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媒体与艺术|易英:《世界美术》30年 下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当代艺术档案库现已收集到从1979年至2020年完整的《世界美术》杂志,共计164期,存放于当代艺术档案库典藏室,提供给专业学者研究使用。


《世界美术》创刊于1979年,是当时国内少有的集中介绍外国美术的刊物,其在1980年代集中译介的现代主义艺术,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创作模式、理论认识、思想架构等方面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易英在《<世界美术>30年》一文中,结合国内艺术的发展状况,对《世界美术》的推介内容和重要价值做了详细的评述。



《世界美术》30年

易英


👇

上接:媒体与艺术|易英:《世界美术》30年 上


1994年的《世界美术》发表了意大利著名的艺术史家、艺术批评家奥利瓦的文章《艺术的基本方位》。奥利瓦是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策划,这篇文章是他为双年展写的总序。在此之前,《世界美术》也介绍过奥利瓦,1988年《世界美术》在推出意大利“超前卫”的时候,也主要是介绍奥利瓦的理论。199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于中国当代艺术是有意义的,因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家第一次被邀请参加了这届展览,受邀的艺术家主要是“新生代”与“政治波普”。在此之前,奥利瓦曾亲自来到中国,挑选参展的艺术家,他没有跟中国的官方接触,主要是通过民间方式来挑选他认为合适的艺术家。奥利瓦的思想很代表西方90年代艺术批评的主流,他在《艺术的基本方位》中一开始就提出了“文化游牧主义”和“文化出走”的概念,欧洲文化的活力在于多元文化的融合,不能固守传统与中心。他邀请的中国艺术家是参加双年展的外围展“通向东方之路”,但什么是东方之路,什么东西能够代表东方之路,他没有明说。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次走向世界,在80年代中国前卫艺术就有一句口号:“与国际接轨”,但是以这种方式接轨却是没有料到的。


《世界美术》1992年第1期


中国当代艺术走向世界,实际上是走向西方主导的文化主流,尽管奥利瓦把中国艺术视为第三世界的一翼,多元文化的一环,但他仍然是按照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来认可和选择中国的当代艺术。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本身没有发言权,其结果是西方意识形态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控制与影响。在权力与金钱的支配下,中国当代艺术放弃了80年代的追求,一味追求洋人的钦点,洋人的市场。威尼斯双年展只是众多西方当代艺术活动之一,除去中国艺术家的参展,它们仍然是按照自己的逻辑运行。从这届双年展开始,以后几乎所有的国际大型艺术展览都有中国的艺术家参加,到1999年的双年展首次以官方形式邀请中国艺术家参展,但这种官方加学院的参展方式几乎没有任何影响。2003年在威尼斯双年展正式开设中国馆,因为“非典”的原因,展览最终没有进行,本来这是一次展示中国式的当代艺术的机会。从90年代开始,《世界美术》对编辑方针作了一些调整,对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的系统介绍告一段落,重点转向当代艺术的报道与介绍,我们认为,随着中国当代艺术从80年代向90年代的转向,中国当代艺术也将从现代主义转向后现代主义。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样,事实并非如此。


《世界美术》1993年第3期


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80年代的“盲从”只是表面的现象,“盲从”的背后是现代化的诉求,是追求思想解放、个性自由的精神表现。80年代对西方现代主义的匆匆走过,并不等于我们真正走过了现代主义。90年代中国社会的急剧变化,经济的快速起飞,大都市的扩张,生活水平的提高,等等,似乎使中国社会一夜之间跨入后现代。我们把它称之为跨越式发展。但是中国的艺术并没有进入后现代,尽管在某些方面具有后现代的特征。后现代很难确切地定义,在西方现代艺术史上,后现代起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五六十年代,具体而言是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之间的时期;在形态上则是图像、景观、装置、行为、影像、观念等方式,而传统的架上艺术,包括绘画与雕塑,则逐步退出主流的艺术话语。


