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耶路撒冷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耶路撒冷
图、文|赵荣

2月1日,经过了昨晚见到的古罗马集市遗址。白天见到的遗址是这样的:左右竖立的罗马石柱是当时集市的廊柱,风格为科林斯样式的柱头,光影在早晨就开启了它们一天之内的移动变化,稍不留意就会即逝而过,四围高处有其它的古老建筑,其间都会穿插几株顽强的植物,不规则的蓝天笼罩在古城之上,白色、蓝色与绿色,横在地面的影子是灰色调的。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世界上不只有文字是可读的,即便是颜色也是可以读取的,它们变幻莫测的角度、深浅、形制、明暗都暴露在阳光之中,这也并不会成为什么新事。前方那墨绿色的物体是树木,这也是我见到的最深的颜色,金色穹顶格外的耀眼,那是伊斯兰世界的圣地之一——阿克萨清真寺。古城中的建筑没有高低之别,只是它们的形状稳固地发生着变化。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进入哭墙前需隔离开女士区与男士区,长约五十公尺的哭墙前聚集的信徒默默无声面壁祈祷着,并没有听到哀哭而泣之声,哭墙前的人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苦难的。干涩的墙面上点缀着几株蓬松植物,我在思想它们在没有活水中是怎么生长起来的,它们集体向下垂着蓬松的脑袋,好似近前的人垂首默默祈祷。继续往石块缝隙中塞入写有经文或是其他悼念之词的纸条,这里的缝隙永无止境,不知有多少的人都愿意把愿望交托与神,这就是“第二圣殿”残存的西墙遗址。历史上的“第一圣殿”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手中付之一炬,直到波斯帝国击败新巴比伦王国,犹太人才被允许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在大希律王统治时期“第二圣殿”才得以顺利建成,由于后期犹太人不断的反抗罗马帝国的暴政统治,“第二圣殿”被罗马帝国将军提多摧毁,余下的西墙成为了后来阿拉伯兴建的阿萨克清真寺的围墙。开阔地带读经祷告的人有拉比、学生、信徒和旅行者。被暴力摧毁的圣殿也可以想象为不翼而飞的圣殿,金色岂是一颗太阳,孩童口中含着一个糖果,极不情愿地拍摄了以哭墙为背景的照片,他喜爱自由的玩耍,与大地、泥沙、岩石为伴。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耶稣受难前行走的苦路全部有标识,共有十四处。安息日会有“重走苦路”的仪式,来到老城区的一些游客寻找着这条曾经的苦路,千年过后人类的苦难继续在不断上演,希望的和平成为了假象。
瓜瓜摆弄着手中的地图,他是在为我们寻找方向。我指引他穿过阿拉伯人居住的区域来到了狮子门,据《圣经》使徒行传记载,当年第一位殉道者司提反为主殉道的地方正是这里:“众人大声喊叫,捂着耳朵,齐心拥上前去,把他推到城外,用石头打他”。
狮子门外刚才卖货叫嚷的阿拉伯居民转眼之间留下凌乱的垃圾纸屑后消失在古城中,他望着滚动的塑料垃圾与满地纸屑若有所思,这里与犹太人生活区域的环境状况形成了巨大的差距。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差距呢?为什么死海的东岸约旦阿拉伯生活区域一样如此?肮脏可以成为一种生活习惯,遗憾的是有一部分会深深地陷入这样的生活之中。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圣墓教堂前活动的人群顿足享受在相互间的交谈中,也许是在谈论刚才参观的情景。耶稣基督受难、安葬、复活都曾在这里发生,对于此,许多人仍旧会持怀疑的态度审视旁观。这座位于古城东部的教堂建筑整体保留了罗马式与拜占庭式建筑的风格,拱形穹顶,教堂内部结构更为复杂,但建筑的样式其实是结合了各个历史时期的风格。历史上这座古老的城市曾被反复征服达三十多次,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尊它为圣城。公元前586年这里被巴比伦攻占,全城遭到毁灭,公元70年罗马的攻占导致耶路撒冷再次遭到毁灭,这也是前面提到的“第一圣殿”与“第二圣殿”的毁灭,在《圣经》新约马可福音中有预言圣殿被毁的记载:“你看见这大殿宇吗?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路加福音也记载:“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就可知道它成荒场的日子近了”。经历多次战争的损毁与地方统治者的重建,在圣墓教堂内部见到的石制建筑构件在历史不同时期被“错位挪用”的现象就很好解释了,同样是石柱,有多种样式,一些参观者会在残破的建筑材料上书写下可能是美好的愿望吧,很遗憾我没有看到中文。教堂内部采光效果较差,这是在有限的利用空间里多次“拥挤地”建造导致的。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在观察北部结构的时候我向一位正在扫地的修女询问埋葬耶稣的坟墓,结果这位修女得知我们远道而来竟放下扫帚带领我们仔细地参观了这里的每一处遗迹,相信这正是神的带领,我们都是他的仆人。即便是一般不向游客开放的地方她也带领我们观看了,连耶稣断气时磐石崩裂留下的痕迹她也为我们指出,并仔细讲解发生了什么事。她实在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修女,她还担忧六岁的瓜瓜会不会很累,于是带我们去到神职人员休息的地方,给瓜瓜看她养的小鸟。在简单的交流中我知道她来自罗马尼亚,十分感谢她的向导,感谢她真正有一颗爱人如己的心。在耶路撒冷老城里画了两幅水彩作品,我拿出一幅赠予了她,以表谢意。在与她道别时,我们问了彼此的姓名互相纪念,希望我们再次来到耶路撒冷之时还可见到这位亲爱的朋友,这样富有爱心的遇见我们在全球不止经历一次两次,而是许多次。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这里的复杂情况远远超出我们普通游人的想象。