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马丁 · 杰伊丨“眼睛”与“凝视”:拉康四次研讨班的出色反思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马丁 · 杰伊丨“眼睛”与“凝视”:拉康四次研讨班的出色反思 拉康 眼睛 研讨班 马丁 杰伊丨 新书 法国 思想 视觉 马丁·杰伊 崇真艺客


大家好,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今年的第14种新书《低垂之眼:20世纪法国思想对视觉的贬损》(马丁·杰伊著,孔锐才译)的书摘(注释从略)。马丁·杰伊(Martin Jay)的研究广涉视觉文化、现代欧洲思想史、批判理论等领域,此书是他的经典代表作,这部跨学科研究杰作足够厚重且极具学术想象力,从“视觉”这个全新的角度洞悉和呈现法国思想史,又可谓是百科全书式的“视觉”话语大全。此书已在我们微店上架,欢迎大家购阅(将由我们此书合作的重庆大学出版社直接发货)。

马丁 · 杰伊丨“眼睛”与“凝视”:拉康四次研讨班的出色反思 拉康 眼睛 研讨班 马丁 杰伊丨 新书 法国 思想 视觉 马丁·杰伊 崇真艺客



共时性的论点具有双重性:即使在想象界带着自身所伴随的所有问题“进入”象征界后,它仍旧是有能力的。比拉康的盲目化的观点更能得出这种双重性结论的,是1964年拉康在四次研讨班上对“眼睛”(the eye)和“凝视”(the gaze)的交错交织的出色反思,这个反思甚至在法国随后的反视觉话语中也比盲目化的观点更具影响力。九年后,这些作品由他的女婿雅克-阿兰·米勒(Jacques-Alain Miller)收录到名为《精神分析的四个基本概念》(The Four Fundamental Concepts of Psycho-analysis)的合集中,被归入“关于作为对象小a的凝视”的主题下。由于这些思考的重要性,所以我们必须谨慎地厘清其复杂的观点。


在第一个研讨班《眼睛与凝视之间的分裂》开始时,拉康向梅洛-庞蒂先生对视觉开创性的质询致敬,特别是最近出版的《可见的与不可见的》。虽然拉康赞美这部作品超越了梅洛-庞蒂早期的《知觉现象学》(因为它拒绝了意向性主体所具有的构建性的、赋予形式的能力),但拉康以自己的方式来重新解释其重要性。


你会看到,他带领你的方式不仅是视觉现象学的质询方式。因为这些方式一开始就注重重新发现可见性依赖于这个事实(这是一个要点):我们是在观看者眼睛的观看中。但这走得太远了,因为那只观看者的眼睛(eye)只是某种事物的隐喻,我喜欢将这个事物称为观看者的“推力”(pousse / shoot——它是某些先于眼睛的事物。通过他为我们所指示的道路,我们需要界定的是一种凝视(gaze)的预先存在:我只从一个角度去观看,但是在我的存在中,我在各个方位都被看到。


换句话说,梅洛-庞蒂在划分这个视觉场域时是正确的。但他错误地将其解释为可见性和不可见性的交错;拉康声称,相反,人们可以更好地用眼睛和凝视的术语来概念化这种情况。为了解释这些术语的含义,拉康再次引用了同在《米诺陶》杂志发表文章的作者之一罗杰·凯洛依斯。在一篇关于动物拟态的名为《美杜莎与面具》(Méduse et compagnie)的作品中,凯洛依斯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当动物通过模仿某些眼睛(ocelli)来恐吓捕食者或受害者时,是否能因为这些眼睛类似于真实的眼睛而产生作用(或者,反之亦然)?也就是说,真正的眼睛是因为自身的缘故而具有魅力,还是因为它们模仿其模型(simulacrum)而具有魅力?无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内涵意味着:真实的眼睛应该被理解为在一个视觉场域中被假的眼睛的“凝视”所穿过。因此,凯洛依斯的例子是“有价值的,因为他标记出:在一个能够看到的事物上已经预先存在着‘这个事物可被观看到’”。


拉康回到他对想象界的批评上,他继续解释说,人们仍旧被镜像阶段所劫持的问题(这个问题是西方哲学的视觉中心主义的整体特征)正是由于人们夸大了眼睛的作用,而没有认识到凝视的作用。也就是说,人们没有意识到梅洛-庞蒂所指出的事实:“我们是在世界的景观中被观看的人。让我们有意识的事物同样将我们构建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