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公园长椅以及其他公共座椅虽然只是我们日常城市生活中的小元素,却在我们与开放空间的互动关系中发挥巨大的作用。长椅欢迎人们停憩,使用者们可以花一些时间坐在这儿,观察周围、阅读报纸、品尝食物、会见好友等等……它们使得人们能在快节奏的城市空间中放慢脚步。

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与效用备受大众瞩目。无论是公园绿地的可达性、公共交通节点到住区的距离还是开放空间设计是否能带来更加安全和平等的城市生活,都是人们关注的话题。但现在,在更小的尺度上,一个新问题逐渐显现:那些曾为我们提供舒适公共生活环境的长椅去哪了?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Kyungsub Shin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Evgeny Evgrafov

最近,很多人都在问那些熟悉的长椅发生了什么事?许多舒适的座位都被替换成金属长椅,不再欢迎人们逗留,甚至拒绝特定类型的人群,比如无家可归的人,这使得仍选择在长椅上休憩的人如坐针毡。公共座椅已经垂垂病危,即使在有的地方它们依然留存,大部分也不再像从前那样鼓励社交活动了。

艺术家 Fabian Brunsing 2008 年设计的装置作品《投币入座( Pay & Sit )》),它们使用投币计时器,如果入座超时,座椅将冒出小刺提醒使用者离开。其他城市也有他们自己的方案阻止人们占用多个座位或者躺下休息,比如在座位间设立分隔;甚至还有长椅移除了靠背。在纽约下东城的一个公园,尽管整个空间已经投入大量资金改造,依然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元素——长椅。原有的长椅依然破损,缺失座位板条,当地居民不得不自行购买胶合木板修补这些座位。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Mans Berg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Jennifer Chang- Col

座椅的问题还延伸到了公共健康领域。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估算,仅在美国就约有 2000 万成年人无法或难以行走超过四分之一英里路(约 400 米)。如果考虑到那些限于身体能力无法长时间站立的人,这个数字还要翻番。大多数人都期望能在公交站台里有足够的座位,但当那些座位被移走时,人们只好选择开私家车,导致马路上增加了 4000 多万辆车。
另一项由犹他大学进行的研究发现,如果公交站台的设计中包含长椅,特别是能有顶棚遮盖并位于安全的人行道(有路缘石且靠近人行横道)上时,乘客人数以指数级增长。在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做法有助于消解乘客对于等待时间过长的抱怨,同时也使得他们感到更加安全。谈及成本,安装长椅的费用其实相对便宜,在 2000 到 15000 美元不等。一些城市还与广告公司合作,通过在椅子上张贴广告的方法获取收益来免费安装长椅,甚至赚取小额利润。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ARIA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ARIA

人们需要公共开放空间的坐席。他们需要在目的地以及沿途拥有体面且舒适的放松场所,无论时间长短以及使用目的为何。我们选择了 10 个公共空间项目,继续阅读了解如何在公共空间设计座椅。



北京宋庄24小时公共艺术公园 / Crossboundaries

宋庄镇政府希望提供一个具有多功能和包容性的公共设施,于是委托 Crossboundaries 将毗邻小堡文化广场停车场的街道景观改造成一个热闹,合符民生诉求的户外社区公园。以“空间塑人”为核心的品质化设计逐渐成为建筑与社会共同关注的重要出发点。在这片 L 型的场地上,路边人行道和公园之间以一系列户外“城市客厅”连接,蜿蜒前行,并沿着道路带动着周边的烟火气。沿着长凳,吸引来了棋手和围观的人们;一群老妇人在树荫下聊天;爷爷奶奶们与孩子一同玩乐。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白羽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白羽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白羽



成都 hyperlane超线公园 / ASPECT Studios

hyperlane 超线公园项目位于成都市新都区核心位置,毗邻四川音乐学院新都校区。作为国内首个超线性空中立体商业公园,依托新都校园和周边社区活力人群,构建一座长达2.4公里、充满活力和趣味的立体线性青年文化、生活方式目的地。作为展示区整个前场空间,都市广场由包含花卉植物和多方位灵动的休闲坐阶组成,水景与树阵一起,构成了城市主干道与场地的过渡,同时为到达空间提供了视觉连接。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在水边玩耍或在树荫下的座位休憩乘凉。树阵间特色定制化灯光的设计,给白天和黑夜的体验带来有趣独特的气质。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鲁冰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鲁冰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鲁冰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鲁冰



东山少爷南广场社区公园改造 / 哲迳建筑师事务所

东山少爷广场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东山口,哲迳建筑师事务所对其进行了提升改造。地上部疏透绿色叶片与光线组合的图案感一直是设计师想重点呈现给市民的美好景象,最终设计师把目光聚焦在即作为坐凳同时作为花池围挡的城市家具上。城市家具在树荫构建的空间场景中,更像是在弥补低区的空间功能,而不是单纯的,传统意义的作为一种使用功能存在。它们即是坐凳,也是树池,即是开放的公共城市家具,也是空间围合道具,即是行走限定彷如“栏杆”,也是孩童可以踩踏奔跑的“赛道”。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吴嗣铭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吴嗣铭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改造前后



