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奇妙的旅行——献给孩子的艺术展”

OCAT未来Future演讲 01


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讲座回顾】


Wonderful Journey - An Art Exhibition Dedicated to Kids

OCAT Future Lecture Series 01


Four Aspects and Eight Contradictions in Aesthetic Education for Children

【Review】


讲者:朱青生


语言:中文


时间:2021年9月11日(周六), 14:30-16:00


平台:腾讯会议



前言


我在北京大学教了大半辈子书,讲过的很多课程都是艺术史。我的工作主要是研究艺术史、美育,少儿美育只占一小部分。今天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图像时代,而且将会越来越以图像为主导。今天的少年儿童未来将会在图像时代生存、发展、成熟,然后继续创造。所以我们今天的图画课还不是简单地告诉他们有什么绘画和图像,而是要给他们系统的训练,就是如何在图像时代培养儿童的一种“图像能力”,这其中包括如何看图像、如何解读图像、如何分析图像,如何透过图像击破表面看出里面隐藏的深刻问题;同时还要学会如何运用图像、创造图像来帮助未来的时代建造一个更为完整和谐的社会。

我的工作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是当代艺术的探索和创作,负责中国现代艺术档案,主编《中国当代艺术年鉴》。一有机会,我就会把孩子们带到展馆去,带他们一起去看艺术展,尤其是看当代艺术展。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北京大学设在798艺术区的当代艺术档案专馆,年鉴编辑成果在此展示

一般成年人不大容易弄得懂“当代艺术”(实验艺术),但我把孩子们带去以后,他们看了之后马上就懂了,一点障碍都没有。我就把要同时进行经典艺术教育与当代艺术教育的道理写成论文发表在报纸上,身体力行引导孩子们从早期开始就在精神上处于人类的探索和创造的前沿。所以我做的美育和北大老校长蔡元培先生做的美育在内容和方法上不完全一样。我在北京大学开了一门“艺术史”通选课,占用北大最大的教室,开设了二十多年,讲过八百多个不同的题目。所以给儿童讲艺术史,对我来说是平时容易做到的工作。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2:《中国美术报》上朱青生关于美育的研究

尽管如此,但我常常被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使偏远和穷苦地区的孩子受到同等的美育而困扰,于是我跟我妻子商量并做了一个约定:帮助这些孩子。对一个在职的北大教授来说,其实最难的是所谓“肉身到场”亲自去到那些偏远和穷苦地区进行调查和上课。所以我们决定去支教。暑假我去了五个小学、四个村寨,最远的村寨从西双版纳自治州最远的边镇开进去还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抵达。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3:在地处边境的回老小寨,北大教授朱青生在暑假给八个孩子在粮仓讲艺术史

在这样的调查中,我看到了国家的发展给乡村带来的巨大变化,令我们非常感动,也很欣慰。这些最偏远的小村寨都通网了!寨子里的村长、寨长要想把孩子招来上课,竟然用微信群就可以进行。这是我二十年前的梦想。我觉得教育的平等不大容易在各个地区和各种家庭或者是各个不同的阶层中间获得,但现在通过远程公共教育技术就能解决,因为现在条件齐备了。调查中我们当然发现——也是意料之中——越远越偏的地方,小孩子越缺乏教育资源,所以我的梦想是能够通过远程教育兼善天下,现在发现这个梦想完全可以实现,已经不是梦想了!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4:云南景洪市嘎洒镇中心小学曼海完小,教室的黑板和背投视频已配置到位,所到边远地区各个小学校条件都差不多

我们做教育的人都希望通过教育能够迅速地、有效地、多多少少改变落后地区儿童和青少年的处境和心态。我在深圳的一个博物馆主持儿童美育的会议,当看到一线大城市的博物馆给儿童创造了如此好的条件,并且鼓励儿童自己去策划展览,表达自我的创造和感受,与世界各地进行广泛、开放地交流时,我不禁悲从中来,深切感受到人间的命运是如此地不公。不要说边远贫穷地区的孩子,即使在二三线城市,有的连一个博物馆、美术馆都没有,更不要说全面了解世界的最新发展和人类文明。讲到此处,我一度在主席台上无语凝噎。在支教的过程中,有一位在偏远地区工作的校长刘宗权的一段话鼓舞了我今天来给大家做这个报告,因为我已经开始继续在北大附小推进我的“儿童世界艺术地图”课程。这位校长在边远地区做了一辈子乡村小学的教师,是我敬佩的同事和同行。最近他们那里条件才好了,过去要徒步走20里的山路,背四十多斤的书本试卷到学校给学生考试、做作业。他对我说:“老师你在北京做就是为我们做,你做好以后,能直接发给我们最好,不能发给我们,你做得好了,所取得的效果就会使得我们边远地区水平迅速提高,就像普及网络那样。如果北京、上海、深圳没有把网络的技术和经济条件发展上去,我们等到什么时候才可能在这儿上网呢?”他们深刻体验着教育的不公平,却反过来鼓励我这个北大教授在自己的本职岗位上理解实际解决问题的关键之所在!他们请求我们在发达的中心地区实验性地推进这个事业的发展,因为长远地看,他们一定可以分享到这个好处。刘校长鼓励我更加积极地准备这个课程,于是我的课程在北大附小开始了。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5:在北京大学附属小学讲“儿童世界艺术地图”,并制作视频课程,按年级分送边远地区小学


