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

——从群展《逍遥游》谈起

 


以下简称
站台中国 - “P”
      宇 - “B”


B没想到展览组织的这么快,能这么迅速的呈现。年前我们还在沟通,现在已经展出了。

P因为我们了解艺术家的工作,对他们的作品也熟悉,所以比较快。这个展览实际上酝酿了很久,但是筹备时间不久,按理说应该时间再长一点,大家多一些磨合,你和艺术家也能多沟通一下。这次展览把你的小说放到了绘画当中并置呈现,聊聊你的看法?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逍遥游》展览现场


B我觉得这个展览给我的第一感受,像从另一个人的视角重读了一遍小说。我小说里想表达的那些东西,其实在写出来的时候都已经表达差不多了。但是别人的解读会跟我有不一样的视角切入。所以我看见了小说背后,在别人解读下所蕴藏的更多能量和可能性。

好像很多画都能让我想到时间这个词儿。小说《逍遥游》里的时间段,可能是从女孩儿生病到他们出行的大概半年时间。但是我没讲的是这个家庭之前的历史,以及女孩儿出行后跟她父亲又发生的场景。那么时间上之前的这个部分,就包括这些年的东北,为什么父亲是这样的一个性格,父母是这样的关系,为什么父亲挺大岁数还得出去打工等。我觉得这些东西的想象空间在展览的画家作品里得到了另一种实现,相当于整个拓宽了文本的一个面向。这个文本可能之前就是一条线,但现在我感觉像一个平面,在一个共同的时间平面上。包括看张业兴和毕建业的作品,不管他们用什么形式去画,我都能感受到他们背后跟我小说背后没表示出来的共同的时间,所以我会有一种共同的时间感。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龚剑,看这棵灰色的树,170x230cm,布面丙烯,2017-2019


给我感觉最深的是龚剑的作品,他那个树枝特别枯枝的感觉,跟我小说里面的一个场景很像,但是又完全不一样。因为我讲的是一个枯树在燃烧,他那些东西感觉可能燃烧,又没有那种燃烧的欲望。所以我觉得那个画是跟小说此刻的场景特别契合的。还有关于未来的场景,我觉得无论是在宋元元还是黄亮的画里,可能都会有这样面向的表达。这种表达可能不是实体,不是说这几个人物未来的命运将会怎么走,而是他们未来的现实是一个分支,重新组合自己的人生画面和图案。所以小说可能是一个引子,但我觉得它和展览可能是一个平行的东西。各位画家的作品组成了一个真正的叙事性的东西,跟小说的叙事性又是平行、相互对照和映射的。
 
昨天我问了好几个朋友和编辑,他们都感觉每一个点跟现有那个点都能对得上。既把文本的这个项度拓宽了,同时又看见了文本背后更大的可能性。我觉得这个展览很动人,是一个深情的展,是我们不跟你拿虚假的、特别形式主义的、特别抽象的东西来应对观众、读者。而是这就是我的一个抽象的心境,或者是我此刻对历史、对时间的理解。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黄亮,人像,110x150cm,布面油画,2019


P展览前言中可能说明了一部分,我们这次在展览意图尝试文学和绘画的并行。文字需要用时间来阅读和感受,而绘画可能直接在视觉上就给你了。感觉你说的那一点特别切实,我们选择作品和艺术家的时候也正是基于“切身性”。在这一点上,希望这个展览能够给予别人一种思考。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逍遥游》展览现场


你在展览中代表着一个文学的向度。文学作为一条线,另一条线是绘画,两条线平行当中会形成空间和共振,以释读作品中构成的外溢。
 
我们也深切地感受到,如果没有把这两个不同的媒介放在一个空间,很多绘画的内容也同样无法感知。其中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很久之前我们就看到过。比如说龚剑的绘画,以前初看没感觉到怎么样,就是画了一个直面的情景。艺术家用了很长的时间,一点点把它在绘画上得以实现。这涉及到在面对现实时,我们用什么样的视角去看,艺术家取什么样的视角进入并投入工作世界太丰富了,浮华也是一个现实,但是你可能没有选择它,你选择的是最平凡、最不经意的部分。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李大方,134中学,220x230cm,布面油画,2021


B我想到李大方老师作品里那条“绍兴街”,跟我们记忆里的街道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包括旁边儿一个小土堆。我看得很感动,一个小土堆上面有几个石头,它是两种材料筑成的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但是很常见。包括楼道里面那扇门,像被嫌弃的闲置场景。要再往深了想,你就知道这是一扇被弃用的门,打开它后,里面也是一堵墙,但是那堵墙之后呢?好像还抱有一点儿什么别的期待。