上海闵行横泾港东岸滨水,景观公共空间改造 / SPARK

闵行区滨水景观项目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城市更新故事。景观的设计是通过分层的四个不同的区域来加强滨水体验的创造,并首次实现了对河流的可达性。这些线性区域采用了抽象的河岸形态,沿河岸分布着草坪、咖啡馆、体育公园和活动广场的创新活动区域。 SPARK 同时为该项目定制了一系列的路牌标识和城市家具,为改造后的环境赋予了故事性和可达性。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三映摄影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三映摄影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三映摄影



上海杨浦滨江公共空间示范段 / 原作设计工作室

杨浦滨江示范段是杨浦滨江公共空间的启动段,为杨浦滨江公共空间的建设乃至整个 45 公里黄浦江两岸贯通工程都起了重要的示范作用,提供了有效的借鉴意义。将老码头上遗留的工业构筑物、刮痕、肌理作为最真实,最生动,最敏感的映射的记忆进行保留,也就是建筑师所强调的记忆的空间化和物质化。独特的长椅设计为周边市民提供了坐赏江景之处。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清晨西侧入口处往来的市民 ©章勇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夏日傍晚纳凉的周边居民 ©战长恒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清晨的液铝码头 ©章勇



上海电站辅机厂东厂更新 / 刘宇扬建筑事务所

场地为上海电站辅机厂东厂原址。方案基于保野趣,保生鲜,保慢活,保自然的总体规划愿景,透过低扰动介入的方式,保留现场香樟林,并改造原有一座仓库成为开放式的共生构架。设计重点挖掘场地历史肌理,因地制宜地引入慢行系统,以历史遗迹如内河,建物遗址为印记,重塑景观结构,打造印记花园、野趣区、生态水池等景点。使场地不但是承载城市生活的滨江开放空间,也具备江南园林移步换景的悠游趣味性。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陈颢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田方方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陈颢



深圳宝安滨海文化公园 / 欧博设计

深圳宝安滨海文化公园位于宝安区中心区中央绿轴,繁华都市与静谧海湾交汇处,集滨海休闲、文化旅游、艺术体验、生态办公为一体,着力打造“国际化滨海城市新坐标,世界级滨海湾区旅游地”。东侧的艺术公园以多变的地形结合多座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钢结构艺术装置,步移景异,带给市民丰富的景观艺术体验,飞跃出海湾的景观桥,成为拍照取景的“打卡地”。波浪形的滨海步道结合景观墙、凉亭、大台阶、堆石驳岸等,为公众带来舒适丰富的亲水体验。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Holi河狸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曾天培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Holi河狸



秦皇岛红丝带公园 / Turenscape

贯穿秦皇岛汤河公园的红丝带,跨度达 500 米,并结合了照明、座椅、环境展示和定位的功能,在由自然地形和植被作为背景的映衬中十分显眼。在尽可能保留更多的自然河道的同时,这个项目证明了如何通过一个极简的设计方案达成对景观的显著改善。红丝带被设计成一个在绿植与湖蓝色的海水间、沿着地域走向蜿蜒曲折的、生动的元素。它集合了木板路、灯光和座位。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 Turenscape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Turenscape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Turenscape



上海杨浦城市空间改造 / 大观景观

杨浦滨江南段的十二棉厂是 5.5 公里岸线中第一块正式出让的滨江地块,场地中最显著的特征是代表原有工厂的斜线与代表沿江慢行动线的横向两种机理,设计方案以“编织”为概念将两者融合,结合新构建的防汛体系置换出了更多的绿色空间,形成了一段连续的滨江林荫步行网络,并在其中嵌入活动场地与休憩设施,创造多样化的滨江体验。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金笑辉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金笑辉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金笑辉



梅丰社区公园 / 自组空间

梅丰社区创意公园位于福田区中康路和北环路交汇,公园的设计以“开放、生态、多元”为原则,对场地及周边进行系统梳理,拆除围墙打开公园的边界,建立公园与城市街道和小区的可达性;砸掉现状钢筋水泥地,让土地重新呼吸,建立生态的景观基底;完善公园路网及基础服务设施,考虑周边使用人群设置儿童游戏场地、阶梯广场、文化展示长廊及慢跑道等多元的休憩娱乐场所,将场地变为安全舒适的社区公园,让原本封闭的荒废地转变为活化周边社区的城市公园。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梁瑞华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梁瑞华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梁瑞华

编辑:邵珠琦;译者:钟佳

*本文内容部分来自建筑事务所

翻译、标题及版式由 ArchDaily 整理

转载或任何形式的引用请联系 ArchDaily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公共长椅去哪儿了? 崇真艺客

点亮“在看”和“点赞”,

将创意灵感放在第一位👇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