儿童美育

四个面向


//  四个面向的理论基础


关于儿童美育的理论,很多人、很多专家都做了很好的研究。我自己比较注意的是两位老师的研究,一位是谢丽芳女士,她在十九年前开展“蒲公英行动”,在云南、贵州和湖南很多贫苦地区,包括发达城市边缘的打工子弟学校去推行艺术教育。我们这次去云南支教就是“蒲公英行动”中的一个活动。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6:参加蒲公英计划,在基诺乡中心小学支教

第二位是朱永新老师,他是一个专家,与我共同主持深圳坪山图书馆周国平领导的“大家书房”。他对于怎么来做教育有实践和理论上的总结,特别强调网络教育和远程教育对于迅速提高边远地区孩子的教育内容和教育水平的作用。


儿童美育总体来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方向,就是儿童美育不仅是教小孩画画,更不是一味地组织考级。考级训练的是技术,不能说考级不可以,但它只是少年儿童艺术教育中间的一部分,也就占1/4吧。其实儿童美育有很多的部分非常重要,对这些问题有很多理论的说明和实际的实验,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应该把儿童美育首先看成是保护孩子的童心,开发他的感受力,鼓励他的创造力,教给他一些图像时代必要的方法和技能,让他在未来的生活能够积极有效地发展自我,为社会服务,为祖国服务,为世界服务。这个就是我们总体上的想法。


//  四个面向的动机


我最近再一次介入到儿童美育的契机,是因为我们国家要开图画课,我觉得应该改成“图像”基础课系列。现在进入一个媒介—图像时代,要想使中国在未来教育的部署上领先世界,就要在基础教育上预设框架,而不是限制内容,排斥对人类整体文明的全面了解回到自我狭隘的古代落后的文化艺术范畴和知识中去,而是要越过世界最先进的文化范畴,引领人类继续向前发展。

我在2016年当选为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2021年9月卸任),担当这个职务期间领导了很多重要的世界性的项目,其中有一个项目是“Best for Everyone”,就是让最好的艺术史家给所有的人,主要是孩子讲一小段(十分钟)自己研究最深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史问题,以期让大家知道世界上的另一种美好,也知道整个人类文化中的各种差异,使大家能够欣赏别人跟自我的不同,作为对别人的赞许和爱戴,促使世界在对互相的差异的接受中走向和平。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7:朱青生教授在主持第34届世界艺术史大会开幕式

学习艺术史,欣赏别人跟自我的不同,是源于艺术的特殊性质。如果别人跟我们一样,我们肯定不看他的作品,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早就有了,已经看惯了。一定要是那些能让我们惊喜、惊奇和惊叹的作品,我们才会去看。这样一来,我们就会把欣赏他人和自我的差异作为人们互相之间对望的一个基础,这就是我们做“Best for Everyone”的目的。最好的艺术史专家,透彻、清晰地讲解自己研究的专项,让大家一起来看,这个就是今天艺术史或者是艺术对世界和平的作用,也是我们长远培养儿童的素质观念和知识基础的一个准备,大家就理解我们做这个事情的动机是什么了。

//  四个面向的范围


四个面向有四个方向。我自己是一个艺术史研究者和教师,做儿童美育并不是仅指艺术史教育,还要考虑儿童美育几个不同的面向。


• 第一面向:感受力、想象力、创造力


这一点很多专家和我一样认同,大家都是为了推进儿童最宝贵、最需要激发和开发的感受力、创造力和想象力而设计和加强这个方面的工作。

感受力的培养自古就有。古代有“潇湘八景”,这类古老的景观是自然的、也是文化的,让人们感受到并被提取出来,去观看,慢慢就成了名胜。北京“燕京八景”中的西山红叶就是带给人美好感受的殊胜景观,当然,名胜中的艺术品(景观和建筑)是主要的内容。

大家会以为培养儿童的感受力比较难,要到很遥远、很特殊的地方寻求,我认为不必,任何地方都有可感受的东西,关键在于有没有人陪伴和引导。苏东坡说过:“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最高贵而美好的东西可以是明月清风。明月清风就在我们身边,欣赏明月清风没有阶级划分,只有感觉的引发。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8:在去基诺族村落的途中

这种感受力的引导和激发应该是我们现在美育中最需要建立的,在学校中间、在家长中间都需要共同建立。当然,现代富余阶层的家长经常带孩子旅游,到过很多有名的地方,比如希腊的雅典卫城、巴黎的圣母院,甚至埃及的金字塔等地去旅游参访,但是如果不能让孩子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一草一木,甚至是电线杆子下的乱草、路灯照在不同地方的阴影的交错,孩子的感受力就不会被激发出来,这种感受力是需要我们帮助孩子培养的。所以,我将之看成是儿童美育的第一面向。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9:教孩子欣赏路边的野草

