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

浅谈克里斯托


文/洪隐


艺术家克里斯托离世近一年,LIANG PROJECT 在展的《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与其说是对他的一种纪念,不如说是一次反思和警醒。五月的上海晴雨不定,我分别在晴朗的午时和雨后的傍晚两度观展,站在克里斯托的手稿作品和摄影等资料面前,似乎只能沉默,为莫可名状的思绪、为迅速被热点所淹没的存在、为人间一贯的来去无常而禁声。但我又意识到自己必须写点什么,即便所能做的也不过是传统哲学意义上的“再现”,或许仍可隔空和克里斯托做稍许对话 以获得吉光片羽的启示。对话是虚妄,启示是虚妄的衍生品,而克里斯托夫妇曾有过的天真幻想和付诸现实的作品,以昙花一现的惊艳与决绝,获得自由和永恒, 并直视荒谬的深渊,成为这个荒谬世界的生动注脚。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Liang Project展览现场


1972年的项目“山谷的窗帘”,在科罗拉多两座山脉间拉起了 381 米高的 橙色幕布,耗时20个月完成,仅存在28个小时;1995年的项目“包裹国会 大厦”,耗费 24年无数次修改方案说服近 200位德国议员的支持,动用90名专业登山者和 120名安装工人,使用10万平方米的银白色丙烯面料和1.5万米的深蓝绳索进行包裹,仅存在两个星期⋯⋯时间空间心力人力物力上的巨大投入和作品存在时间之短暂的悬殊对照,可谓荒谬。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1981年4月启动项目“被环绕的岛屿”的准备工作,克里斯托夫妇率领庞大的非艺术工作者团队,包括航海工程师、海洋生物学家、哺乳动物学家、鸟类 学家、律师等,从11个岛屿上清理掉大约40吨垃圾,一直持续工作到1983年5月,才终于完成创作。仅此一例,足可见克里斯托夫妇对大地的诚意与敬意,而此中审慎的分寸拿捏又何其荒谬。正如克里斯托反复强调过的:“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完全不合理,完全没有用,没人需要它们,没了它们,世界照样运行, 它们只存在特定的时代,并且不能重复。” 克里斯托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行无用之道,做反常之事,为了什么呢?他继续说:“它们无法被购买,无法被占有⋯⋯ 我们的作品都有关自由,而自由的敌人是拥有,因此消失要比存在更永久。”如果不是凭着对这个世界强烈的爱意,如何能有如此巨大的信念支撑起对无用和消失的执意践行呢?自由之于这个世界的荒谬,乃是梦幻泡影,却让克里斯托夫妇义无反顾全力以赴,即便在生前只创作出无数想法中的19件,由刹那永恒缔造的自由所派生的欢乐与美感,寂静中的恢弘磅礴和喧嚣中的硕大无朋,无一不惊心动魄。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Liang Project展览现场

我不得不想到加缪,想到苏珊·桑塔格在《反对阐释》中所写的:“卡夫卡唤起的是怜悯和恐惧,乔伊斯唤起的是钦佩,普鲁斯特和安德烈·纪德唤起的是敬意,但除了加缪以外,我想不起还有其他现代作家能唤起爱。”加缪意识到人类的命运就像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永远无法抵达生存的真意。但加缪并未就此止步,而是饱含深情,在荒谬之外引入阳光。加缪面对荒谬世界的态度与抉择, 是一面旗帜,在人类的上空飘扬。克里斯托夫妇所践行的自由,正是那道阳光的 再次照耀,正是那面旗帜的再次飘扬。“我们想要创造艺术、愉悦和美丽的艺术品,我们之所以会去创造这些艺术品是因为我们相信它们会很美。” 他们不是挖掘割裂雕刻塑型,而是用“包裹”将虚空具体化,在美化荒谬的同时印证着荒谬的实存。他们的追求超越了作品实物本身,经由消失无痕抵达人类精神文明世界的须弥殿堂。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克里斯托夫妇


比加缪小8岁、比克里斯托大14岁的博伊斯,是最早察觉现代性对人类社会破坏作用的艺术家之一。博伊斯的“社会雕塑”直接影响了克里斯托夫妇的创作观念和践行理念,通过行动、视觉等方式介入世俗社会,放大到极致,让世人不得不注意到作品的存在,它们被观看被惊叹被议论被肯定或者否定。它们的存在和消失,超越了艺术范畴。没有哪种标准能够界定,没有哪个市场能够验证, 能够被收藏的除了世人不可靠的记忆,便是此类展陈在 LIANG PROJECT 空间里的手稿、摄影类等资料,被重新阅读和欣赏。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面对着被定格的一个个哲学剧场,脑海中闪现出他们的作品“伞的狂想曲” 和“飞奔的栅栏”,在狂风中逐渐消失却愈发耀眼。克里斯托夫妇远去,新冠疫情犹在,人类世界的荒谬不可消解,且以真诚和热爱,去想象和向往,并付诸力所能及的行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艺术家 · Artist

克里斯托·弗拉基米罗夫·贾奇夫

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


展期 · Exhibition Period

2021.05.15 - 06.04











Email  |  info@liangproject.com

官方网站 | www.liangproject.art

联系方式 | (021)5292-0166

开放时间  |  周二至周日 10:00 – 18:00

地址  |  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18号楼102





INS: liangprojectart
昙花一现的自由、永恒和荒谬|浅谈克里斯托 克里斯托 艺术家 PROJECT 大地 上海 晴雨 雨后 观展 手稿 作品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