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九层塔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平面设计师广煜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广煜


设计师,现在生活、工作于北京。A BLACK COVER DESIGN 平面设计工作室创始人、美术指导。2004年、2008年两次获得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 TDC 奖;“设计2007”,V&A设计博物馆,伦敦,英国。2010年担任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 TDC 奖评委;2016年在德国埃森参展“图文—全球华人平面设计展”;2020年担任美国纽约ADC Young Guns设计大奖评审。



△广煜近期创作时听的歌单,来自于《THE SOCIAL NETWORK》电影原声配乐。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平面设计:广煜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空间呈现:马岩松



访谈手记



在九层塔的第六个项目——“形式的狂想”刘韡个展中,设计师广煜从平面视觉的角度出发,通过对设计语言与海报材料的再次推敲,与艺术家刘韡、建筑师马岩松基于几何符号的展场元素共同呈现了一场关于信息传递方式的“形式狂想”。从排版到材质,从设计方法到情绪表达,广煜在不同维度下的创作个性于本次展览的平面设计中得以融洽呈现。本篇采访以展览平面设计为出发点,尝试探索和审视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与观众在艺术展览中的角色关系。


本文系九层塔:空间与视觉的魔术⑥:“形式的狂想”平面设计师广煜的专访,访谈由坪山美术馆罗靖完成,发表前经过受访者审校。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九层塔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 前言墙



专访



PAM:您对“九层塔”跨界合作的概念和最终呈现有什么评价或观感体验?


广煜:我认为“跨界”一词有点咬文嚼字,或者说我对这个词的理解其实带有点贬义,因为我们定义一个词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的时候,其实是通过了大家引用它时背后所连带的事件背景。比如:郭德纲跨界去炒菜了,他本来是个说相声的人,这是一种跨界行为。仿佛是在某一个行业里的专业人士,去到了另外一个专业领域,然后去收割一批大家对他的褒奖。


如果说“跨界”指的是这个意思的话,那就不是很好。因为评价一个人做得好不好,更多的应该要看最终结果。


比如我是一个平面设计师,跨界去做建筑。我建筑做得烂那就是烂,而不应该因为我是平面设计师且我平面设计做得还可以,所以跨到了建筑行业,即使做得再烂,大家也一味地捧场,说广煜不仅平面设计做得好,还能做建筑!如果是这样的话,“跨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九层塔”所说的艺术家、建筑师、平面设计师三方合作,对我而言其实不太像是一个跨界,而是大家在自己的专业内去合作的一个事儿,它只是给了我们相对的自由度,而不再像以前甲方给设计师一个需求,设计师就作为服务方去为甲方提供一个服务。这次合作在于设计师怎么去看待这个事情,然后更为主观地去表达自己的想法。


这个展览可能是有一些区别于其他展览的工作方式,然而在我看来它跟跨界没太多关系。这就是一个合作,合作对我来说就是跨界,只不过它的合作方法是放大以前被委托的一个权利,我们判断起来可以更主观一些。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九层塔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折页 平面设计:广煜


PAM:这或许不是您第一次“跨界合作”,能否谈谈在本次展览中与建筑师马岩松、艺术家刘韡合作感受,与之前的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广煜:不同的是,这次我们彼此之间有前期沟通,我听说别的组可能因种种原因没能一起面对面地讨论,我们这组还是约了见面,刘韡首先聊了他创作作品的动机以及背景,我和马岩松听他陈述这些作品的概念,了解他创作过程中的一些背景情况。


它就像一个正常的项目沟通。比如说接到一个项目,我们的沟通相当于在掌握项目的基本情况。不同的是,一般给甲方做设计,做好之后要得到甲方确认,甲方如果认为设计表达与背景资料是有偏差的,而设计师认为没有偏差的话就需要去给甲方作出解释,让甲方明白平面设计师对内容的理解与呈现方式。甲方如果不接受,那就说明他对于我用的这种设计语言和表达是无感的,或者说不认为这是一个把信息传递出去的好方式,作为设计师就得切换另外一种语言去重新表达。服务甲方的感受就是:我的设计表达方式假如不准确,就需要再去找到一个更为准确的设计表达方式;这个过程是在“九层塔”的合作里面没有的。