学校里边怎么测试呢?我也了解过小学课程。小学有一个劳动课,记录学生做了多少时间的实践,如果每一个学期家长或者老师都带学生专门去观看、感受、访问和观察某些方面(风霜雨雪、四季晨昏中普通事物的变化和反映),只要把时长、次数记下来就可以进行统计、考核。

在感受力的基础上,世界能够和孩子的心灵发生呼应的时候,只要加以一定的激发、影响和鼓励,孩子就会主动并自动地产生想象力和创造力。当然这个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加强过程又有另外一整套的设计,我在这里先略去不讲。

• 第二面向:艺术史与文明、传统和世界


“每一颗伟大的心灵都是从关心人类的文明开始,每一个伟大的胸怀都是从展望世界发端。儿童分阶世界艺术地图就是让孩子站在整个世界范围和人类理想的台阶上,张开目光,将美丽光辉的世界名作串成历史,把整个全球收入心中。”秉持这样的理念,需要开发儿童的知识,艺术史是和文化课相关的知识。我在云南教的都是山里的孩子,他们中有的去过最远的地方就只是镇上,镇离县城还有上百公里,县城离省会又有几百公里,所以很多小孩子的眼界就局限在大山里。我讲课告诉他们的第一句话是:“你是大山的孩子,也是中国的孩子,也是世界的孩子!”
 
艺术史是开拓人们的心胸和提高眼界的办法,所以我把美好、容易留下印象并记得住的东西给他们看,这是我说的第二个面向。我把世界艺术史分成从大到细的框架,分阶梯讲给4岁到14岁的孩子们听。年纪太小的就只能先建立印象和兴趣;小学一年级掌握10件世界名作;到初二就可以掌握1000件左右(外加300多件中国作品以加强其文化自信和自觉的认同意识)的作品。在讲述方法上采用针对性的教学方案,二年级开始训练他们如何自己做笔记,并且把这种习惯从小学开始一直延续到中学、大学。我现身说法,教他们如果以后做了教授也可以继续使用的办法:就是记下知识点,也记下自己的感受和批判(评论)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0a:二年级的小朋友做的艺术史笔记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0b:卡片结构和装订办法是可以延展到教授的研究性笔记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0c:助教在展示自己从学生到助教的过渡性笔记,为学生作示范

• 第三面向:造型技能


教小孩画画,除了画画,还要做雕塑。在技能训练方面,今天的培训机构是分方向的,有的教国画,有的教动画,有的教写生,也有的是一些现成图画的临摹,等等。他们会给家长讲,你的孩子跟我们学几个月后就会画什么什么东西,当然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们需要在其他方向做更为深入的研究。

在整个人类艺术史上,其实艺术的造型技能有三个大的方向分野:

1.中国造型系统
与书法和写意有关,根植于老子的“有生于无”和禅宗的基本思想,形成一个写意系统。

2.西方造型系统
新文化运动以后传到中国的学院系统,跟希腊的本体论思想和基督教图像学思想有关。在文艺复兴时期(如达·芬奇的画法)达到二者统一,强调写生和写实,照着东西画。后来在西方绘画传统这个方向上终结了,被新媒体(摄影、电影和计算机技术)继承和发展。现在中国艺术学院还强调画写实,西方艺术学院则很少顾及,因为后来的电影、摄影、虚拟现实的新技术替代了写实的方法的主要功能。但是,我们会发现,中国学院坚持写实方法也结出了奇特的果实:自己会造型就可以创造一个原来所没有的形状。这是第二个系统,即写生体系,对于理解人工智能时代后人类状况的发展非常有意义。

3.符号造型系统
无论是原始部落的图腾遗存,还是希伯来—基督教的传统圣像,中国古代图画系统,如道教画符的传统,都是制作符号,后来德国瓦尔堡图像学将之扩大和广泛化。世界各不相同,都要教给孩子,都要全面地展开,但是要有层次、有方法。

上次我去北大附小参观一个小的校内美术馆,跟校长商量如何在美术馆让孩子看到一些最好的东西,使他们的眼界从小就能尽量拔高到极致,第一眼高,一辈子眼高!但是最高的艺术现在都在博物馆里面,离我们很远,特别是那些不在中心城市的孩子,不大容易接触到精品原作,在中国的孩子目前也很难接触到全世界的艺术。中国的博物馆大都是展出自己的艺术,埃及艺术、希腊艺术、法国的油画、英国的水彩都看不到。这当然是一个难题,我想我们可以通过艺术史的教育来退而求其次地弥补。

我现在给北大附小的学生上课,给他们看作品时,先要让孩子们知道原作有多大。我们的屏幕特别大,知道了原作尺寸,就可以和他们幼小身体的感觉联系起来。我把原本大小的《兰亭序》放在小朋友面前,他们就知道《兰亭序》原来只有70厘米长,可以拿在手上卷起、展开,于是突然有了一种对作品的亲切感。然后再放得特别大,给大家看里边的字里行间气韵的变化、笔划微妙生动的转折,小孩子看到开心得不得了。

