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老爹爹发恩德将本修上,

明早朝上金殿面奏吾皇;

倘若是有道君皇恩浩荡,

观此本免了儿一门祸殃。

——京剧《宇宙峰》


七岁那年,我被拉着手,送进了科班。我的父亲与班主签订了官书契约,从此我便归属于戏班,失去了自由。

早晨四五点的京城,天寒地冻,凉意袭人,我在师兄弟的带领下,起床喊嗓子,练功。初入科班的我,并不懂得如何正确的喊嗓练功,却也没得到任何的优待,师父在教过一遍之后,再不学会就棍棒上身了。这样的练习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精疲力尽。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张廷彦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图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几周过去,我逐渐熟悉科班的生活。每天早上我们起床后,自己踢腿练功,半个时辰后,师父起床。我们给师父奉上茶水,师父给我们练基本功,说唱词。午饭之后,稍微年长的师兄去剧场跑龙套,而我们这些刚入科的弟子则留下继续练习。

师兄说,这样的生活他已经过了五年,还有两年就能熬出科了。而我,才刚刚开始。在科七年,学徒没有自由,生死存亡皆由师父掌握。

科班的练习是不人道的,没有任何文化的我们,对戏文的内容一知半解,师父念一句,我们念一句,背不下来即遭到师父责打。稍难的身段,师父也并不会顾及是否受伤。有不少师兄弟因为受不了这样的痛苦,选择投河觅井。

嘴里念着才子佳人,唱着帝王将相,自身却毫无自由可言。每日只有练功和挨打。

曾经有位师弟,躺在床上跟我们幻想着参加科举之路。我们只当他是练功辛苦,挨打昏了脑子。可怜的师弟啊,像我们这样的“下九流”,怎么能够参加科举应试呢?

时间一年年过去,在师父的指派下,我学了老生。几年的时间,我经历了科班里的种种。我不是最有天赋的那一个,但几年下来,也学得有模有样,得到了一些演出机会,虽然大多是一些龙套的角色,也常常为角儿们垫个场,和师兄弟们在台上翻跟头,为角儿们赶场演出拖延时间。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徐扬 乾隆南巡图卷第六卷 局部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七年转瞬,我已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打,多少罚;多少师兄弟入了科却再也没出去过;又有多少师兄弟出科能成角儿的。中间有的师兄弟音嗓音条件不合适,再也没有唱戏,转拜老师父学盔箱或者乐器。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张廷彦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图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盔箱师傅是管服装、头饰的师傅,他们不仅要保证我们每次演出的盔头、服饰都是正确的,还包括给演员勒头戴盔头,这也是一门专业要求很高的技术。如果演员盔头没戴好或没戴紧,在舞台上“掭”(掉)了,就属于严重的舞台事故。与他们学习,并不比学戏舒坦。师傅们要准确记得每一场戏的所有角色的衣服、头饰。“宁穿破,不穿错”,这是戏班的规矩。

出科之后,根据规矩,还要为师父义务唱两年戏,才能正式有自己的收入。这时的我们,和在科时并没有任何区别。

我深知自己的天赋不足以成角,维求能挣点钱养活自己罢了。在结束为师父唱的两年戏之后,我进入了一个营业性戏班,跑跑龙套,偶尔客串几次里子老生。就这样我正式的开始自己的演员生活。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徐扬 姑苏繁华图 局部 辽宁省博物馆藏

有一年,我在路边买馒头,突然发现摊主十分眼熟,仔细一看,是一位比我大几岁的师兄。

我依稀记得他出科之后,加入一个戏班,是大家眼中,有望能挑大梁的那一个。多年不见,我不知道师兄为什么在路边卖馒头。

师兄也认出了我,他告诉我,自己前些年嗓子还好的时候,遇上了“国丧”百日,无戏可唱,没有演出收入,被迫改行,不再唱戏了。现在的他,娶了相熟琴师的女儿为妻,生了个女儿,以卖馒头糊口。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张廷彦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图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在这个百姓生活得不到保证的社会中,听戏并不是什么必要的活动。我们的演出常常是堂会、庙会、红白喜事等,并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

贫穷的戏班,养不起众多的演员,虽然我们班社只有二十人左右,仍然需要尽力演出来招揽观众。为了揽客叫座,班主时长不顾禁令,让我们演一些淫戏,实属无奈之举。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徐扬 姑苏繁华图 局部 辽宁省博物馆藏

有一年,宫里突然来我们班招角儿。点名要我唱出名的师兄进宫唱戏,并在宫中充当教习。进宫之后的师兄身价大涨,有了相对可观的收入。

我们在羡慕师兄能进宫当差的同时,师兄的处境却不如我们想象的那般舒适。他不仅要给宫里的太监们排戏演戏,还要参与宫里的演出。遇上宫里的人不开心的时候,同样是棍棒加身。

