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左起:《艺术新闻/中文版》主编叶滢、SCoP 艺术总监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艺术家曾孝濂、昆明当代美术馆馆长聂荣庆在开幕对谈现场


3月5日,适逢惊蛰节气,万物生发,上海摄影艺术中心春季展览《画与相》隆重开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曾孝濂的花鸟艺术创作和一系列动植物摄影作品。开展首日,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艺术家曾孝濂、昆明当代美术馆馆长聂荣庆、SCoP 艺术总监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进行对谈,本次对谈由《艺术新闻/中文版》主编叶滢主持。


在摄影技术还未发明的时代,植物科学画家通过实地观察和文字资料记录植物的外形特点和生存环境。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发展,显微镜、X光等成像技术在野生动植物研究领域得到了应用,摄影也为植物科学画家提供了重要参考。但照片真的能取代精心绘制的图画吗?


为更全面地思考这一问题,在新展开幕之际,我们邀请曾老师在展览现场讲述他本人的博物画创作故事,并与其他三位嘉宾围绕云南的自然与文化土壤、摄影与绘画的关系等话题展开讨论。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展览《画与相》开幕对谈活动现场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艺术家曾孝濂在开幕对谈现场


叶滢:

首先我想请问曾老师,您为什么能够在科学研究的体系中,坚持这么多年时间刻画自然、创作博物画呢?


曾孝濂

这应该说是命运使然。在50年代,国家下达了编写“三志”,即《中国植物志》、《中国动物志》、《中国孢子植物志》的重要任务。一个生物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志书。但在那个时代,“三志”的编写工作似乎不为广大美术工作者所理解。一些专业画家认为这项工作太过局限、枯燥,这不是艺术的追求,因为艺术的主流还是要表达画家的内心世界。当时也找了一些美院的学生,但他们在观念上很难转变,所以就招了一批中学生。我就是在那个年代刚好从中学毕业,机缘巧合来到了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由此注定了我的使命和责任。从1958年起,我就开始着手准备,投入“三志”的编写工作。走上这条路以后,基本上就从一而终,“死不悔改”,一直到现在。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艺术新闻/中文版》主编叶滢在对谈现场


叶滢:

这个展览的名字叫《画与相》,我们也知道 SCoP 是一家致力于摄影的艺术中心。我想请问策展人凯伦,SCoP 为什么想要做这个展览?在做这个展览的时候,你们是如何关联摄影与科学,或当代艺术的?


凯伦·史密斯:

我们决定做这个展览,是因为被曾老师作品中真实的表达所触动。本次展出的绘画作品大部分是曾老师近两年创作的。退休之后,他并未放弃原来的科学性。同时我觉得他的艺术性、实验性、创新性,包括创作意愿比很多当代的艺术家更为丰富,这点特别吸引我们。SCoP 一直以来致力于呈现传统、当代、新闻、个人项目等不同风格类型的摄影艺术。我们觉得这次展览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发现摄影在某一领域里新的表达方法。


同时,《画与相》主题背后有着庞杂的历史体系。在某些方面,动植物是全球艺术家们共同的创作对象,不分先后与国籍。回顾早期,也会有一些摄影师如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曾试图将植物以很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说年轻人的观点也是特别重要的。我们这次策展有许多年轻人参与。这些年轻人的研究在这次的展览中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尝试通过这样的方式把曾老师的作品的突破性和它的丰富性都表达出来。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oP 艺术总监凯伦·史密斯(Karen Smith)和艺术家曾孝濂在开幕对谈现场




叶滢:

据我们所知,昆明当代美术馆一方面是在推动曾老师的作品,一方面是在做他的个展。同时,聂馆长还一直在推进曾孝濂美术馆的创建。我想请问是什么原因使你们决定要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重新发掘曾先生的这些作品?


聂荣庆:

正如刚才凯伦说的,我最早也是被曾先生的作品感动到了。一直以来,曾先生都深居简出,也没有太多机会做宣传。4年前创立昆明当代美术馆时,我们就联系过曾先生,但是他非常低调。我们用了差不多2年时间与他沟通,让他知道把自己的作品呈现出来其实还有更深的意义。于是曾先生慢慢接受了我们的请求,在昆明当代美术馆做了他的第一次个展,展览反响特别好。


但是在展览筹备的过程中,曾先生因为患病在北京做手术,没能参加那次展览的开幕。一直到闭幕,他都没看到那次展览是什么样,我们也觉得特别遗憾。所以在去年,我们专门为曾先生的新作做了一个新展《一花 一鸟 一世界》。同期,《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COP15)在昆明召开,以此为契机,我们在昆明世界园艺博览园为曾先生创立了曾孝濂美术馆。