有的作品尺度大,比如我给他们看泰姬陵,把泰姬陵一个门的局部放到原大置于我的身后(舞台全屏),人站在底下。(再见图5)孩子们“哇”的一声叫了起来,看到人在泰姬陵的门里边只有一点点大,就能够感觉到艺术与人之间的尺度关系。

《蒙娜丽莎》《断臂的维纳斯》有多大?壁画《九色鹿的故事》有多大?我上课的时候透过屏幕都放给孩子们看,他们很开心,有时候到台上自己比一比、摸一摸。这种事情连我们大学的艺术史课堂上都没有做到过,只是幻灯片放来放去,或者看书,每件作品恨不能只有一张邮票大小。没有一定的尺度,作品意义损失相当大。

只有两种最接近原作的方法可以用复制来达到精微和极高的艺术水平:

1.用石头刻成书法的碑,做成碑林立于校园内。现在的技术很便捷,可以翻刻等大的《兰亭序》,也可以翻刻中国的“大字之祖”《瘗鹤铭》,也可以刻颜真卿的《祭侄稿》、苏轼的《寒食帖》、岳飞的《诸葛亮出师表》,刻好以后放置在学校的墙边,也可以嵌在墙里,鼓励小朋友抚摸。

2.做希腊雕塑和西方古典雕刻的石膏像。《断臂的维纳斯》、雅典卫城上的浮雕、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罗丹的《思想者》只是其中的代表,如果在不同的光线下立体地围绕观看雕塑,真的是很漂亮。把这些雕塑用石膏翻模出来以后,大家会觉得虽然跟原作有距离但距离其实不大,同样会让人生出一种“静默的伟大,高贵的单纯”的美感。

一个是中国经典艺术的源头,一个是西方经典艺术的源头,如果这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孩子早一点接触到,这样一开始眼界就不会低,我很愿意经常陪着他们去欣赏。当然,我还是特别强调必须要给孩子们补充当代艺术(现代性艺术)的美育,当代艺术中的现代艺术和经典艺术的关系,就像当代文化中的现代物理学和经典物理学之间的关系,这是蔡元培校长时代美育忽略了的方面,也是中国普通美育的重大缺失。有些大学和艺术学院的教师们缺乏当代艺术的基本研究,却担负着教育青年和规划学科的要务,这与中国今后引领世界未来的任务很不相配,而当代艺术却是我们孩子的必备常识,关系到民族复兴和祖国的发展。为此,我在《中国美术报》上发表了专题的论文。

• 第四面向:图像的理解、认识、学习和运用


我刚才特别强调要建立图像课,要对媒介—图像时代进行理解、认识、学习和运用,不光要学会线描,还要学会使用相机、多媒体,会对视频说话、录制和剪辑,要会做PPT、绘制地图,进一步熟练掌握VR和AR技术。以后的世界是一个人为参与创造和设计的世界,这种设计都是通过图像和创造力、想象力、感受力来完成。创造的未来世界并不是人生来具有的自然物质世界,不是过去的文化想象和理想状态中间有过的,而是从来就没有的,是在我们未来的想象中间才会出现的,而且是不同人的共同想象经高度呈现才会有的那样一个世界,这才是我们未来要面对的世界。我们应该教下一代开始做好准备,他们才会有可能在未来不被奴役和淘汰。

当然,人们会有一个习惯性的想法,认为小孩天天看图画书、画画、看多媒体视频,看着看着就肤浅了。我自己在历史系上班,对面是中文系,有一次遇到中文系的老主任,他向我抱怨:“现在我们的学生看《红楼梦》不看原著,去看电视剧。”他觉得看图像就把人变肤浅了。我笑着回答:“肤浅的人让他再认识多少字还是肤浅,深刻的人哪怕看到一滴水、看到一张图,也可以从里边找出问题的深刻。深刻与肤浅不在于用了什么,而在于你进入哪一个层次和达到哪一个目标。”我们之间有过不同意见和激烈的争论。当然,中文系的学生不读《红楼梦》原著,肯定不对。但是,如果把肤浅与深刻归结于是阅读文字还是观看图像,那也未必符合社会发展和未来精神的新趋向。读懂图像未必就比读懂文本简单,而且正相反,文字有语法规范和文字意义的规定,容易被理解,而图像的解码、解释却需要每个人的深刻且微妙的感受和自我的独立意志,才能够展开和深入。


儿童美育

八对矛盾


通过这一段时间在云南西双版纳地区的五所小学和四个村寨的集中调研,根据四十年来做艺术史教学工作(1981年9月我开始正式在中央美院讲授艺术史课程)的体会,我觉得今天的儿童美育,包括艺术界,遭遇到了八对矛盾。这些矛盾都是在儿童美育中间实际遭遇的问题,所有的问题都不是矛盾的哪一个方面对错与否那么简单,而需要在辩证中执其中道才能使得儿童美育得到充分理解,才能够从理解和接受中获得众多的实践者,使在遭遇和对待具体问题的时候采用必要的措施和方案。当然,矛盾有很多,归纳方式也很多,这八对矛盾是提醒大家注意这些问题,共同看待、继续研究今后如何举措和作为。

