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编按: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西厢记》极富传奇色彩。


明末清初的金圣叹把《西厢记》与屈原的辞赋、庄周的哲理散文、司马迁的传记文、杜甫的诗歌、施耐庵的《水浒》并列为“天下才子必读书”,而在《红楼梦》里,曹雪芹以《西厢记》为素材写下了“西厢记妙词通戏语”这一著名桥段;今人则将《西厢记》与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相提并论,奉为东西方爱情的经典之作。


近日,我社出版了明代凌濛初刻本《西厢记》,仿古线装,一函三册,精美秀雅,令人爱不释手。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书名:《凌刻增图西厢记》

作者:(元)王实甫 著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6月

定价880.00元


市场营销部戴亚伶专门采访了该书的责编袁啸波老师,请他讲述了编辑这本线装书背后的故事。袁老师今年58岁,编书30年,是我社的资深编辑,尤其是在线装书编辑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文学编辑室  袁啸波老师


这套《凌刻增图西厢记》好在哪里?线装书和普通的现代书有什么区别?编好一本线装书的关键是什么?本期“编书记”,让我们一起走进小众而迷人的线装书世界。



戴亚伶:请袁老师给我们简要介绍下《西厢记》吧,《西厢记》版本有很多,我们影印的时候为什么选择这个版本?


袁啸波:《西厢记》源于唐代诗人元稹的《会真记》。金代董解元撰《西厢记诸宫调》,对《会真记》故事作了较大改造,将一个被张生始乱终弃的悲剧女子崔莺莺改写成大胆追求爱情,和张生一起冲破重重阻碍,最后赢得美满姻缘的女主角。


元代著名杂剧家王实甫在董解元《西厢记诸宫调》的基础上再予改编,再创作而成《西厢记》杂剧,情节更加紧凑,心理描写更为细腻,人物形象更加鲜明,戏剧冲突更加激烈,语言更为生动活泼,雅俗共赏,很快风靡天下,被不断搬演,至今仍受到人们的喜爱。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王实甫《西厢记》的版本明代有60多种,如徐士范本、汤显祖本、李卓吾本、陈眉公本等,清代有90多种,以金圣叹评本影响最大。不同版本在文字上或多或少都有差异。像金圣叹评本《西厢记》,对原文有很多改动,常常把一些精彩的句子改得很平庸,甚至删除。你可以读他的评点,原文还是要读王实甫《西厢记》原本。


专家们都认为明凌濛初刻本的文字最接近王实甫剧本的原貌,且朱墨套印,前增精美版画,欣赏价值较高,所以我们“版刻雅韵丛刊”选择影印这个版本。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戴亚伶:明代的书籍套印技术比较发达,最富盛名的当属闵、凌二家。请给大家介绍下书名中“凌刻”,当时他为什么选择重刻《西厢记》?


袁啸波:明代吴兴(今湖州)有两个望族,一姓闵,一姓凌。这两个家族都喜欢刻书出版。套色印本是闵齐伋发明的。闵、凌两家都大量出版套印本,以朱墨双色为主,还有三色、四色甚至五色。


凌濛初出生于富裕之家,因参加科举屡试不第,就放弃功名,改做出版商、写小说。《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就是他创作的,所以在凌氏家族中名气最大。这里“凌刻”的“凌”指的就是凌濛初。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凌濛初干出版,是要追求商业利益的。他自然会选择一些能够畅销的书来出版。明晚期,江南一带工商业极为发达,官僚显贵、新兴市民阶层都热衷于戏剧,《西厢记》更是风靡,凌濛初选择刻印《西厢记》也是顺应当时的潮流。