刘韡陈述作品的时候,我和马岩松的脑子里就已经开始画草图了,随后马岩松表达了他对于展览空间的初步想法。我的前期工作也通过当时和大家沟通的言谈举止以及细节描述,提炼了一些相对确定的信息。然后我脑海里的这个空间就从模糊开始逐渐变得具象了,其实这是我的一种工作方法。在脑海里不断具象化这个空间的画面,想着它应该怎么呈现。后期大家就没有太多交流了,都是比较主观地进行各自的创作。



PAM:策展人对你的设计中采用的纯黑色圆形、塔状的字体信息排版有着“海上古塔升明月”的解读,你对自己的设计是怎么解读的?


广煜:塔和月亮是个结果,我是个比较喜欢通过方法推导设计的人。也是比较偶然,我在设计的时候选了一个*中齐排版的版式,使这种错落关系看起来像古代建筑一样,有飞檐斗拱的形象特征,形成一个像塔的模样后我就把这个样式保留下来了。我也从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广重的作品里吸收了很多构图的想法。他有一幅画作《浅草金龙山》,画面的左侧是一个竖着的门框,而右侧的顶部有一个巨大的灯笼,我特别喜欢他的作品,他的构图是非常有趣的。我希望我的作品里面也能够有他的那种意境。


*中齐排版:平面设计中的一种排版方式。主要的对齐方式有:居中对齐、左右对齐和分散对齐。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浅草金龙山》,歌川广重(1797-1858),日本浮世绘画家


其实“中齐”就平面设计语言来说,就是把文字居中平铺在一个画面上,这也是一个比较通用的设计方法。我做其他设计的时候也常用这种方法,它没有太多的技巧,只是在一个画面里把该放置的信息平铺直叙地放进去,之后无非是在一些观众甚至都不太关心的地方有一些比较细微的调整,但这是一个专业设计师需要做到的。而海报画面底下那块“地面”,假设它是一个海上的塔和明月,同时如果把海报横过来,会看到在右上角有一个圆形,这些灵感其实都来自于我第一次跟刘韡和马岩松见面的时候,我看到作品后的一个比较直观的感受。因为刘韡使用雕塑材料去表达了大量最基本的几何形,而作为平面设计师,我理解很多东西都不是从立体的角度去理解,而是从平面角度出发,那么我就会去抓它的一些局部或者是外形轮廓。


刚才说了排版有一些偶然性,当文字以我最常用的方式平铺直叙地放进去的时候,这种形式产生了一些趣味,我根据这些趣味调整画面中的元素。其中的两个元素是来自刘韡作品的造型,最后形成有趣味的画面感。这种画面感又和我们这个展览的主题有暗合,这个是创作的一个过程。当它展示的时候,我更希望大家是无意中去发现那个画面感,而它被竖过来的时候,其实我们观看的角度已经发生变化了,它就变成了更几何了,或者说它更抽象了,那种更抽象的其实更像刘韡的作品。


其实我在听说展览名字叫“九层塔”的时候,也有过一点疑惑,为什么是“九层塔”?但我没有去问策展人,我就比较粗暴地去解读:在我脑子里有一个登高远眺的感觉。所以当大家在看海报画面时,觉得这塔和月亮和地面有关联,其实我一点都不排斥别人这样去解读。


九层塔展览的“游戏规则”决定了我有对他的一个绝对的表达权,即我可以制造一些阅读障碍和我自己的一些小情绪在里面,最终他只是取材于刘韡的作品,并且不违背刘韡创作他作品的初衷,不违背它作为一张海报所具备的信息传递的功能,除此以外都是我自己个人的部分,观众自己解读出什么来,我们没法控制也不需要控制。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九层塔⑥“形式的狂想” 刘韡个展折页 平面设计:广煜


PAM:关于海报印刷的材质选择用新闻纸(报纸)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还想过尝试用其他特别的媒介或材质去表达/承载设计呢?