至于为什么主要关注当代艺术的昆明当代美术馆会介入到这个当中来呢?如今人们对艺术的范畴的理解可能跟从前不一样。艺术的外延扩大了,人们对自己的生命、生存的环境与艺术的关系也会被考虑在内。曾先生作品也正是因为这些质朴的因素打动了无数的观众。我记得刘香成先生和凯伦在昆明第一次看到曾老师的作品,就觉得自己被感动了。刘先生当时说,只要给一个时间,他就飞到昆明去拍曾先生,这个契机促成我们合作《画与相》这个展览。我们也希望把曾先生的这些美好的作品以一种新的方式传递出去。我觉得这个策展和展陈做得特别棒,让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观看曾先生的作品与别的艺术家的作品交融在一起的效果。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昆明当代美术馆馆长聂荣庆在对谈现场


叶滢:

昨天曾老师在做媒体导览时,刘香成老师问您已经画了多少种植物,我想了解您60多年来大概画了多少种植物和动物?在您有生之年,最想画的植物或者动物是什么?同时还想问您是怎样将生活方式和绘画融合到一起的?


曾孝濂:

我画植物画了60多年。这段时间好像是很漫长的,实际上我却感到60多年就忽然而已,我觉得我还没画够。因为云南省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的热点地区,有全国半数以上的物种。云南省一共有15,000种种子植物,还有一些比较低等的真菌、地衣,以及科学家还没有认知的很多新物种。我的工作单位本身就是一个人和自然交融的平台,我比别的画家有更多的机会进入深山老林,看到更多的生态景观植被类型。年轻的时候,我就想把看到的好东西尽可能多的画下来,但是个人力量有限,总是会觉得还画的太少。一直到退休,植物志完成了以后,我开始画鸟。画鸟也就是画了100多种,而且到了老年,不能亲自去捕捉这些鸟的形态。


我的作品能够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展出,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说明摄影跟绘画的关系。我画鸟类作品时几乎离不开摄影,很多鸟类爱好者和专家向我提供了资料。所以我现在深刻地认识到摄影和绘画是不可分的,一些即将消失的光影很难用绘画捕捉到,所以两者互相渗透、相得益彰。摄影的效果当然经过努力也可以画出来,但是效率会低得多,特别是一些即将消失的光影很难用绘画捕捉到。我深切地体会到:一个写实主义画家,不可能离开摄影的帮助。通过这次展览,我能把作品展示给上海的观众,如果能同时带来一点我们云南的自然气息,那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另一方面,在我们绘画领域,除了画个体的植物、动物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课题:物种和环境的生态关系。我们国内的博物画家或者生物画家,画这种生态景观的作品还比较少,所以我我还想多工作几年。我的下一个“三年计划”是画100幅生态景观,但不是用通常的丙烯、油画、水彩、水粉,可能是用中国画的形式。这对我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我会努力去完成,这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画与相》展览现场


叶滢:

从去年的《重·现》史国威个展、百达摄影奖《希望》,再到当前展览《画与相》,SCoP 几次展览项目都与自然、环保等话题相关,为什么近年来频繁地关注到这类话题?


凯伦·史密斯:

一方面可能是偶然,但另一方面,我觉得在 2020 年以来,“环保”是一个全球性的共同话题。很多时候我们会关心,也会觉得无奈:凭借个人的力量可以做些什么。但我认为摄影具有改变认知的力量,人们可能因为看到摄影作品中非常震撼抑或是有些微妙的画面,而产生了一种全新的认知。通过不断地观看,不断地被提醒,摄影有可能会改变我们的习惯,在日常生活中,从减少塑料袋使用等小事帮助缓解地球面临的环境问题。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画与相》展览现场


叶滢:

近两年“生态向善”的概念被广泛提及,环境问题是全人类都面临的问题。COP15 第二阶段会议即将在昆明召开请问聂馆长,云南是物种多样的“宝藏省份”,您觉得怎样能让外界更好地了解生物多样性的意义?艺术在该领域能起到什么作用?


聂荣庆:

云南其实是世界上物种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也产生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像大家比较喜欢的张晓刚、毛旭辉等,他们这代艺术家,其实都是从昆明走出来的。到今天为止,这些艺术家还会一次次回到云南,寻找创作灵感,或直接创作作品。云南奇特丰富的自然环境也是他们的产生艺术灵感的重要环境。


其实作为一个地域性美术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把这种有云南DNA的艺术推向云南之外的地方,让大家知道云南有那么多优秀的艺术家、创作过那么多优秀的作品。这次昆明当代美术馆跟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合作正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曾老师默默耕耘60年,创作了那么多让大家那么感动的作品,如果没有艺术机构来协助推广的话,可能很多观众会欣赏不到。我们希望把这些与生物多样性与艺术相关的作品,通过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展览合作推向全国、推向国际。


昆明当代美术馆近年来依靠地缘优势及丰富的生物资源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希望有机会与更多艺术机构合作,推出代表生物多样性、艺术多样性的作品。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购票码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预约码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SCôP Artist Talk | 曾孝濂个展《画与相》开幕对谈回顾 曾孝濂 画与相 个展 叶滢 SCoP 艺术 总监 凯伦 史密斯 Smith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