1. 创造与传统


儿童美育是创造性的培养作为第一目的,但在艺术中,所有的创造和传统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一对矛盾,需要不断加以关注、提示和调节。在儿童美育中过分地依赖传统,复制、尊崇古代,会造成对创造力的限制,艺术传统中的积淀和成就连有些职业艺术家终身探求都难以突破,何况小孩子。但过分地强调创造力,如果没有传统的根基和标尺作为对比,也无法真正地理解创造是否到达了应有效果。这是我在云南给孩子们上课,他们都穿了民族服装来上课,这就是他们的“校服”。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1:基诺族男孩衣服背部绣有太阳花

云南的基诺族的衣服,男孩女孩不一样。他们来上课,是“背负”着传统来的。这一次“蒲公英行动”中在教基诺族的孩子画画的时候并不是让他们在方型纸上画,而是给他们一人一个白面具,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想象画出基诺衣服图案。这些孩子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每个孩子画的面具都不一样,这种面具的陌生形态“逼迫”他们用彩色笔在上面创造。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2:孩子们根据基诺族服饰母题,在陌生的西方戏剧使用的白面具上画出了自己的创意

目前遇到一个问题,到底是应该让学生模仿传统,还是应该先鼓励创造呢?既要让孩子学习传统,又不能把传统变成对他们的遏制和钳制,而是要让他们创造,创造主要是激发他们的创造能力,这就是第一个矛盾。

对于如何激发创造力,我们想尽了办法。云南那边的小孩子很调皮,男孩喜欢玩毛毛虫。可能在北京或者是在城里的家长想象不出来,云南深山里的孩子们的玩具有一样是活的毛毛虫。他们知道哪个蛰人,哪个不蛰人,不蛰人的就拿来当玩具,有时候还要吓唬城里来的老师。我利用毛毛虫作为激发他们创造力的一个方法,让毛毛虫爬到我的鼻子上,最调皮的男孩都吓得往后退,一下子把他们的创造激情激发出来了,再去画面具就相对敢于突破藩篱向前创新。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3 毛毛虫爬上了北大教授的鼻子,孩子们看到高兴极了,愿意也尝试一下创造与突破

我主要讲解的《儿童世界艺术地图》,其实就是注重多元传统。比如敦煌壁画,现在被人看成是中国的传统,我给基诺族孩子讲,敦煌虽然是在中国境内,但其实敦煌的传统是从中亚地区发展而来的,从中亚往东到了中国,往西、往南到了印度,两边影响、互为孕育,是多种传统的会合!多种传统怎么会合?一定是在创造中会合!讲清这个道理,小朋友就学到了。

2. 创作与图式


创作与图式实际上是创造与传统大问题之下具体的实践问题。也就是说,我们怎么让儿童迅速掌握现成的艺术语言,同时又让他们能够自由地把自己的想象和个人的性格充分地调用出来。“图式”指每个民族、每个文化中间固定的格式和方法,在云南地区尤为鲜明。这是傣族神庙里的形象,底下的形象像剪纸。傣族人、泼水节、他们的动作,这个套路几百年来成为了固定图式。图式是要继承和学习的,不可避免,可一旦固定,就需要我们反省和突破。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4:位于傣族地区的曼春满佛寺内的门扇装饰

儿童美育要鼓励孩子自信,爱自己的文化和特色,为继承、保护文化多样性,要在博物馆里不停地研究,为后代保存记忆和文明。问题在于如何让一个小朋友自由突破图式来画自己认识和观察的事物。在一个瑶寨里,八个当地的小朋友听完我的课,在谢丽芳老师的鼓励之下,要求每人画一个朱老师,他们就画了。在老师引导观察的部分注意到三个特点:朱老师的头发比较少、戴了眼镜、有眉毛。结果他们所有人都画了“眼镜”“眉毛”,而且“头发比较少”,没有老师引导的部分都退回到图式,画身体部分的时候,就把我画得像一只青蛙。瑶族的孩子没有傣族图式,但是在每个孩子心里都有固定化图式,要突破就一定要引导。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5:这是孩子们在画朱老师

3. 革新与传承


革新和传承是在技术层面和材料层面上来解决儿童美育的矛盾。毫无疑问,今天我们强调儿童未来应该有承担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义务和机会,这也是儿童美育中的一个方面。如同当地基诺族的老妈妈自己织布,用织出的布做衣服,衣服后面绣一朵太阳花,这就是他们的文化传承,自古以来一直这么做,还会继续做下去。但如果仅仅是传承,怎么做出“自己”?一个民族的孩子不能局限于本民族的文化中间,成为种族主义的保留样本的代表,这样对于每一个生性活泼的孩子来说,既是压迫性的,也是不公正的。我们再看一群小姑娘画面具的情况,她们眼睛虽然看到的还是她们民族的衣服,但因为在面具上无法进行织造,所以只好自己“革新”,个性就在里面鲜明地显现出来。保护个性和学习什么样的既有方法,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矛盾。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6:织布的基诺老妈妈

