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ist /艺术家

VOL.26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



和帕蒂的采访约在纽约时间上午9点,我的北京时间晚上9点。我在8:55分的时候上线,9点的时候,帕蒂非常准时地出现在了zoom会议室。


此时的他在位于距纽约市区大概3小时车程的近郊家中。“我出生在瑞士的一个小城市,所以对我来说,住在纽约是非常不同的体验。但其实我周末经常待在在纽约上州,这里的感觉又很不同,其实离开了纽约市中心,纽约市郊是非常怡然的,每天早上都可以伴着鸟叫声醒来。”他说的没错,隔着屏幕,能清晰听到清脆的鸟叫声,看到艺术家身后窗外的绿色。自然,对帕蒂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也是他一直以来最关心的核心命题之一。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红色森林(Red Forest),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35 × 145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尼古拉斯·帕蒂1980年生于瑞士洛桑,在瑞士的童年生活使他很早就对风景与自然世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故乡的影响让帕蒂坚定地选择了中欧风景画的风格。在这次豪瑟沃斯香港空间的个展“尼古拉斯·帕蒂:红色森林”中,我们可以看到展览同名作品系列《红色森林》描绘了熊熊的森林大火,是帕蒂在充满气候危机的当下,对风景画这一历史经典题材的全新探索。受到与艺术史学家、艺术评论家、记者兼策展人贝内迪克特·拉玛德(Bénédicte Ramade)对话的影响,艺术家将“紫色暮光”(L’heure mauve)里的概念,与我们在森林大火中所见的紫红色天空联系起来,让观众反思天地自然,以及我们与环境的关系。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陨石人像(Portrait with Meteorite),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50 × 127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除了“红色森林”外,帕蒂的全新肖像画,描绘了一系列身披外太空陨石的人物。这些陨石的外观令人联想到中国传统文人石(scholar’s rocks)。帕蒂以一种奇特而复杂的形式描绘这些陨石的构造,石间的大量裂缝代表着所受的侵蚀,与承载着石头的人类形成鲜明对比。绘画的经久不衰与作品中所关联的传统意向令帕蒂十分着迷,这在他的“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系列中也得以体现,画中的云、水与倒影都象征着一种永恒,或是时间的不断流逝。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2022

软粉彩、亚麻布

99 × 94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尽管疫情开始的这几年来,线上布展的情况对很多艺术家和机构都已是一种常态,但对帕蒂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不在展览现场布展。“通常我会在展览城市呆3周以上,因为我通常都会做一些现场的装饰或展览的设计,而且我也喜欢体验不同的城市”,帕蒂说。“在现场”对帕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回顾他过往展览,他总是会对展览空间“做些什么”,他的画作也从来不是简单地挂在一面白墙上,即使不能亲临现场,他也委托画廊将空间内的墙面涂上他想要的颜色。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 

“尼古拉斯·帕蒂:红色森林”展览现场,豪瑟沃斯香港

© 尼古拉斯·帕蒂

摄影:Kitmin Lee



“在一个环境中绘画更是一种物理性行为,它更关注当下的感觉和体验。而且你通常需要在一个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比如我在蒙特利尔美术馆的展览(帕蒂的个展‘紫色暮光’(L’heure Mauve)现正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Montreal Museum of Fine Arts)举办),我想要尝试一些特别的东西,但一旦你开始对这个空间做一些新的尝试,你就必须把它完成,没有回头路可走,这和在工作室画一张画很不一样。”这种对于空间、环境和时间的理解和创作方式让人不禁联想到艺术家早期长达10年的涂鸦艺术创作。帕蒂在12岁时画了自己的第一件涂鸦作品——冲破围墙,自由创作的快感和青少年时期的肾上腺素不谋而合,让帕蒂很快爱上了这种创作方式。在2001年,他在一节火车车身上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件涂鸦作品,为自己10年以涂鸦创作者身份活跃的时期画上了句号,但这10年的经历和体验一直影响着帕蒂之后的创作。正如他曾在一次采访中所说,“在我看来,涂鸦跟视觉艺术的关系较小,而更多是关于这个动作本身,更接近一种行为艺术”。对帕蒂来说,涂鸦这种创作方式,既可以和艺术史中古老的墙绘历史连接在一起,也可以和之后现当代的行为艺术、表演艺术放在一起讨论。


