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

「在温暖的包裹中,

亲吻花蕊,

一扇结霜的窗」


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


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

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灵活游走于不同媒介和学科之间,将艺术、工艺、大众文化、历史、哲学和其他领域联系起来,生成一部内容丰富的物品和图像汇编。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鲁比在材料的使用上做了大量工作,并将它们的历史和触觉特质融入每个系列之中。施布特-玛格画廊很高兴在柏林空间展出鲁比的新作,这些作品围绕垂直性、二元性、工艺、家庭生活和尺幅变化等主题相互关联,将艺术家创作中反复出现的面向联系起来。以一种缩略式的诗意语言,展览标题“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为理解展览中的不同作品提供了一种抒情的切入方式。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被单(7807)》(QUILT (7807)),2022年

漂白帆布,松紧带,人造毛皮,布料碎片,贴花纸和纱线

683.3 × 492.8 × 30.5 cm


鲁比的全新墙面系列作品“被单”(QUILTS),将艺术家对于尺寸的使用扩展到了巨幅比例,亦显示出他长期以来对织物和集合物的使用。十余年来,艺术家将织物和绘画领域进行融合,创作出“BC”和“FLAGS”等系列作品。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被单(7821)》(QUILT (7821)),2022年

漂白帆布,松紧带,人造毛皮,布料碎片,贴花纸和纱线

675.6 × 495.3 × 22.9 cm


但艺术家与布料的联系,可以进一步追溯到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农村度过的童年时代。在那里,木工和绗缝等阿米什(Amish)手工艺十分盛行。在十几岁时,鲁比就开始用母亲送给他的一台缝纫机,将布料碎片拼接成衣服。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被单(7942)》(QUILT (7942)),2022年

褶皱牛仔布,漂白帆布,松紧带和布料碎片

654.7 × 611.5 × 10.2 cm


“被单”系列令人联想到温暖,触感与手工制作。色彩鲜艳的缠结纱线、艺术家设计的条纹松紧带、热压拼贴图像,以及各种经过处理的带花纹织物被缝合在一起,形成在水平和垂直方向上一分为二的矩形构图。这些织物元素和制作技术许多来自时尚和制版行业,它们经过重新编排,以重新想象当绘画、挂毯和织物的概念交织在一起时,材料所具有的全新可能性。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被单(7901)》(QUILT (7901)),2022年

漂白帆布和布料碎片

596.9 × 310.5 × 10.2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被单(7907)》(QUILT (7907)),2022年

漂白和染色帆布,布料碎片

643.9 × 307.3 × 15.2 cm


鲁比在“被单”中使用的集合物,尤其是日常纺织品,让人想起1960年代重要的艺术史先例,包括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拼贴,以及布鲁斯·康纳(Bruce Conner)和贝蒂耶·萨尔(Betye Saar)的西海岸集合艺术。同时,它们也与1960年代摇滚舞台表演的宏大背景产生了共鸣。在此,艺术与工艺、纪念碑性与私密性、宏观与微观、身体与环境的二元对立被瓦解,使这些作品难以被归类。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在展览中与“被单”对话的,是鲁比的两件大型陶瓷新作“盆中神学“(Basin Theology)。由于瓷窑环境不受控制,大量物体会在其中爆炸或烧制失败。为了创作这些作品,艺术家将其瓷窑中的陶瓷碎片收集起来,嵌入一个盆状的形式中。正如鲁比所解释的:”这些瓷盆最终开始成为新的容器,里面装满了所有被炸毁的碎片与过往的失败。重新上釉,重新烧制,再重新上釉,再重新烧制,直到它们成为这样的时间考古学。“在这些令人回味无穷的作品中,工艺和偶然性相互矛盾,深色瓷釉和金属光泽的混合则带来了更多的对比和张力。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盆中神学/油污泄漏》(Basin Theology/GREASY OIL SPILL),2022年

陶瓷

130.8 × 104.1 × 203.2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盆中神学/爪哇》(Basin Theology/JAWA),2021年

陶瓷

99.4 × 114.3 × 114.3 cm


“窗户”(WIDW.)是艺术家持续进行中的系列绘画。在本次展览中,出自该系列的一组新作呈现出深蓝色的色调,并通过肌理丰富的白色高光过渡到葱郁的青绿色,令人联想到水在画布表面的运动,被定格在流动和凝固的状态之间。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窗户,雾凇》(WIDW. SOFT RIME.),2022年