我给基诺族的小学生看泰姬陵,近看门廊,看到泰姬陵墙面上雕了很多花,花里镶嵌着宝石、阿拉伯的文字,我告诉孩子们有一个印度的诗人说“泰姬陵就是一滴爱的泪珠”,所以它才惊世骇俗、流芳千古。他们觉得这个看起来真有意思,就像在织机之外用石头镶嵌做的太阳花。这样是传承吗?对他们来说当然是传承,也是个性的发挥。有时候,一件作品的历史呈现也会把儿童带向革新。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7:基诺女孩在异质材料上创新纹样

4. 平等与试验


平等是社会共同发展的目标,试验是追求卓越、勇于冒险、甘作牺牲的探索。儿童美育亟须普及和分享,也需要解决人类未来问题和创造前所无有的新生事物。儿童不能只被当作接班人来培养,他们将要面对的世界我们无从知晓,更无法控制,我们要克制自己的自以为是,给孩子多一些自由和实验的空间。我前面提出的儿童美育的四个方面,其实对于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缺一不可,但事实上,每一个孩子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会有所欠缺,这种欠缺有时候是因为经济地位和地区差异造成的,有时候是家长的见识所致,有钱未必能够得到充分的意识和合适的指导,从而让自己的孩子获得美育和成长。这是社会整体发展的一个过程,而且发展还处于未知状态,无法意料和预设。因此,如果现在将美育仅仅限制在经典和传统,过于把上一代的思路强加在孩子身上,这本身就是对新一代的限制和阻碍。发展的过程中间必须有实验。

世界已经进入媒介—图像时代。中国由于在文字上保留了“图性”,而且在图画中保持了寄托和表达的写意性,同时自古又把“图”和“词”放在一起生成图文并置的“间性”(既不是单独由图像,也不是单独由文字,而是由两者之间的关系所形成的作用和效果),那么中国应该在图像时代率先解决人的认知问题、创造传播经验、开拓未来世界的各种可能。事实上,中国的当代艺术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曾展开了各种实验,然而当时国家还处在急切发展实用性科技的阶段,所以即使在北京大学所做的一些实验,也得不到支持和理解。一晃我们就从思路具有实验性的前端落到了跟随别人学习的后手,亦如儿童美育,今天很多的儿童美育都是从美国和欧洲进口的一些方法,其实本来我们自己是可以出口一些方法的。这是因为整个社会还处在转型期,未来大概就会变得平衡。

目前最需要做的还是建立基础课层次的图像教育系统。图像教育系统包含图画课,并扩展到视觉与图像的一切方面,包括人类如何看待、感知、认识、接触、建造、创造世界的各种知识和技能,以及不断发明和改进新技术、新工具、新设备、新软件。图像系列课程除了进行一般性的美育之外,还要事先做好国家基础课程系列,让学生像学习语文课(语文)、计算课(算术)一样去学习新意义上的图画课。图像的能力是未来世界的能力。

今天到处争说元宇宙,其实它不是一个宇宙的重新置换,而是在新媒体、新技术、新观念的条件下,以语言为主的文明向图像为主的世界进行转换,从而建造一个新的世界结构。对图像素质和基础的需要已经露出了苗头,而我们的教育部2017年又在世界上率先发布国家战略,要把“图画”作为基础课纳入中考、高考。这里如果能与图像系列课程的未来世界发展的开创性实验立场相结合,就可能会让我们祖国的孩子未来走到世界的最前沿,引领世界向前。

2017年我把论述图画与未来发展和创新意义之间关系的报告送到教育部,希望引起领导部门的注意。纵览全球,这是中国又一次发挥巨大潜力,并能在根基上做好世界竞争准备、指向前沿的基本课程。而这种图像系列课程的开设,只有进入了国家教育课程体系,才能够在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经济条件和教育条件的人进行基本平等实施的可能。越是贫穷落后、越是资源缺乏,就越要在有限的资源之内提升孩子最重要、最根本和最指向未来的能力,才能使他们不被落下,有可能弯道超车。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的平衡才能达到,世界和平才有可能。