《世界美术》1994年第3期


如果说这些特征在中国当代艺术上有所反映的话,那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少量的观念艺术(用这个词概括一切后现代艺术的方式),从行为到装置都有所体现,但影响有限,且背景复杂,反倒是在海外的艺术家成就颇大,如蔡国强、徐冰、黄永砯等。另一个是后现代因素对架上艺术的影响,主要反映在图像与景观,尤其是波普艺术,其样式一直影响到今天。架上艺术吸收了后现代的因素,似乎为架上艺术注入了新的活力,而实际上,真正使架上艺术具有活力的原因大概有三个。首先,传统向现代的转型还没有完结,现代主义的路子还没有走完,现代性的条件依然强大,架上艺术仍然承载着现代主义的美学任务。其次,艺术市场的作用,艺术市场的兴起正好与90年代艺术同时,市场会降低艺术的追求,而服从金钱的需要,对于刚刚进入市场经济的中国来说,尤其是如此。第三,中国的艺术市场是真正的买方市场,海外势力也正是通过市场来控制中国的当代艺术,架上艺术也是在这两者的关系中获得生存空间。架上艺术在中国方兴未艾的时候,在西方几乎已退出历史舞台。


《世界美术》1995年第2期


在90年代,《世界美术》为配合国内形势发展,还像80年代那样,尽力介绍西方当代的写实画家和雕塑家,不过这样的艺术家也确实有限。美国画家费谢尔是最受中国艺术家欢迎的,他的日常生活题材、个人经验的记录、照片式的场景构图,都与中国画家的实践相近似。另外一个是比较年轻的美国画家马克·坦西,他主要画现代艺术史的题材,充满后现代的幽默,中国一些艺术家,如陈丹青和刘小东,都和他有比较好的关系。实际上,这些画家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写实画家,他们大量采用图像的手段,而且是商业图像,这和中国艺术家对写实的理解不一样,所以在中国真正学他们的并不多。此外,像以色列画家阿利卡,西班牙画家洛佩兹,在《世界美术》上都有介绍,在中国也有很多人欣赏他们。在这个时期,《世界美术》在架上艺术上重点推介的是德国新表现主义,从艺术家与作品到理论研究,都作了比较深入的介绍。新表现主义对于中国主流的波普画风没有明显的影响,但对于表现主义的普及和学院化起了一些作用。从90年代中期以来在学院里面,表现主义画风盛行,在现实主义失去现实的功能后,绘画逐渐往个性化方向发展,很多人把表现主义理解为现代艺术风格,专门进行所谓表现主义的教学,让学生在写实的基础上,进行具象的变形。这种表现主义没有实际的意义,但也不是直接来自于德国的表现主义或新表现主义。


《世界美术》1995年第3期


1995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美术研究杂志社,《美术研究》和《世界美术》从人民美术出版社脱离,由美术研究杂志社自行出版和发行。实际上,这时的《世界美术》的黄金时期已过去了。正如前面所分析的那样,中国的当代艺术已不像80年代那样,对西方艺术有一种追随与模仿,而对西方的当代艺术,即当下的正在发生的艺术,则没有什么兴趣。当然也还有一些人在追随,在参加他们的活动,但其规模远远小于绘画和雕塑,在国际上有人捧场,在国内则很少人关注。然而,《世界美术》在这时候的主要工作就是追踪视觉文化的前沿,充当世界当代艺术的窗口。90年代的西方艺术,与80年代有很大区别,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冷战结束,对艺术发展有很大影响。包括在中国发生的后殖民现象,与此也不无关系。


《世界美术》1996年第4期


从90年代中期开始,也就是《世界美术》改版以后,《世界美术》的主要工作方向就是与国际潮流同步,及时报道和介绍正在发生的重要艺术事件与活动。纵观90年代的西方艺术,大致有三个方面,其一、欧洲的内部事务,冷战结束后欧洲问题更加凸显,全球化格局中欧洲的位置,冷战结束后欧洲的重组与融合,民族利益与局部冲突,1995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以“身体与面孔”为题,突出反映了欧洲中心的焦虑。二、80年代形成的后现代艺术现象,在90年代急剧扩张,艺术也全面走向政治化与社会化,种族、性别、身份、边缘、环境生态等问题成为艺术的最大关注。三、艺术形态的变化,集体性的活动成为艺术表现的主要方式,博物馆、画廊、策展人、经纪人、批评家等,作为当代艺术制度的构成,联手操纵重大艺术活动。从近十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可以看出西方艺术重心的变化,1993年的“艺术的基本方位”,1995年“身体与面孔”,1997年第十届卡塞尔文献展“政治诗”,2002年卡塞尔文献展“人类的诞生”,2001年“人性的平台”,2007年“视觉中的现实”。以第十届卡塞尔文献展为例,展览的主题是“政治诗”,策划人是法国的卡特琳·戴维,她是卡塞尔文献展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策划人。所谓“政治诗”就是政治的艺术表达,当代社会的紧迫问题,都市化主义、区域性与同一性、人权、社会与民族国家、国家与民族主义、经济的全球化、民族政治等,突出反映了冷战后西方社会政治现实与诉求。艺术的问题已不是形式、审美、技巧等传统架上艺术承载的东西,而是整体的视觉媒介的表达,摄影、摄像、计算机图像、装置、场景等成为艺术表现的主要手段。