但凌濛初出版《西厢记》,可不是随随便便找个本子就翻刻,而是煞费苦心寻觅善本。


王实甫《西厢记》流传到明晚期,已有300年左右,因不断传抄和翻刻,文字差错难免,又遭庸人篡改,再者因南戏、传奇逐渐隆盛,为迎合时尚,伶人墨客竞相修改、增减,以致面目全非。有鉴于赝本盛行,凌濛初四处寻访,好不容易寻觅到明初周宪王本。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这位周宪王可不是姓周,他的大名叫朱有燉,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孙子。他父亲曾被封为周王,后来他继承了父亲的王位,属于“王二代”,死后谥号为宪,故后人尊称他为周宪王。朱有燉是著名戏曲家,自己还会创作,他校订出版的《西厢记》自然比较可靠。


经过分析研究,凌濛初认为周宪王本最接近王实甫原著,故用作底本,严格依原样刊刻,又加批注、解证,成为流传甚广、影响极大的版本。


戴亚伶:在您眼中,这套凌刻《西厢记》有什么特点?请给我们详细展开说说。


袁啸波:在我看来,凌刻《西厢记》有三个特点。


第一是版刻精美。全书采用朱墨套印,字体修长端庄,板框中间没有竖栏,每页8行,每行大字18字,字距和行距都很疏朗,视觉效果极好。文中朱色圈点不仅美观,还起到了标点符号的作用,便于阅读。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书前有20幅版画,则更具艺术性、观赏性。图画为吴门(今苏州)名画家王文衡绘,由徽州名匠黄一彬镌刻,刻画细腻,善于以环境来营造气氛,烘托人物心情。


如第七页“小红娘成好事”(也即“月下佳期”一折),描绘恋人相见情景,画面右侧画了两棵合欢树,也甚巧妙,暗寓二人谐鱼水之欢。这些环境刻画,起到烘托气氛的作用。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小红娘成好事”版画


再如第八页“短长亭斟别酒”(也即“长亭送别”一折),左侧绘三棵树,树枝都被秋风吹得朝向同一方,落叶乱飞,满地枯叶,可以感受到风力之强劲;马儿昂首鸣叫,似在催促主人快点上路。如此凄凉的景象,更衬托了张生和莺莺惜别的黯然心情。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短长亭斟别酒”版画


第二是书眉有朱色批点,主要是解释剧本文字、指出他本错误。


如第一本第三折有:“【拙鲁速】对着盏碧荧荧短檠灯,倚着扇冷清清旧帏屏。灯儿又不明,梦儿又不成。窗儿外淅零零的风儿透疏櫺,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另,被窝儿里寂静,你便是铁石人、铁石人也动情!”


凌濛初在这一段上方加朱批:“灯不明也,是孤眠一惨景。徐改为‘不灭’。夫要灭亦何难?”凌濛初说得完全正确。夜深还点着灯,就是因为不想睡。如改为“灯儿又不灭”,则十分可笑。再说本段句句押韵,若改为“灭”字,则出韵,唱来拗口。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第三是每一本后都附有凌濛初所撰《解证》,主要是对剧本中的疑难词句进行深入研讨,最后得出自己的结论,具有相当高的学术价值。


王实甫写《西厢记》用的是元朝时候的白话文,又夹杂着当时很多北方方言,到了明朝,已经有不少地方人们不明白了。比如第一本第四折内有“窗儿外那会镬铎”一句,“镬铎”是方言,前人众说纷纭,凌濛初征引一系列文献,解释为罗唣、闹攘,也即吵闹、喧闹之意,就很准确。


有些句子,各家解说不一,多有误解。凌濛初是小说家,对《西厢记》文意的理解往往更为准确,高人一筹。


比如:第五本第三折开头:“佳人有意郎君(俊),我待不喝采其实怎忍?则好偷韩寿下风头香,傅何郎左壁厢粉。”一般人认为“佳人有意郎君俊”是赞扬张生的;明代戏剧名家王骥德则解说为:佳人之有意,必待郎君之俊。凌濛初在《解证》中说,上述观点都是曲解,实际上这是红娘对郑恒说的反话,是讽刺他。从后面“则好偷韩寿下风头香,傅何郎左壁厢粉”两句就能看出端倪来:这里用了“韩寿偷香”和“何郎傅粉”两个典故。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韩寿偷香”典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惑弱》: 晋时韩寿长得非常英俊,贾充任命他为司空掾。贾充小女儿贾午见了韩寿后很喜欢他,让侍婢偷偷传递消息,约好时间住到韩寿那里,还偷了家中西域奇香送给他。贾充的僚属闻到韩寿身上的奇香味,就告诉贾充。贾充调查此事,女儿身边的人说出了实情。贾充怕家丑外扬,就秘而不宣,并把女儿嫁给了韩寿。后人以“韩寿偷香”比喻男女暗中通情。这与张生和莺莺暗通情愫非常相似。