5. 西方与中国


今天整个世界都受到全球化的影响,而全球化的开始是由发达国家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因此在艺术和美育上,西方具有了一种强势。中国现在的艺术学院系统所强调的写实画法和现实主义的艺术观念,本身就是从西方引入,而且目前是唯一用来进行艺术考试和艺术训练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可能在儿童美育中处理西方和中国的矛盾?当然,现在从政策和学术层面都在强调文化自信,主张突出中国自己的传统。但是今天强调自己的传统,是在全球化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前提之下所进行的对于自我文化的维护和发扬,根本上还是要引领世界的发展,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对整个人类负责。如果把发扬中国文化看作是否定西方文化,就落到了事情的另外一个极端,更何况整个世界和西方艺术经过现代化,其中也包含中国艺术的传统。儿童美育中的现代立场要全面展开,通盘掌握中国和西方艺术精华,让我们的下一代相比起全世界的任何一个民族的孩子来说,具有更为广阔的胸怀和更全面的知识。我给云南的小朋友讲怀素《自叙帖》的同时,也给他们看雅典卫城上的浮雕《胜利女神尼克》,女神正在拔自己的鞋子,这是我在雅典卫城博物馆拍的。
 
在讲怀素的《自叙帖》时,我给孩子们看“狂来轻世界”,世界的“世”到了底下一笔犹如满处灰尘,自由而超脱,小孩子看了以后知道原来潦草字写好了也是很好的,于是他们开始放飞自我。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8:唐怀素《自叙帖》局部

当孩子们看到胜利女神雕塑的时候,同样会发现雕塑表现风吹拂着衣服的皱褶也是一种美感,这种美感在古代的希腊就叫做“aura”,后来这个词在本雅明的文章里被翻译成消逝的“灵光”。aura就是微风吹拂着衣衫在希腊人身上留下来的痕迹,翻译家对于西方的文化理解有限,里面微妙的意义在西方和中国的对比中进入儿童美育。换到西方也能在aura中懂得“醉里真如”的笔法吗?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19:希腊雅典卫城胜利女神神庙上的浮雕

文化有差异性,正是因为有差异性,才要互相对望。我参与做过的一部纪录片《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在主题曲歌词中强调了西方与中国的这种关系:“总不免风雨相欺,如今对望深沉,却也难以分离……”今天中国与西方存在矛盾,真正不可分离的是欣赏各自的文明和文化之间的差异,既要让孩子们了解中国,也要让孩子们了解世界。当然,世界不只是西方和中国,还要看印度,还要看非洲,等等。

6. 全球与本土


既然世界是由整个地球的全部文化构成,那么我们今天的全球化就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国际”问题,也不是特定的双边问题,而是一个在经济、政治的全球化带来文化的同质单一化时,如何保持自我独特和发展特色的矛盾问题,这个问题也在儿童美育中间暴露出来。我所支教的地方主要是傣族聚居区,当地的傣族神庙里面的装饰,市井文化气氛和自然气息明显。可是我在寨子里发现一组小孩子用木炭自由地在地上涂鸦画的辛德瑞拉公主,表现出本土孩子未必只关注自己的文化,他们所接触的信息已经是全球化的。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20:在瑶家大寨路边发现的孩子们的涂鸦

信息资源已经全球化,全球化是世界发展的方向。在全球化的基础上,人类的文化一方面能够互相借鉴,另一方面同质化不可避免。在有了共同国际化基础之上,如何继续保有地方文化特色?我刚才给大家看的涂鸦虽然出现在那么边远地区,而且地方性文化那么突出,但对孩子们来说,他们是在全球化进程中长大,我不免对儿童美育又喜又忧。我的同事乔晓光老师是中央美院教授,他适时提出了“少年非物质传承”的概念,并有计划地组织孩子们跟自己的母亲、祖母甚至太婆、太奶奶学习如何织布等传统手艺,学习如何看待自己的传统,才能够对地方文化的多样性加以保护。而这对矛盾又和我们前面所讲的创作与图式、革新与传承构成了复杂交叉的关系。

我曾经去过那个瑶寨的一个老族长家里,他家里已经翻不出自己过去的民族服装了。后来寨子里一位老太太找出来一套,老太太已经八十多岁,是个孤寡老人,那套衣服是存着准备做寿衣用的。而今天小孩子身上穿的民族服装全是新做的,都是“假古董”,像今天的琉璃厂和一些所谓的“特色小镇”,真正的传统亟待保护和保存。一百年前的东西只要一分钟就可以毁掉,失去以后永远不会再有。所以也希望全球化的发展和当地化的努力通过儿童美育的文化工程来进行。

7. 应试与素质


今天的儿童美育也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间博弈。从学校和家长的角度来说,如果美育不进入考试系列,由于精力有限,能不做就尽量不做,且资源宝贵,会被其他的考试科目取代和挤压。应试是促进发展的动力,而素质又是与应试教育不完全相同和不完全相容的培养问题,但是难道应试教育就不能够对人进行培养吗?当然,它也照样能提高人的素质,尤其是专业素质。现在艺术考级实际上是为应试教育做准备的,但其实只会有少数的人通过一级一级的训练而成为艺术家。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21:艺考现场,图源网络