《世界美术》2005年第4期


从1995年《美术研究》和《世界美术》通过美术研究杂志社自行出版开始,杂志社也走上市场化的道路,学术性与商业性的结合成为办刊的难题。就《世界美术》而言,继续坚持原来的办刊方针,势必影响发行,因为读者面太窄;而走通俗化和学院化的路子,也不行。对于后者,我们原来设计了两种方案来吸引读者。一个是像80年代那样,介绍西方的当代具象画家,因为《世界美术》的主要读者群是画家和美术爱好者。从90年代以来,我们确实介绍了一些优秀的具象画家,如阿利卡、费谢尔、帕尔斯坦因、马克·坦西、洛佩兹等。但是从艺术的发展来看,绘画确实不再引领潮流。这些画家虽然都有一定的技术,但还是跟不上潮流,不像其他的艺术表现那样,紧扣时代主题,反映重大的社会、政治、文化事件,深入表现当代社会的人的生存与精神的困境。具体对中国而言,90年代绘画的潮流是波普化、图像化,学院的技术越来越不受重视,对它们的兴趣大多集中在学院的艺术家,而中国的艺术思潮主要发生在社会,不在学院,这也是与80年代大不相同的地方。


《世界美术》2007年第4期


《世界美术》的另一个方案就是追踪当代艺术的主流,报道重大的艺术事件,反映当红的艺术家与创作,研究当代艺术的紧迫问题。这项工作在2000年以来做得更加全面和及时。但是,与传统的艺术一样西方当代艺术在中国也不受欢迎,这不是说西方当代艺术受到抵制和排斥,而是文化的差距和社会发展程度的距离。这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语言的距离,西方当代艺术多以新媒材为主,很少有架上艺术,近来更有向影像和数字图像发展的趋势,在中国只有少数艺术家采用这些方式,这些艺术家似乎也不关心《世界美术》的报道,因为他们大多有直接的渠道获取西方的信息。另一个是西方当代艺术多以题材为主,直接反映当代社会的问题,这些问题超前于中国的现实,不容易为中国艺术家所理解,或者也缺乏这方面的体验。西方当代艺术的问题在中国越来越成为学院的课题,成为研究的对象,而不是与艺术思潮和运动的关联和互动。


《世界美术》2008年第3期


三十年风雨历程,《世界美术》与改革开放同步,搭建了中外艺术交流的平台,适应了思想解放的需要,为推进现代艺术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但是,《世界美术》也由当初的繁荣进入现在的淡泊,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因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思想更加解放,信息更加畅通,文化交流的渠道更加广泛和多样,艺术的选择更加多元;十几万人阅读一个刊物、追随一种风格、重复一种语言的时代也应该结束了。当然,《世界美术》仍然要发展,仍然有其自身的任务,在一个新时期来临的时候,需要更多的思考,需要策略的调整,但立足中国艺术的现实,放眼世界变幻的风云,这一点是不会改的。


文章选自:

《开放传播——改革开放30年中国美术批评论坛文集》关山月美术馆,广西美术出版社,2009年9月

相关内容:

媒体与艺术|80年代的美术报刊(一)

媒体与艺术|80年代的美术报刊(二)

媒体与艺术|80年代的美术报刊(三)

媒体与艺术|朱其 推进历史:艺术媒体与当代三十年艺术

文献|刘骁纯:对《中国美术报》的历史记述

《画家》文献|1988年西南现代艺术展

正在展出:

半路出家:鲁虹艺术档案展1978--2020

当代艺术陈列展

胡敏摄影1993—1995

方力钧陶瓷



媒体与艺术|易英:《世界美术》30年 下 艺术 世界美术 易英 媒体 档案 杂志 典藏室 学者 当时 国内 崇真艺客

songzhuang art center

宋庄美术馆

● 微信号 : songzhuangartcenter ●

● 新浪微博:宋庄美术馆●

电话:010—80856950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艺术园区甲2号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