方式的堆积,流露出一种富有层次而又喧嚣的视觉张力。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胡乱堆砌的头像》(Scrambled Heads ),2021年

纸本水彩铅笔和墨水

66.7 x 101.9 cm(含框)



线性表达是我看待世界的方式……但是以一种绘画和素描之外的非线性方式。这个世界不是线性的……它是一个混杂的时间顺序,这些事情或将发生在未来,或发生在现在,也或许已经在过去发生。这场展览的重点在于,不去对纸上或画布上的线条进行区分,就像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没有真正的区别一样。我之所以用‘表达’(expression)一词,是因为艺术是我表达我对当今时代中人性的感受的方式。我不能预测过去会发生什么,也无法预测未来。我只能思考线条的表达在纸上或画布上落下的那一刻。


——乔治·康多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现代浪漫》(Modern Romance),2021年

纸本蜡笔和墨水

66 x 101.6 cm(含框)


展览中的其他绘图作品将康多的对立风格结合到同一个画面中。在2021年的《现代浪漫》(Modern Romance)中,一个脸颊丰满、有着醒目绿眼睛的人物,笼罩着一名专心看向左侧的女人肖像。后者精确的线性渲染和新颖奇特的衣领,以及作品的棕褐色调,都让人想起长期以来影响康多绘画的十八世纪大师杰作绘画传统。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抽象人物构图》(Abstract Figure Composition),2021年

纸本蜡笔和墨水

66 x 101.6 cm(含框)


同样作于2021年的《抽象人物构图》(Abstract Figure Composition),将左侧具有扭曲面部特征、经过高度处理的表面,与右侧空灵的波提切利式人体进行对立,从而增强了卑微与美丽之物的并置,而这种并置正是艺术家创作的基石。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双人肖像构图》(Double Portrait Composition),2021年

纸本蜡笔和墨水

66 x 101.6 cm(含框)


时而温柔,时而暴力,康多的新作品展现了他长期以来对人类生活复杂而矛盾的本质的关注和捕捉。


乔治·康多(George Condo)

《女性肖像构图》(Female Portrait Compositions),2020年

纸本蜡笔和石墨

66 x 101.6 cm(含框)


相关阅读:


Sprüth Magers 线上展览 | 乔治·康多:乔治·康多与无法平息之眼


乔治·康多香港首次个展在海事博物馆举行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画廊和艺术家相关资讯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