在帕蒂的展览中,观众往往获得的不止一种体验,不仅是面对一幅绘画作品的艺术欣赏,也常常伴有被艺术家所营造的环境所包围的体验,如果说绘画是更为永恒和稳定的,那么在一个空间中的作品,正如涂鸦作品一样,是带有暂时性和更强的物理性的。“对于墙绘作品,我觉得观众会对创作的人有更直接的感受,因为你会想到有人在这里,可能就在一个星期前,画了这些东西。这种创作是离他们很‘近’的,这种感受是不同的,尤其是粉彩这种材料,你在现场可以清楚看到它的质感,而且你知道它非常‘脆弱’,一碰可能就会消失或改变,这种感受都是更物理性的”。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紫色暮光”(Nicolas Party: L'heure mauve)展览现场,蒙特利尔美术馆,2022

© 尼古拉斯·帕蒂

摄影:蒙特利尔美术馆,Jean-François Brière



在这批新作品中,帕蒂对中国哲学中的五行元素进行了探索与运用。木生火,火化土,土含金,金载水,水养木;同时,火溶金,金入木,木隔土,土吸水,水熄火——通过这些相生相克的关系,世界万物由此形成并不断变化。由此他向观者提问:究竟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还是操控与破坏环境的外在力量?“风景画的历史追溯着人类与自然环境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帕蒂说,“风景画常常描绘的是一种对人类征服自然的赞颂,或是对被我们摧毁前那曾经存在的失落天堂的怀念。可以说,最出色的风景画往往既包含着思想,又能向观众提出问题。”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对话尼古拉斯·帕蒂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

五行的因素和中国哲学在你作品中的影响是怎么开始的?你对它们又是怎么理解的?


尼古拉斯·帕蒂:

我最开始创作的是那些“云”的作品,它们浮在水平面上,看起来又像山,特别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山水画。在中国山水画中,不论是山、石、树、水,都会被和谐有机地融入在一个平面中,这对我很有启发。然后是森林和火的作品,我觉得这个画面有趣的地方是,火、树,还有大地,好像所有元素又重新消融并融汇进了彼此。再接下来创作的是肖像作品,我试图将这些自然界的灵感和能量融入到肖像作品中:我们自己的身体,是如何和自然发生连接的。我开始对我们所处自然世界以外的事物产生兴趣,比如太空陨石。当然我联想到陨石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就是陨石也让我联想到了中国的文人石。


在我的认识中,西方艺术史中好像很少有中国文人石这样的作品,就是从大自然中直接拿来了一个东西,然后决定它是一件艺术品,把它放在家中欣赏,这好像后来杜尚的“现成品”(ready-made),nature-ready-made,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美。艺术的价值并不在这个物质本身,因为石头本身并没有什么昂贵的价值,但文人藏家们经过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让一部分只是经过空气和水雕琢的石头变成了艺术品,这个概念本身非常吸引我,就是审美赋予了艺术价值。


并且如何欣赏和观看变得非常重要,这点也非常吸引我。我觉得陨石似乎也有着相似的美学元素。陨石来自太空,它们的外表是由所受到的和空气的接触、对抗形成的,而这些实际上是金属的元素,来自于外太空,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这本身就非常美。这些作品中的联系都非常诗意,而不是一种直接的解读或表达。我喜欢去创造这种联系,而至于最终会被解读成什么,还是交给观众,不论他们是从学术角度还是从诗意的角度去解读,取决于观看者自己,就像文人欣赏文人石一样,能看到什么,取决于看的人。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2022

软粉彩、亚麻布

220 × 160 × 3.8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artnow:

因为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我们都相信石头是有能量的,它是一种储存能量的载体,而且不同材质、造型的石头,储藏着不同的能量。所以对我们来说,把这个石头/能量,放在哪里,如何摆放,什么角度,都充满了学问,因为它会影响到整个环境内的能量互动。


尼古拉斯·帕蒂:

没错,它们就好像是一件雕塑作品,但这个雕塑不是人造的,而是大自然的创作。我觉得这种美学和艺术非常独特。有些石头会让人联想到山,有些又让人联想到云,这非常有趣。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陨石人像(Portrait with Meteorite),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49.9 × 127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artnow:

你有自己最熟悉或最喜欢的中国传统绘画的时期或书画家吗?


尼古拉斯·帕蒂:

对我来说,中国山水画如何理解和描绘风景的方式非常重要,而且显然历史上这些艺术家文人在描绘风景上做了很多思考。中国的风景画是对自然风景的一种想法,一种感觉,而在西方艺术史中,尤其是在浪漫主义之后、印象派之前,风景画很多时候是对自然的直接描绘,记录下自然中的这一画面时刻。我感觉对中国的山水画来说,那些没有被填满的空白部分,似乎是空气的空白部分似乎更重要,更讲究,如果有人物的话,也往往非常小,在巨大的自然面前,人非常渺小。