所以我还有一个感觉,无论是这些艺术家还是我,我们是把自己能记住的记忆里面的东西表达出来,但是真正始终在纠缠我们的,是我们忘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是小说和画作之外,模糊的像雾气一样的那个黑暗的部分,也在展览中在场。它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但是你知道它存在。你没法用现成的几个词语描述,就像围着一个中心点在转圈。你知道你用这些词语,用这些笔触能离它越来越近,但你永远点不到那个核心,只能把轮廓粗略地描绘一下。核心就是当时被忘却的东西,还有你的想象。所以我觉得把这些画都放在一块时,然后再想想这篇小说,再一看感受还挺不同的。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张业兴,Untitled-2017.02.28,220x155cm,布面油画,2017


P是的,你提到的这个话题可能会涉及到另一个话题:“语言的限度”。语言是有限度的,在挖掘这个语言中“实”的部分,当“实”被给予出来后,还能生成更丰富的意象。每个人读它的时候,意象都是多元而开放的。语言是个大词,关涉绘画语言怎么去构造绘画,有抽象、具体等各种形式。至于具象,它使用图像时也会形成一种构造。在此之外,还要有风格、手法,也会像你们在写作时一样沿用历史资源,即艺术的文化资源。这些尝试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一定是在历史文化资源当中使用的。


B是的,怎么能把对过往影响的焦虑排除掉,变成自己的方式,这一点无论是写作还是绘画都是一样的。通过自我的发明和对历史遗存的改造,形成自己的一套语言,一套个人的结构、标点符号的方式。他说的是一个事,但背后会表露出更大的图景。我觉得这点是挺像的。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宋元元,康忙小猪2号206x250cm,布面油画,2020


P艺术门类是相通的。我们也经常提到一个说法,叫“共识”。
 
B我还有个感受,好像这些年来无论是架上绘画还是各种其他形式,大家都在成就各种形式。老老实实一笔一笔画画的好像就变得挺难得、挺感动的,无论绘画、写作都归成那种真正的劳动。在那种劳动里面,我觉得作者会获得最大的自由和快乐。就像艺术家徐坦有个说法,叫“动物性自由”,说如果农民自己耕田,不用买东西,就能以自己作为反抗整个资本机制的最小单元来存在。可能在绘画或者身体力行的劳动里面也会获得相似的愉悦。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秦琦,虾兵蟹兵,25x34cm,布面油画,2022


P在这次展览中,并没有把这个话题去过分扩大,有的时候甚至回避了一些过大的话题。


B我现在也不想把这个写作这个事儿过分地扩大,过分地赋予其意义。我觉得这一篇小说无论短长,能说清楚一点点问题,或者只是把这个问题描摹清楚,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相对于不恳切,或者不贴切的那些回答,每个人如何对自己提问,就是我为什么要这么画,为什么要画这样的东西,为什么这个构图要这样,为什么要写这篇小说?这个事我觉得更重要,更能看出他的思考到底是什么。既集合了他自身的全部审美,也融合了他对此刻的感受。我画下一笔、写一笔,我就希望他在此刻是有效的,对吧?那一定是竭尽了思想资源来做的一件事。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邱瑞祥,无题,150x130cm,布面油画,2008



P “恳切”这个词很重要,说起来似乎挺平淡,但很可贵。
 
B是挺不容易的。写作里边的感受,在过程中要始终维持,又要回头修改以及反复回到同一种情绪之中。我觉得这个文学创作,现在谈不到最后,就觉得在语言方式、形式都成熟的时候,就拼谁能把那一点点真心拿出来。都有真心,但是能不能拿出来,这是个事。掏出来之后,你是否羞怯、不敢展示。你觉得我这个可能是落伍的,让自己羞愧的,还是很坦然的,那种坦然又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
 




「 正在展出 」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逍 遥 游
Carefree Days
 
2022.02.26 - 04.09

班宇、毕建业、龚剑、黄亮、李大方
亓文章、秦琦、邱瑞祥、宋元元、汤大尧
王兴杰、王一龙、肖江、许成、张业兴


《逍遥游》参展艺术家介绍
《逍遥游》线上展厅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站台中国 |文本的拓宽与绘画的外溢——对话班宇 文本 外溢 站台 中国 班宇 群展 逍遥游 以下 组织 艺术家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