圣墓教堂主要被天主教方济会、叙利亚东正教、亚美尼亚东正教、希腊东正教、埃及科普特正教与埃塞俄比亚正教占据,每一寸空间以及物品都有严格的归属权,各支派都遵循着苛刻的条例,以免发生争端。而这里的钥匙却又被两个穆斯林世家所掌管,每日照旧有家族中负责人打开这扇神秘的大门。所有人都视这里的一切是神圣的,圣洁的,大概也只剩余空气是共享的。窗户外搁置的一把梯子的归属权至今无人可以解决,原因是属于希腊东正教的梯子放置在了窗外亚美尼亚教会的属地,从十八世纪到现今这把梯子就一直竖立在窗户外面,两者都没有权利拥有处置这把梯子。空间的争夺如一场场闹剧一般,争夺的是人性的贪婪与欲望的无尽满足。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圣墓教堂中那块泛着红色的石板成为这里最重要的圣物之一,碎裂的石板被牢牢地固定在长方形之中,带着罪而来的信徒抚摸、亲吻、默念、祈祷,有人久久俯伏于大理石上不愿离去,他们希望在石板上寻得一丝慰藉,即便是接触到石板的物品也会被谨慎地带回家中,原因是它接触到了圣物,有人视红色为耶稣受难的宝血,在这里见到许多石材建筑,完全这般渗入石板的红色少有见到。恐怕没有第二本书籍详细记载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大事件,耶稣的受难、安葬、复活一一都记载其中:“耶稣大声喊叫,气就断了……到了晚上,就是安息日的前一日,有亚利马太的约瑟前来……他放胆进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约瑟买了细麻布,把耶稣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磐石凿成的坟墓里,又滚过一块石头来挡住墓门”。若仅仅是一个“谎言”,如何能流传两千多年呢?世人的软弱可以伪装为刚强的言语,这是罪人的世界。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不远处的另一个幽暗的墓穴相较圣墓而言鲜有游人造访,据说是曾夜访耶稣的尼哥底母或亚利马太的约瑟的墓穴,只为离耶稣安葬的地方近一些。关于尼哥底母,《圣经》约翰福音19章记载他“带着没药和沉香约有一百斤前来。他们就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
城市中有的人假装还在继续活着,自己也早已发觉自己死去了,只是没有了勇气承认。
圣墓教堂中的光线更加幽暗了,幽暗渐渐收拢到穹顶之上,我明白穆斯林家族里关上那扇门的人在准备着,守墓人会向你们招手的……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作者:赵荣,职业艺术家,研究方向中国南北朝石窟壁画,中国传统古建筑,现居德国。


 
 往期文章链接
艾伦•金斯堡: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艾略特:整个世界是我们的医院
一句谎言,需要一万句谎言来弥补
阿多诺:奥斯维辛之后的教育(1966)
辅仁大学|圣诞图像中国化(1930)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国家会怎样?
one day:不想打仗了,我们的孩子需要玩耍
Zhao Rong: In His Own Likeness and Image
島子教授“雅歌文藝獎”訪談
霜子| “道路、真理、生命”
视频|法国纪录片《人类》
艾略特|四月是荒原
高银|可悲的第一人称
赵荣|话“杨志卖刀”
赵荣|黑海——内塞伯尔
赵荣|奥斯维辛
杨乃武与小白菜
2022.2.23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成蹊当代艺术中心主要致力于七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文化艺术研究,主张在整个文艺思潮下探讨当代艺术,挖掘和整理非官方当代艺术档案。试图从历史、社会、文学、艺术等多角度推进当代艺术,重建当代人文精神。
CHENG Xi Center forContemporary Art(Beijing) upholds the belief “IndependenceofSpirit, Freedom of Thinking”. We aredevotedto contemporary cultural and artistical researches and to promoting newart,new culture and new idea. We attempt to advance literature, art and historyasan integral. We advocate discussing the contemporary art in the trendofliterary thoughts, advancing the contemporary art from the historicalandsocial perspectives, and restoring the contemporary humanistic spirit. Bymeansof exhibitions, academic exchanges, culture salons, experimentalperformancesand publishing, we demonstrate and promote works and projectsof academicvalues and with an experimental spirit, and help advance the processofcontemporary art and culture through coop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projects.
投稿邮箱:chengxiart@163.com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赵荣 古罗马集市遗址 白天 遗址 左右 罗马 石柱 当时 集市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