这批作品中的山、石的描绘,是受到中国传统山水画影响比较直接的,因为在中国山水画中,现实世界中不可能有真的长成那样的石头或山,但它们也不是完全的抽象,对中国的山水画家来说,要抓取的是风景中的精神。我自己的风景画,一直以来所画的也不是真实的自然景观。不是基于真实的景色,似真似假。在这些风景画中,它既可以是还没有人出现过,也可能是人类已经消失了,它可能是一百万年前的自然,也可能是一百万年后的自然。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10 × 140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artnow:

我觉得对你来说,似乎区分和明确自己的内容非常重要。因为尤其是对当代艺术家来说,很多艺术家会觉得什么都可以做,在任何时候、阶段,用什么媒介,做什么内容都可以,但你会很认真地去“决定”,这个阶段你的媒介,主体对象,你要画什么。


尼古拉斯·帕蒂:

不同阶段,我都希望和我当时选择的对象/主体有一个深入的对话,而且我觉得这个选择越简单,我们的对话才能越深入。当我在一段时间内不断重复这个主题时,我才会对它了解越来越深。就像我阅读的习惯一样,每次我开始读某个作家的著作,我至少要读3本这个作家的书,才能真的开始有点懂这个作家。我觉得只有到了一定程度,你才能真的和另一个人的思想产生连接或共鸣,我看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也是。


当然我们今天活在一个看什么东西都“划过即可”的时代,但对我自己的实践来说,在一段时间内的绝对投入还是很重要的。我一开始选择了某个对象,因为它对我有吸引力。而且我觉得创作者和创作对象之间的吸引力是相互的,在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可能是那个对象对你没有吸引力了,也可能是你对它没有吸引力了,你无法再更多去表达它了,但在开始的时候,就像是一段关系的承诺,承诺彼此要共度一段时光。在这段关系中,创作的主题和对象不断启发我,让我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艺术家,而我也在不断深入了解它们。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09.2 × 122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artnow:

那你如何选择你的对象呢?比如为什么你一开始在静物画中选了罐子,而没有选椅子,或桌子?


尼古拉斯·帕蒂:

其实我想过很多次要画椅子和桌子。我觉得这可能就像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物体其实也像人一样,你遇到不同的人,有的人你觉得有感觉,喜欢,有的人你不喜欢,其实你也说不清楚原因,就像爱情,或友情,所以我觉得让自己保持一个开放的状态是很重要的,当这个感觉到来的时候,你可以接收到这个信息,不论是当你身处自然环境,还是在人群中,保持这种可以接收到这些能量的状态很重要。


artnow:

有没有遇到过好像什么都不能激发你创作热情的时候?


尼古拉斯·帕蒂:

我非常喜欢待在工作室画画,我很少有某天起床后感觉不知道画什么的情况。每天我都很期待新一天的工作,当然有的时候你会遇到工作不顺利,或怎么画都感觉不对不满意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会把创作的过程比喻成网球比赛,打满5盘的比赛总是比直落三盘更吸引人,画画也是一样,我觉得画得太顺利反而没那么有趣。绘画也像是一个对话或交手的过程,有的时候你的作品不一定听你的话。我也常常会用开锁来形容创作的过程,仿佛作品本身就带有很多关闭的门,而你要去耐心地打开这些门,每次你打开一扇门,都是非常开心的过程。绘画也像体育运动一样,需要日复一日的练习,最后在比赛中可能你会有意想不到的表现,但所有胜利都取决于日复一日的练习。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红色森林(Red Forest),2022

软粉彩、亚麻布

135 × 145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artnow:

有一些艺术家会坚持自己的作品在一个“干净”或白墙上呈现,但你似乎对此毫不介意,甚至是相反的?


尼古拉斯·帕蒂:

任何觉得“白墙”没有颜色的人,都是错的。如果有人说我想把家里刷成白色,因为我不喜欢家里有太多颜色,那么他搞错了一件事,他应该说,因为我喜欢白色。白色也是一种颜色。很多人把白色视作“中性”颜色。西方人把自己定义为“white”这个说法也是非常近代的,所以和白色相比,其他颜色变成了“颜色”(colors)。颜色有了文化和政治色彩的区分是很近代的事情。


其实白色常常会反射更多的光,所以对于画作来说,白色并不一定是最理想的背景色,一幅画挂在白墙上时,它的颜色往往会被有所稀释。其实把作品挂在白墙上是非常现代的事,如果你去比如卢浮宫或大都会,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它们绝对不会是挂在白墙上的。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尼古拉斯·帕蒂(Nicolas Party),水中倒影(Water Reflection),2022

软粉彩、亚麻布

99 × 94 × 3.2 厘米

© 尼古拉斯·帕蒂

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采访/撰文/编辑

设计

图片提供

祝琳

Rina

艺术家及豪瑟沃斯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artnow专访 | 尼古拉斯·帕蒂:亦真亦假的自然风景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