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自3月27日以来,随着“防疫措施”的升级,上海宣布“划江而封”,这个城市包括美术馆在内的各行各业人员,几乎都经历了为期2个多月的居家办公,McaM也因此取消/延迟了今年的部分展览和演出,于是我们采访了两位直接受到影响而无法如期在McaM开展活动的艺术家侯莹和胡尹萍。如今随着上海的全面复工,我们期待着与大家尽快见面,并将这两篇采访分享给大家。

上周我们分享了与侯莹的对谈,请戳McaM 访谈Vol.1丨没有“消失”的侯莹


原定于4月在明当代美术馆开幕的胡尹萍个展——“胡小芳和乔小幻”因为疫情而不断延期,展览的实地工作也被迫停滞,然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明当代美术馆仍然有幸邀请到了艺术家胡尹萍进行了一场线上访谈。我们基于艺术家对作品的考量和对生活的反应发起对话,试图挖掘她独特的艺术语言背后的逻辑,摸索这个乌托邦式的织物小宇宙里包裹着的现实骨架。



明当代美术馆,以下简称"M"

胡尹萍,以下简称“胡”



M:

阿姨们现在对她们编织的实际目的是否

知情了呢?你认为她们的知情与否会对

创作乃至展览效果带来什么影响吗?

胡:目前还不知情,我们是“法国公司在中国小芳分部”,也可能会在法国注册一个公司。


阿姨们实际上并不关注他们编织品的最终去向。对于他们而言,编织就是一种生活或者生存技能,而小芳公司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这么一种施展技能的平台。相比较其他生计,编织的性价比好他们就会做,对于编织的真实目的并不会去纠结。一直不告诉大家主要是希望我母亲能做点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为她自己活,其实别人知不知道不重要。其他阿姨们都是空闲时间或根据自己兴趣来参与,时间上也不固定,农闲农忙不同,我们告知织制内容和价格,自由参与。目前是乔小幻的“生产”养活着阿姨们的“生产”,我能做的大概只有这么多。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胡尹萍,“小芳”展览现场

箭厂空间,北京,2016

羊毛毛线、棉线、纤维


M:

由此看来,在“胡小芳”项目中,你的角

色比起创作者来说似乎更像是事件的发起

人。你是如何理解你与这件作品之间的关

系的?

胡: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牙签戳一下水母她们便呈现出各种姿态,我便成为观察者,观察着水母的变化,甚至蝴蝶效应后她们引发的整片水域的变化。


具体工作上好比一个游戏公司里需要很多设计师去完善一个最终的剧本,大家都各显神通尽其才能。搭建胡小芳品牌,开发和引导让大家其发挥各自的特质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在国内会织制的阿姨很多,胡小芳只有一个,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也希望更多的阿姨能加入进来。



M:

在你的创作生涯里还有什么让你印象

深刻的灵感来源吗?

胡:我可能是遭遇型人格,遭遇和现实让我反思,作品有点像自我疗愈。很多作品在最初起因里都具备一定被动生成的因素,后期的思考再形成作品和再生长。常常面对很多东西是无能为力的,也不会干别的,能做作品至少还能给自己一点力量感。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胡尹萍,“小芳”安全感系列之《隔离带》

“帘幕”展览现场,香港,2021

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由香港Para Site艺术空间提供

摄影:张才生


M:

创造不同“分身”(例如胡小芳和乔小幻)

的过程,似乎也是你对“自我”这个概念

的发问——无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你对“自我”产生了怎样的新认知或思考呢?

胡:活着就会遭遇,大部分时候都是被动的,我其实感受不到分身本身。更多是具体工作或者不同内容的交叉,其实也就算换个方式的休息,闲不下来,从这一点上来说,也许未来还会有新的分身。



M:

在“胡小芳”项目里,你为阿姨们打造了

一个相对自由的创作环境,将她们从以往

单一、重复的劳动中暂时解放了出来,那

么通过这份作品,你希望给基层劳动妇女

们传递怎样的能量呢?

胡:谈不上解放和能量,但她们看到做成的东西也许会有一定存在感吧。她们的创作是个体的事,每个人经历不同,织制的东西也不同,但发掘和意识到不同是我的工作。


另一方面胡小芳是艺术家品牌,我利用司制度和社会既有的生产交换逻辑让作品持续不断进行,阿姨们是参与者,员工,和所有公司一样,每人都发挥着各自的创造力和擅长面,不同是正常公司按自己需求招聘员工,胡小芳是以我母亲为源起定制产生的公司形态。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阿姨们编织时的照片,2017


M:

疫情的反复导致你几个计划中的展览

都受到了牵连,你和工作室的伙伴们

目前的状态是怎样的呢?

胡:确实计划被打乱也存在一些问题,但用这段时间也继续完善一下作品和展览;另外一件新的作品也在同时进行,也需要很多时间和相对大工作量,好在工作室小伙伴都比较给力,在上海疫情影响下,美术馆的同事在解决基本生活同时也一直持续展览工作,画廊也给到较多支持。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胡尹萍工作室的小伙伴和朋友们,2022

摄影:黄思嘉


M:

你们如何通过自己的方式来疫情带来

的消解负面影响呢?

胡:面对“灾难”估计大多数人是负面的吧,那段时间非常消极,看到朋友圈转发的太多现实的不堪让人太多沮丧,后来太多的工作积压,只能让自己尽量调整和反思,虽然做什么都没用但也试图让自己做点什么,中间做了一款“动物园同款网隔服”。由于疫情很多工厂和材料供应商都暂停歇业,时间进度也受到一定影响。





(完)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胡小芳2022ss动物园同款网隔服,概念款




*文中图片均由艺术家和魔金石空间提供




-END-





即将展览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2022年7月-10月

 *展览具体开放日期根据上海疫情防控要求另行通知

请关注McaM上海明当代美术馆公众号


艺术家:胡尹萍

策展人:钱诗怡


总策划:邱志杰

出品人:李松坚、凌菲菲


主办

明园集团、McaM明当代美术馆

赞助

Double Space

支持

BLACKHEAD、唐麦国际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

上海静安区永和东路436号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扫码购票

常规票:60元

早鸟票:40元*限80张


推荐阅读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McaM 访谈Vol.1丨没有“消失”的侯莹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McaM 新展丨胡尹萍个展:胡小芳和乔小幻 Hu Yinping: Weaving Realities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McaM访谈Vol.2丨胡尹萍:“我也许像牙签,阿姨们像水母”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