中央美院的老院长、也曾是中国美协主席的吴作人先生就说过,如果一个人要学写实绘画成为职业艺术家,从14岁开始都来得及,只要发现这个孩子有才能、有兴趣,照样可以通过应试教育进入美院,可以当大画家。所以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着去考级呢?这都是因为应试教育迎合了家长的恐慌和需要。普遍的儿童美育在应试与素质这对矛盾中之所以更强调的是素质教育,在我看来并不是说考级对儿童美育完全无效,而是说它只占儿童美育的1/4的面向。儿童只有这么多时间,本来要进行四个方面的多种全面美育,我担忧小孩子最后却在注重技术的训练考级中消耗掉了他们的时间、精力、好奇心和激发创造力的机会。等到这些孩子对美育这件事情产生反感和厌恶的时候,可能影响他一生的全面提高自我修养和提升素质的兴趣就被消耗掉了。因为以技术训练为内容的考级,是朝着增加难度和时间投入量去设计和要求的,单调、强化的职业性的艺/技术训练中,除了极少数的天才得以成功,最终的结果是大部分人因为觉得自己缺少才能或者失去兴趣而败退。我们从事儿童美育不是讨论艺术专业培养,而是为大多数儿童寻找问题所在和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什么叫素质教育?我们身体力行,去到云南大山里面,鼓励孩子观察自己的周围。我在做儿童艺术史教育每次讲作品的时候,结束点必定落在孩子身边的事物上:对基诺族的孩子讲他们的山,对拉祜族的孩子讲他们的树。回到自身,素质才能得以增长。

8. 日常与节庆


儿童美育关键是靠日常,但也必须要有节庆,节庆是一种巅峰体验和集中提升的机会,是平常教养的综合行动。所以,我认为每一位老师和每一位家长,甚至每个城市和每个乡村的成年人,都是儿童美育的参加者和责任者。住所的整洁、对用具的爱惜和珍视、衣着的干净得体、身体的挺拔和行为的端庄,处处都是儿童美育的日常课程。我给边远地区的小朋友讲课,时间毕竟有限,他们可能觉得一辈子也只能有一次机会,我一个北大教授亲自到他们身边给他们讲课,跟他们一起游戏和讨论,这对他们和我都是一种节庆。他们当然还有自己的节庆,许多文化艺术的活动热烈而精彩。日常生活是很平淡的,如果不进行日常美育,那么他们的生活就很狭窄。所以我们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蒲公英行动”的老师们,都很注意把日常的东西变成有美感的东西,使之持久起作用。比如利用女孩的发绳,和我们的夏令营绘画结合起来,创作出很漂亮的作品。孩子们在自己做的展览上看到那些作品也会觉得非常好看,就会不断地尝试做下去。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图22:云南小学生在蒲公英行动夏令营中创造的作品

因此,我们去少数民族边远地区做美育,同时也会关注他们的节庆的设计、推广和促进,从各个方面协助地方政府和学校,加强保护和保存当地的文化资源,尽量为他们多做当地教师的培训。我们去到那里对孩子来说就是一个节日,他们开心极了。因为我们人员有限,分身乏术,还有很多地方等着我们去,但我们实在没办法每个地方都去到,所以我们就要想尽办法教当地老师把日常的生活调节为美育的方式,使美育在他们的生活中广泛展开。


回到北京后,在吴作人基金会的儿童美育专项基金的资助下,我把在北大附小讲的《儿童世界艺术地图》以慕课形式分享给云南的小学校,得到了附小校长、老师和同学们的赞成和支持。北京大学方面也希望有更多的教授参与,除了儿童美育之外,还可以在网络上为孩子们、尤其是为边远地区穷苦的孩子们办一所“少年北京大学”!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OCAT未来 Future"是OCAT在步入15周年之际新开设的一项艺术项目,旨在推动艺术的未来,激发孩子创造力和想象力,鼓励孩子独立思考和多向思维,开启孩子无限可能性。取名“OCAT未来 Future”,是因为我们坚信儿童是未来的推动者,艺术的未来从儿童出发,而未来的大门从今天打开。



相关推文
☞ 2021 Bàng!儿童艺术节|朱青生讲座: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 2021 Bàng!儿童艺术节|线上论坛:从四个维度看当代儿童美育的未来
☞ 2021 Bàng!儿童艺术节|我们如何打造儿童友好空间?
☞ 2021 Bàng!儿童艺术节|熊文韵讲座:不改不填零基础绘画课程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 OCAT 深圳馆 | 讲座回顾 ] 朱青生:儿童美育的四个面向和八对矛盾 崇真艺客
OCAT深圳馆是OCAT成立最早的机构,也是馆群中的总馆。其前身为OCT当代艺术中心,长期致力于国内外当代艺术和理论的实践和研究。从2005年开创至今,OCAT深圳馆一直围绕着艺术的创作和思考而展开其策展、研究和收藏工作。

参观信息
开馆时间:10:00-17:30(逢周一闭馆,节假日等特殊时期的开放时间根据场馆公告而定)
免费开放,无需预约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恩平街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F2栋
网站:www.ocat.org.cn
微信:OCAT深圳馆(ID:OCATShenzhen)
微博:@OCAT深圳馆
豆瓣:http://site.douban.com/ocat/
电话:0755–26915007 / 26915100
邮箱:info@ocat.org.cn



点击关注,走进OCAT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