布面丙烯,颜料和纸板

133.4 × 76.2 × 3.8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窗户,霜冻蕨类》(WIDW. FROST FERN.),2022年

布面丙烯,颜料和纸板

213.4 × 121.9 × 5.1 cm


与所有“WIDW.“绘画一样,彩绘的纸板柱将画布一分为二,暗示着窗户的窗格以及由此产生的向外看或向内看的对立概念。尽管呈现为冷色调,这些绘画的触感和日常主题创造出一个亲密、温暖和家庭式的空间。此外,它们在一个带有实际窗户的空间中展出,创造了一种物理和隐喻的双重性,从而将观众置于图像表面和实际深度之间。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楼上的展厅展出了鲁比的陶瓷雕塑“花“(FLOWERS)”浮雕“(FEIF)。这些墙面立体作品以不同的形式自我张开、折叠和重组,由此探索不同的几何形状。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以类似的方式,“浮雕“系列雕塑中带尖角的碎片将作品构图切开,在表面形成由阴影和深度构成的网格。由艺术家在工作室中收集的过往作品的边角料和废弃碎片组成,”浮雕“传达出鲁比对材料进行重新研究的兴趣。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Sterling Ruby: IN WARM SHROUD. KISSING THE BLOOM CRUX. A FROST WINDOW.)展览现场,施布特-玛格画廊,柏林,2022年4月29日-6月30日


该系列雕塑还包含来自鲁比母亲谷仓的木片,由此对艺术家的个人历史进行了挖掘。这些木片在艺术家母亲去世后被拆卸下来,并从宾夕法尼亚州的新弗里敦运到洛杉矶。“浮雕“的尺寸令作品显得易于接近,手工组装的临时组件则指向贯穿鲁比展览的工艺和改造等要素。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浮雕 7933》(REIF. 7933.),2022年

木头和颜料

116.2 × 24.1 × 11.4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浮雕 7937》(REIF. 7937.),2022年

木头和颜料

222.3 × 63.5 × 19.7 cm


“花“呼应雏菊和向日葵等加州本土物种,配以鲁比具有光泽感的金属釉,这些作品指向了从古至今的装饰传统。然而,这些自然和美的能指,被艺术家以快速而剧烈的手法刺穿了中心区域。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花(7935)》(FLOWER (7935)),2022年

陶瓷

70.8 × 43.8 × 5.4 cm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

《花(7944)》(FLOWER (7944)),2022年

陶瓷

75.9 × 27.6 × 6.4 cm


展览的标题则是对这些不同作品的一种意象式集合,在鲁比的探索中创造了一种连续感——存在于同一个平面上,这些作品只由彼此所凸显。“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映射出鲁比试图在创作中解决的诸多基本问题,并为观众提供了进入其多面向作品的不同途径。


斯特林·鲁比

Sterling Ruby

1972年出生于德国比特堡,现生活、工作于洛杉矶


他的重要个展包括:基克拉泽斯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ycladic Art),雅典,2021年;波士顿当代艺术博物馆(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Boston),2020年;迈阿密当代艺术博物馆(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Miami),2019年;纳什雕塑中心(Nasher Sculpture Center),达拉斯,2019年;艺术与设计博物馆(Museum of Art and Design),纽约,2018年;得梅因艺术博物馆(Des Moines Art Museum),2018年;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年;冬宫(Winterpalais),美景宫博物馆(Belvedere Museum),2016年;狩猎与自然博物馆(Musée de la Chasse et de la Nature),巴黎,2015年。

 

近期群展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19年;大阪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年;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年;伯克利艺术博物馆和太平洋电影档案馆,2018年;巴黎卢浮宫装饰艺术博物馆,2017年;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2017年;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年;洛杉矶县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2016年;洛杉矶哈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2016年。


Sprüth Magers 柏林 |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在温暖的包裹中,亲吻花蕊,一扇结霜的窗 斯特林 鲁比 包裹 花蕊 柏林 Sterling Ruby Sprüth Magers WINDOW.施布特 崇真艺客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画廊和艺术家相关资讯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