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作品,镜面喷绘,“2022三影堂无界艺术展”展览现场
 
艺术家Codie Yan即将结束在三影堂厦门摄影艺术中心为期一个月的驻地,驻地期间她主要以影像和行为为媒介,表达了一系列由当下社会议题引发的思考。本文将聚焦她的影像作品。

她以系列作品“Honey, Lilac, this Chopin”(《蜂蜜、丁⾹、以及这曲肖邦》)入选“2022三影堂无界艺术展”,作品使用镜面材质喷绘,观众走近可在其间看到自己,且通过不同角度观察有不同的光影效果。Codie认为镜子不仅是自赏更是自省的工具,而摄影是她私人化的镜子。

“Fiber”(纤维)则是她的另一组作品,她捕捉大自然中与人体部位相似的元素,观者看到图像可能会联想到皮肤、面部、肢体等,正如Codie所说,人与自然的连结,存在无穷的可能性。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Mortal,选自Fiber系列,©️Codie Yan


驻地艺术家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Codie Yan

Codie(蔻迪)是一位正在探索中的创作者,她的媒介涉及摄影、影像、装置、表演等。她用自我熟悉的媒介去探索女性与自我意识。她喜欢发掘微小的细节与平凡的视角,用温和而细微的叙事去探索一些抽象而又普遍的议题:身份与认同、情绪与创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等。Codie毕业于美国雪城大学视觉与表演艺术学院,她的摄影、影像、以及装置作品曾在美国的Light Work摄影中心、锡拉丘兹国际电影节、上海油罐玩家艺术节等展出。


以下是Codie的自述。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镜子的作用是把一个真实的事物通过光的影像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习以为常地用眼睛看世界,用镜子看自己。

我曾无比渴求在某一瞬间钻进另一个人的体内,通过他/她的眼睛看自己,哪怕只有一秒也好。小时候不愿听课时坐在教室中神游,我试图不断告诉自己,此时此刻,我不在教室端坐而是通过钻进一位教室外的过客得以解脱。印象中,好像真的成功了一次。“我”趴在窗框上,盯着教室中无神端坐的自己,为眼前的静止和困顿而感到难过。“我”想对身体呐喊,“快跑出来”却发不出声,端坐着的我也没有回头。那一次的“逃离”极为短暂,“我”还来不及走远,便重新回归自己的身体。而后对课堂的记忆,不止于神游离,是无声地带着自己的身体离开,路过正在上课的教室,去图书馆,去操场,去琴房,去学校大门向外面望。我静默却据理力争,用身体为自己争取出走的机会并最终得以出走。

最初的出走使我误打误撞地走入了以镜头为媒的世界,并视之为出走的终点。实则,我因一面镜子而出走,走向了另一面镜子,并将会在这面镜子的反射中走向下一面镜子。这些镜子所反射的不一定是我想要出走的目的地,而往往,是我想要出走的地方。

第一次看克里斯·马克(Chris Marker)的《日月无光》(Sans Soleil) ,我便困顿于影片第一分钟的画面。他用 “在冰岛乡间大道上行走的三姐妹”来代表“The Image of Happiness”(幸福/快乐/美好的图像),并曾试图将这段画面与其他影像画面相连,却如何都无法连上。最后,只能作罢时,他用黑屏去连接这珍贵的“美好”与剩下的整部影片,说:“如果大家看不见美好,至少可以看见黑色。” 这也奇妙地把这“美好的图像”变成了一种“崇高与绝妙”(sublime)。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电影《日月无光》(Sans Soleil) 截帧

我是看见黑色的那一部分人。在十几秒的黑屏之中,我的笔记本屏幕反射出我的像,之后,便不断地在三个女孩以及她们消失后的我的像间反复游走,相互对视;我发现我们都拥有同样困惑的神情。

 一位陌生的成年男子将陌生的16mm相机对准她们,她们并不会也不可能知道如何回应。她们不曾明白这台机器的运作原理,也不曾设想自己会被视作“绝妙而无以言表”(sublime)的“美好”存在着。也许她们在注意到这名男子和相机的存在前是飞快奔跑的,是嬉笑玩闹的,可在画面中,她们面对凝视,正手紧攥着手,悄然离开。我向往看见开机前和结束后她们奔跑的样子,向往看见三姐妹不曾注意到相机,一直在奔跑的样子,向往看见自己可以不为他人凝视而驻足,一直奔跑的样子—在广袤无垠的土地上奔跑,去往视野边缘。

