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藝術門艺术家朱金石

1954年生于北京,

是中国抽象艺术和装置艺术最早的实践者。

80年代初开始抽象绘画创作。

1986年移居柏林后又转入

行为、文字、装置等艺术实验。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厚绘画风格和装置艺术”


作为中国抽象和装置艺术最早的践行者,朱金石最初尝试以随机性的笔画和有限的颜色来创作抽象画作,并逐步发展出重色厚涂的“厚绘画”风格。移居柏林后开始尝试用各类媒材作为装置语言,深入浅出的表现出东方文化的当代语境。


正如华盛顿赫希洪博物馆馆长Melissa Chiu所评论的“他的绘画创作无视存在于不同媒材 (绘画/雕塑/装置)之间的严明界线,亦无视存在于对抽象艺术之地方性与跨国界理解之间的差异。在更大的程度上他关注于材料本身,他的创作表现了他从材料之中追寻意义的兴趣。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春节将至 二》,2022,布面丙烯,6.6 x 5.8m,北京高华证券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白狐寺 一》,2019,布面油画,180x160cm


朱金石与藝術門画廊多次合作,包括《甘家口303》(2018),藝術門,上海;《颜料的空缺》(2017),藝術門,新加坡;《避色:朱金石》(2016),藝術門,香港等多场展览。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家⼝ 303》,2018,藝術⾨,上海 中国



朱金石的作品亦被多所知名艺术机构收藏。


2019年,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和芝加哥斯马特美术馆曾共同收藏朱金石大型宣纸装置作品《物的浪》。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物的浪》,2007/2019年;宣纸、细竹、棉线、石头,H6 x L18 x dia. 3.5 m



“⽆限的轮廓 —— 朱⾦⽯访谈”



汪洋:艺术,⽆论是在哲学还是社会学的范畴⾥,都是⼀个相当宽泛的概念。你⼜是如何界定“艺术”,以及做出相应的阐释?


朱⾦⽯:在哲学、社会学中⽆法找到关于艺术的答案,艺术⾃⾝具备答案。不要相信社会学在艺术中所扮演的⾓⾊,这只是⼀种⽚刻的潮流。其实,艺术既不需要界定也不需要阐释,这些都是多余的。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酱油公案》,装置,生抽王酱油、铁板、木块,1993/2022,Yan Art北京


汪洋:创作是⼀种创造吗?是作品的创作模式决定思维模式,还是思维模式决定创作模式?你作为艺术家,是如何看待创作与思维的相互关系?


朱⾦⽯:我很少使⽤创作、创造这样的词来形容平时的⼯作情况。创作、创造⼤部分时候都是体制内的艺术语⾔。当你⽤什么样的⽅式想说明艺术时,你的艺术已经差不多就是什么了。观念在当代艺术领域⾥占据的中⼼位置是难以撼动的,恰恰是这个原因,在绘画中我会⽤极⼤的⼒量抗拒观念的存在。我不希望我的绘画是观念绘画,除⾮我把绘画做成装置时,观念的含义就会变得⾮常重要。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中国当代艺术三部曲:超越伤痕》,2020,釜山美术馆,韩国釜山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颜料的空缺 二》,2017,画布、画框、颜料,180x160x5cm x 5,艺术门,新加坡


汪洋: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你是⽤绘画的⽅式与装置作品发⽣某种对撞,或是⽤装置作品来消解绘画。


朱⾦⽯:实际上,绘画与装置都是相互独⽴的系统,它们之间在相互对撞、相互消解,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不断地强固⾃⼰。任何⼀种艺术都⽆优势可⾔,也不存在⼀种艺术已经死亡的现象。以杜尚为例,他的艺术是伟⼤的,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他的预⾔只是假象。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朱金石北京工作室



汪洋:你的作品有着某种流动性和扩散性,你是如何调控或配置作品与场域之间的关系?


朱⾦⽯:绘画是⼀个独⽴的系统,不仅属于传统、也属于当代。另外,作品与空间、场域的关系不仅仅是指美术馆、画廊的空间,这只是⼀⽅⾯。我⾮常关注⼯作室的场域,不仅是⼯作室的⾃⾝空间,更重要的是⼯作室的环境和所在的位置。对我来说,每⼀个⼯作室都是⼀件作品。这样的作品既不属于美术馆,也不属于画廊,更不属于收藏家。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 艺术家朱金石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限的轮廓——藝術門艺术家朱⾦⽯ 藝術門 艺术家 轮廓 朱金石 北京 中国 艺术 装置 实践者 绘画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