“何郎傅粉”,典出《世说新语·容止》,说何晏仪态很美,脸特别白,以致魏明帝怀疑他在脸上傅了粉。


这里是暗将张生比作偷情的韩寿、美白的何郎,而说郑恒偷韩寿“下风头香”,傅何郎“左壁厢(即左边)粉”,意思是偷人家的余香、涂人家的残脂剩粉,很明显是在挖苦他。诸如此类解说对于我们今天阅读《西厢记》仍很有帮助。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不少学者对这个版本的《西厢记》评价都很高。王国维在《戏曲散论》里说:“《西厢》刊本,世号为最善者,亦仅明季翻刊周宪王本。”指的就是凌刻。顾颉刚说:“《西厢记》本子当以此为最善,最能恢复元本面目者矣。”戏剧学家蒋星煜先生对凌刻本也给予充分肯定,将其列为《西厢记》三大版本系统之首。


戴亚伶:听起来这套书的版本价值和艺术价值都很高,那么您为了做好这套书,费了哪些功夫呢?可以从线装书和洋装书的区别这个角度展开聊聊。


袁啸波:线装书与洋装书在制作上和阅读功能上都有明显区别。


做线装书主要靠手工,除了印刷,其他工序如折页、配页、齐栏、打孔、钉纸捻、印书根字、做函套等,都需要手工完成,所以制作线装书的人力成本很高。而洋装书,大部分程序都是在机器上自动完成,速度快,所费人工少,因此相对也便宜。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宣纸印刷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书籍订线


从阅读功能来说,线装书有三个优势:一是多采用手工纸张,质地柔软,分量较轻,无论坐、卧、斜躺、站立,都可以轻松捧读,也便于携带外出。二是字大行疏,不费目力。三是因为对折成筒子页,只单面印字,万一有残损,也容易修复。至于有人说:同样一部书,读线装书更容易读完,也更容易记住。这个我不能确定,读者诸君不妨一试。


要做好一部线装书,首先要挑选一个比较清晰的底本。古代的书绝大多数是雕在木板上的,称为木刻本,印多了板子会磨损,印出来的文字就会变模糊。所以一般要挑选印刷比较早、最清晰的本子,行话叫“初印本”。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当然,也不是每种书都能找到初印本,这也要靠运气。好在我们找凌刻《西厢记》时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比较初印的本子。拿到底本文件后,要请厂里做些技术处理,比如文字残缺处作适当修补、去除页面污渍等。


另外,装帧上我们选择淡咖啡色绢封面、淡黄绢签条(即书名题签)和连锁纹织锦函套,三者颜色很协调。织锦函套连锁花纹如江南明清古建筑上的花格子窗,显得特别古雅。另外,书的订口一侧上下两个角均用绢包起来,即“包角”,可以保护书角,避免翘起,也起到装饰作用。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戴亚伶:听起来在制作上是非常考究了,在当下快节奏的社会可以说充满了工匠精神。对于一般读者而言,线装书仍然是比较小众的,怎样看待它的出版意义?您觉得未来线装书会消亡吗?