广煜:我先说纸这事:报纸是一种我比较常用的廉价材料,很巧的是九层塔⑥的这三人好像都是北京人,说话的时候就老带着一点儿北京人那种接地气和实在的腔调。所以这个纸张它其实是没有情绪的,比如一张光滑明丽的纸,它可能就更商务。而我们拿报纸的时候,就会觉得质感是一个很便宜的纸。就算丢弃掉也是一件很轻松不太需要去思考的事,因为这种物质它自带日常属性。所以我觉得这种属性和我们三个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契合。


我做设计喜欢用非寻常材料。但是并不会专门去找新奇特的材料。比如说我需要做一个不锈钢的海报,或者说做一本石头的书,其实这都不是我的目的。新奇特,不是目的本身,而是你的设计透过材料本身能不能获得一些额外信息。


说回报纸,作为载体这里边还有一些额外的信息,就是我们之前对报纸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这个感受会叠加到这个作品的画面上,别人在观看、触碰的时候是会有感受的。我觉得作为一个平面设计师,你能使用的就是字体、图形、图片、纸张、材料、油墨等等这些东西。这些都是我要应用到的素材,所以使用哪个素材,其所包含的感觉都应该被我们计算在内。所以我用材料都是我在计算这个材料它是否能够传递情绪和感受。



PAM:你认为平面设计在艺术展览中更适合担当一个怎样的角色?谈谈你眼中未来的展览视觉趋势及发展?


广煜:其实无论是文化机构的项目还是个人合作,我唯一判断平面设计这事儿的标准,是我能否在里边发挥出我该发挥的价值。艺术机构未来的设计风格何去何从,我不认为艺术机构的设计风格在主导这个世界的视觉趋势,主导世界的视觉趋势取决于商业,而不在于我们个人的兴趣爱好。


这次的展览其实不是一个三者合作关系,它是一个四者合作关系,即艺术家、空间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和观者。观者无形中变成了一个参与到这个项目里的角色,他可以解读出来任何他想解读的内容。所有角色各自有各自的方式,也不需要求得对方的认同。说实话,在合作里面,其实是赋予了空间和平面设计师以艺术家一样的自由创作的权利。以往平面设计师是提供服务的,是要照顾观者的感受的,其中有一个传播效率,即信息传递效率的问题。甲方是否能够认可设计师所传递的这个信息是他真实想要表达的内容,这一过程在这次合作中是完全割裂开了。这种合作是一种不合作的合作,我们跟观众之间也是不合作的合作。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您对坪山在未来有可能触发的艺术形态有怎样的期待?


广煜:因为“九层塔”展览,我第一次来到深圳坪山。我反而认为把艺术机构变成中心才能经营的好,才能获得观众。假设现在把一个展览放在车都去不了的地方,谁看?我喜欢举极端的例子,因为极端的例子有助于我们分析出问题的根本。要把坪山美术馆变成一个区域的文化中心,可以比肩深圳核心区,美术馆周边也要具备能够让它成为中心的设施,把人引流过来,才能变得更有价值。



撰文、采访 / 罗靖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访谈回顾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梁铨:做一个放松的人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张永和:建筑就是建筑本身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丁乙:十字新语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韩家英:色彩符号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马岩松:空虚的浪漫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陈文骥:渐变与递进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朱砂:这是我对个人创作的想象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何见平:设计是一种见解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梅数植:一场阅读的障碍赛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李青:透过“窗”观看时光流转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刘治治:蓝色折叠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政纯办:我们在我中存在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统筹|唐煜婷

编排|李超群

采访编辑|罗靖

审校|李耀

PAM访谈|广煜:平面的感知 平面 广煜 PAM 九层塔 形式 狂想 刘韡 个展 设计师 北京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