师兄说,在宫里当差,不过也是奴才罢了。老佛爷要在颐和园看戏封赏,即使下雨,也要冒雨等赏,只能在水中磕头,不准进后台避雨。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清 张廷彦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图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据师兄说,宫里被选作扮戏的太监,大多年幼。他们学戏时受的苦,与我小时在宫外科班受的相差无几,所以也时常有宫中太监逃跑的传闻。

皇族们的应节承应,大婚,生辰等都要进行演出。如太监年老嗓音下滑,不合适演出,则还要回去当差。伶人太监受苦虽多,但偶尔也享有一些特殊待遇。

文献记载:“二十四,查得嘉庆四年四月二十二曰,上赏地二顷八十五亩,内赏给长寿四十亩。赏给南府、景山外边学生等二顷四十五亩。外有地一段,计五十八亩,赏给才保九如每名二十九亩,其五十八亩。赏给南府、景山太监地六十亩,以上共地四顷零三亩。”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清 张廷彦 崇庆皇太后万寿庆典图 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宫中伶人常在帝皇面前露脸,一旦出现差错,那么也会受到更加严厉的处罚。

“娼优隶卒”,不管在台上多么的光鲜亮丽,伶人的社会地位依旧低下。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富连成科班

随着朝代的没落与沦陷,能人志士不断寻找着中国的出路,人民的思想逐渐开放起来。伶人们也开始积极的进行戏曲改良,演出内容有所改变。商业化的戏班和包银制度在大城市之间开始流行。我们能获得比以往更多的报酬,也得到了社会地位的提升。

这时候的我,也开始作为教习,教一些刚学戏的孩子。学戏依旧是苦的,孩子们应有的练习并不比我小时候少,但是社会风气的转变,也让他们不再会成为班主的“奴隶”。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练功图

在戏曲新思潮的影响下,戏曲在剧目上做出了众多的改变,排演了许多针砭时弊的作品。

更多的同行将注意力放在追求艺术上,逐渐取代了以往的演员在台上,靠卖弄自己来招揽客人的陋习。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齐白石与梅兰芳

耄耋之年的我,愿与你们讲述这些年我经历的梨园行,活到现在,我是幸运的。

我看着梨园行的兴衰,看着这个社会的变革。如今的我,即将故去,为你们留下这故事,为梨园行留下这份记忆。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梅兰芳(中上)、程砚秋(中下)
荀慧生(左一)、尚小云(右一)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作者按

清代掌权者对于戏曲的喜爱,促进了戏曲艺术的发展,同时也催生了京剧的诞生,全面推动了各个剧种在清代的繁荣。由于社会阶级的因素,伶人的地位在早期并没有随着戏曲的繁荣而得到显著提升。


在清早期,地位极低的伶人可以被买卖,在学戏过程中,堪称“奴隶”式的存在。清末社会的进一步开放发展,社会结构发生变化,随着程长庚等人的出现,逐步规范约束了伶人,伶人的地位才逐步得到提高。他们也开始结交文人墨客,提升自身文化素养。而后出现了王瑶卿、梅兰芳、周信芳、程砚秋、荀慧生等几代开括京剧历史、影响至今的演员。

由于清代早期的戏曲资料较少且杂乱,本文以虚构有清一代戏曲演员为依托,通过其回忆,帮助大家一窥清代伶人生活。诸多不足,请大家见谅。

近年来,国潮的涌动发展,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传统文化。戏曲作为传统文化的代表,大多活跃在各类文创产品、宣传片上。戏曲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晦涩难懂,审美要求也并没不是非要“听懂”才能够欣赏。

现在的戏曲演员,在致力于继承传统的同时,在合理的基础上,对戏曲做出符合这个时代的改变。他们调整剧情,取其精华,将剧本呈现的更加精华紧凑;改变舞台,使之更符合现代审美,同时充分利用舞台空间;宣传推广,使这门艺术能够被更多人看到。

最后,此文的目的是希望戏曲在大家的印象不再只停留在文创、画像、影视片段中。多多走进剧场,关注戏曲、关注演员。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参考资料:
祖奇《清代伶人研究》


往期珍赏 · 珍品目录
(点击标题  即可阅读) 

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真的很悠闲吗?
再见,玉环
这部冷门高分纪录片绝了
鉴定一下古代热门食物雅称
瓷器里的绝美中国色,这高级感我慕了!
时隔五十年,龙门石窟再修复!
30+部高分文博纪录片(内附观看地址)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多多教育:给孩子提供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在博物馆中学习。让孩子在历史文化遗迹中认识世界、感知世界、探索世界。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文 博  /  历 史  /  文 化  /  展 讯  /  馆 舍 推 荐  

后台回复关键词“投稿”
可查看约稿函
微信ID:atmuseum
微博:@博物馆的那些事儿
微信群:    扫下方二维码即可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扫码即可加入交流群,打广告勿入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在清朝做演员,有多少风光就有多少辛酸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