镜子呈现的实时之像只在凝视之间留存,“我”永远对着我,“我”永远是当下的我。画家手持画笔,凝视镜子,落下笔刷,刷出自己的轮廓,用色彩与痕迹诠释当下的“我”的形象,而画笔与色彩的再次创作则解开了“现实”的束缚,跨越时间的维度,一层镜子可以叠上另一层镜子,最后是一幅可以“是我”亦可“非我”甚可“似我而非”的像。以笔为媒,或以文为痕,用这些痕迹呈现的像创造了跨越时间,反复凝视,并得以分享的“镜子”。我与“旧我”、与“非我”的凝视为“新我”的出现制造机会与可能,亦可以借用别人的“镜子”凝视“似我”或“非我”而从中寻找“真我”。“我”可以不为他人的凝视而驻足,但需要在自我凝视中暂时停下脚步。只有拥有了无数次看向镜子的意识与练习,才可以制造出一个跨越时间,反复凝视,并得以分享的“镜子”。

当一面以镜头为媒的“镜子”出现时,一定能从它的镜面上找到其他镜片的影子。一个人需要在练习多少次自我凝视之后才能又将自己重新交给“它”,并勇敢地与空洞的镜头对视?我想他/她对自己足够理解才能十分自信并主动地以“它视”的方式完成这幅自画像。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电影《旺达》(Wanda) 截帧

如果“在冰岛乡间大道上行走的三姐妹”是“绝妙的美好图像”那么图中这位拥有同样金发,衣着朴素的女子也可否是“美好的图像”呢?她们甚至拥有同样面对镜头/凝视的迷惘。由美国导演、演员芭芭拉·洛登 (Barbara Loden)自导自演的影片《旺达》(Wanda,1970)描绘了一位从矿场之家中出走的女人旺达。她在一次又一次的主动消失于家庭之后,被丈夫离婚,走上了只能向远不可回头的出走之路。当我看见旺达,我仿佛又看见冰岛的三姐妹以及黑屏后的我自己。旺达是我们,却又不是,但毋庸置疑,无论是三个小女孩还是我,总有一天会到达与旺达相仿的年纪,或许会有那么一刻,当我们看向镜子,镜中出现的实时之像会有旺达的影子。而片中的旺达,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女孩,甚至小女孩。她和冰岛三姐妹一样,毫无涉世之验,或在母亲、祖母的影子里模仿她们的成长与衰老,模仿她们成为母亲。她带着稚气、懵懂、迷惘成为了一位妻子与母亲,就像自己的母亲或祖母一样,但她不明白成为母亲之后所带来的一切改变。潜意识中的“逃避”将她推上了出走之路。原本,她或许可以主动地出走,甚至像娜拉那般理直气壮,可她被动而毫无悬念地成为那位被丈夫以及新的“模范妻子”挤出家门的前妻,出走成为流放。“I am no good” (我一无是处)是旺达常挂在嘴边的话。在她与劫匪丹尼斯踏上 “亡命之徒“的旅程前,也许有意识出走却无法明白其中的意义,当然也毫无目的地可言。她的成长与教育从未带给她什么得以傍身或独立的一技之长:你看,她连学做一个“好妻子”或是“好母亲”都学不好。她无法独立地存活,必然再次依附,谁能带她走她就依附于谁;谁能给她提供些吃的和一张床她就依附于谁;而她能够着的依附对象,无非也是游走社会边缘,脾气更加暴躁的亡命之徒。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电影《旺达》(Wanda) 截帧

我不断地向“旺达”这面镜子中凝视,审视自己的出走意识与行为,思索自己出走后的目的地。旺达从矿场中出走,辗转于男人的车、高速路、与便宜的汽车旅馆。最终,劫匪丹尼斯落网而亡,她不得不等待新的人来将她pick up(捡走),此时的她也似乎明白并且承认了这样的命运。于是她从“这样” 变成了“那样”(见下图)。关于旺达的故事就此结束,似乎未完待续却又结局已定。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电影《旺达》(Wanda) 截帧

两张选自由嘉莉·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创作于1990年的《餐桌系列》(The Kitchen Table Series),仿佛是对应波伏娃那句有名的“一个人不是生而为女人而是变成女人”的两面镜子。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The Kitchen Table Series ©️Carrie Mae Weems

嘉莉·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在16岁时诞下她唯一的女儿费斯(Faith C Weems)。“艰难的,痛苦的,令人绝望的,” 她如此形容成为未成年单身母亲时的经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否因此而失去一切可能性。所幸,她的母亲、姐妹、以及姨母给予她足够的支持,帮她抚养女儿长大,并同时给了她出走旧金山成为舞者的机会,由此出发,她通过自己的能力独立,前行,并不断地出走。从舞蹈与剧场到摄影,从摄影到其他。比起旺达,威姆斯是极其幸运的,她幸运地出生在了一个中产家庭(“让彼时作为非裔的她也能在走进其他空间的时候感到并没有那么不适。”)

威姆斯面对16岁时的经历找到了她所需要出走的境地,并在幸运的加持下得以出走。同时,她也用镜头去创造了一面又一面“回溯般”的镜子予以分享。无论是威姆斯还是芭芭拉·洛登,她们都在出走之后把“自己”重新放回了镜中她们想要出走的环境里。这对于威姆斯来说可能是家庭,对于洛登来说可能是一个更抽象,更大一些的环境概念。