袁啸波:若论线装书的意义,当然首先是它的工艺价值和文化价值。线装书有上千年历史,这种装订形式工艺复杂,更耐久,更容易修复,也古雅美观,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故至今仍受到人们喜爱。


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流传至今的绝大部分书籍都是线装的,因此,线装本几乎已经成了古书的代名词,它是我们古老文化的象征。我们现代人翻阅线装书,就是触摸历史,亲近传统,开启寻根之旅。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其次,线装书的阅读体验和洋装书不同。因线装书分量轻,故可以采用各种阅读姿势;因字体大,故不伤眼睛,更适合休闲式慢阅读,可以舒解快节奏现代生活带来的种种压力。


为此,我们做线装书时,不把开本做得太大,每册页数也严格控制,且尽量不加衬纸(夹宣),目的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追求阅读的舒适感。不加衬纸,可能略微会有点透,但无碍观瞻。


有些读者对衬纸有执念,其实古代传世的线装书绝大多数是不加衬纸的,我们今天看到有些古籍有衬纸,其实大多是后人重新装订时补加的。一些经营古书的书商最喜欢加衬纸,因为这样改装后册数可以增加,有利于抬高书价。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第三是线装书的收藏价值远超洋装书。线装书所印之书往往是精挑细选的经典,所用多为手工纸,不易氧化变色、变脆,更适合于长久保存,另外线装书印数一般较少,所以更显珍贵。


如民国时期上海有正书局采用珂罗版彩印的《芥子园画谱》一套,六年前我朋友卖出,价格5万元。1959年我社出版的线装影印宋本《艺文类聚》,两函16册,定价120元,共印630套,孔网标价4.4万元。如是我社1959年出版的洋装书,早就发黄发脆,能卖几百元就算不错了。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我觉得线装书在未来不会消失。现在从上到下都在提倡国学,我相信随着人们传统文化水平的提高和经济条件进一步改善,喜欢购买、阅读线装书的人会越来越多。


戴亚伶:我也相信通过您的这篇详细访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线装书的。最后一个问题,从您多年做线装书的经验来看,做好一部线装书的关键是什么?可以从您策划的“版刻雅韵丛刊”谈起。


袁啸波:我做影印书有30多年了,但做线装书只有八年。十多年前我就曾先后两次想出版线装书,选题报告都递交过,均未被批准。原因是受限于当时的经济条件,新印的线装书由于价格高,购买的人很少,大家都买便宜的洋装影印书。


要想做好线装书,关键是要熟悉古籍版本、目录。我三十多年前就爱玩古籍版本,后来从事影印工作20多年,经常去图书馆访书、借底本,所摸过的线装古籍更多。看得多了,基本上打开一本线装书,就能知道它大致是什么朝代的。多接触实物外,还要多阅读古籍版本知识、古籍书目等类书,如《书目答问》、《书林清话》、《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国古籍善本书目》等。只有熟悉版本目录,才能找到好的选题,选出最好的版本。当然,有时候找到选题纯属偶然。比如我做“版刻雅韵丛刊”第一种书《闵刻套印文致》,是翻阅北京某拍卖行拍卖图录时发现的。此书纸色莹白,朱墨灿然,所选文章均为历代美文,让我眼前一亮,便打算出版。后来一发而不可收,开始有计划地推出一批闵、凌套色印本。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袁老师30年前的访书笔记


未来几年,“版刻雅韵丛刊”的选书标准仍和现在一样,以明清版本为主,注重内容的可读性、趣味性,侧重诗文、小品,如《凌刻套印陶靖节集》、《苏长公小品》之类;同时要求版刻必须是精美悦目的,侧重套印本、写刻本、版画类书等,比如《返生香》、《牡丹亭》之类。我追求的目标是让这套书可读、可赏、可藏、可装饰,更大的目标是让线装书走入寻常百姓家,融入现代生活,而不是仅仅成为文人墨客架上之物。


他做书30年,最近“复刻”了这件400年前的艺术珍品——《凌刻增图西厢记》编书记 视频资讯 上海古籍出版社 崇真艺客


策划:市场营销部

撰写:袁啸波

拍摄:李晔芳、钮君怡

排版:王曦




购买链接

点击购买纸质书(当当)

点击购买纸质书(京东)

点击购买纸质书(世纪天猫)

点击购买纸质书(博库)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