我感激如“旺达”或是“餐桌系列”这样的镜子的存在,同时也思索自己是否因此而变得更加幸运。或因这份幸运,我曾以为我的出走是毅然决然的,是坚定不移的;我以为我的出走是拥有主权的;我以为我的出走必定会到达一个理想的终点。然而“旺达”所反射出的“开放性绝望”又在不断地提醒我,不管我是谁,这都是一个开放的道路,没有终点,或者也走不出去。出走这一行为均是相对而言,我只能从一个环境中出走,走向另一个使我明白并想要出走的地方,不断的循环,在一个由“镜子”组成的世界中不断地发现、确立、怀疑、推倒、重塑对自我的认知。

走向镜子,用自我凝视看自己所拍摄的照片,在这些照片中寻找自己。我不断地回顾,用不同状态的我去面对和理解每一张我回顾超过三遍的图像,每一张图像成为了我的一面镜子。当我发觉一些看似毫不干、摄于不同时期的图像正在反射出我的同一种复杂情绪时,我便把他们打包放在了一起,这便是我这一次在无界艺术群展中所展示的“Honey, Lilac, this Chopin”(《蜂蜜、丁香、以及这曲肖邦》)。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series ©️Codie Yan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series ©️Codie Yan

当我还来不及走完一个“发现、确立、怀疑、推倒、重塑”的循环时,疫情来临。我陷入极度的孤独。一个人在外求学,一个人生活,除了卫生间镜子中反射出的我的形像和Zoom格子框里的教授与同学,我看不见也摸不着其他的人。面对全球疫情所带来的未知与封闭,我感受到如同站在狭小的井口向下俯瞰深渊的无助。在此节点,我与很多独居者一样,学习与自己相处,从物理上挖掘和探索自己并理解“我”作为一个个体的情感需求。在自我隔离与网课阶段,偶然间,我开始了系列“Fiber”(纤维)的创作,并发掘了触觉对我的重要性。在创作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我们的情感和意识也与触觉息息相关,并尝试用去除色彩强调纹理的图像来表达我的情感,缓解当下的孤独与迷茫。我记起儿时在课堂神游,离开身体的记忆,想通过不同的方式带自己的身体离开困顿。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Entering the Strait of Sirens, 202030X40cm,©️Codie Yan

人的孤独或许是朦胧的,好在令人沮丧的孤独大约总会夹带着一些与自我和解的慰藉。探索自己的过程本身也是孤独。在此期间,我接触到了英国观念艺术家、大地艺术家,理查德·朗的作品,被其作品极简而纯粹的表达所吸引,也与其创作状态中的那一份孤独共鸣。将自己封锁在一个骨架明朗、墙面冰凉的公寓的4个月中,唯有自然是我能与友人见面的地方。由此,自然也成为我想要出走的目的地。没有人类指手画脚的大地,没有人类文明束缚而野性生长的植被,这些都是我想伸手触碰和张开双臂拥抱的。自然,在全球疫情的加持下,更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完美“乌托邦”。

我开始把身体看作是自然,把自然看作是身体,它们可以同是一个空间也可同是一个巨大的、有无穷能量与可能性的一切。我开始用身体与自然对话,用身体将自己带入自然,寻找自然之中身体的存在,并延续自疫情伊始,Fiber系列为我带来的出走。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Neck & Necklace, 2021, 90X120cm, ©️Codie Yan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Torso, 2021, 90X120cm, ©️Codie Yan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Her Ribbon Her Stretch Mark, 2022, 90X120cm, ©️Codie Yan

滑动查看更多



同时,我将这些与“身体”以及“我”密切相关的图像剪成带背胶的纸条,将每一条都视为“我”的一部分。我用“身体的一条”去托付一条触摸的行动轨迹,邀请陌生人与家人朋友或是与我在隔绝膜内外合作完成一次“从头到尾”的触摸。我希望以这样的方式从破碎之中重新建立信任与联系,在碎片之中重铸一个或许得以让每一个身体短暂出走的乌托邦。

不管我是谁,当决定出走的那一刻到来,我便站在这条开放的道路上,没有终点,或者也走不出去。我徒劳地从一个镜子走向另一个镜子,对着镜子或哭或笑或喊叫,或在寻觅一个乌托邦,又或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流放中走向视野边缘。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Peel & Touch, Side I, 202180X170cm,©️Codie Yan




相关阅读
【三影堂驻地申请】艺术家工作室全新亮相 | 厦门

三影堂驻地计划官方网站
https://www.threeshadows.cn/cn/more-projects/artist-in-residence-program/



扫码购买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门票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三影堂厦门正在展出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三影堂北京正在展出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合作展出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艺术家驻地】Codie Yan: 走向镜子然后出走 艺术家 Yan 驻地 镜子 Honey Lilac this Chopin 系列 作品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