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艺术侦探》(The Art Detective)是Katya Kazakina为 Artnet News Pro 撰写的每周专栏,旨在揭开艺术市场台前幕后真实故事的帷幕。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携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作品展揭幕纽约新空间之际,《艺术侦探》通过电话和邮件方式专访画廊两位创始人莫妮卡·施布特(Monika Sprüth)和费洛敏·玛格(Philomene Magers),谈论画廊在不同城市设立空间的初衷与愿景、近40年来对于艺术市场的观察,以及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莫妮卡·施布特(Monika Sprüth)和费洛敏·玛格(Philomene Magers),摄影:Robbie Lawrence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艺术侦探》

The Art Detective

莫妮卡·施布特 & 费洛敏·玛格

Monika Sprüth & Philomene Magers



画廊主莫妮卡·施布特和费洛敏·玛格代理着一些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但他们不喜欢过多谈论自己。


这对德国画廊主与约翰·巴尔代萨里、芭芭拉·克鲁格(Barbara Kruger)、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和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等艺术家合作了20年,在大多数时间,她们选择让这些艺术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她们的画廊总部位于柏林,在伦敦和洛杉矶设有空间,并在今年夏天开设了纽约空间。施布特-玛格画廊的纽约新空间于9月7日正式开放,展出巴尔代萨里的作品——施布特-玛格从去年开始独家代理其艺术遗产,路易斯·劳勒(Louise Lawler)和芭芭拉·克鲁格的展览将随后举办。


这对搭档是最新抵达纽约的国际重量级人物。总部位于巴黎的 Galerie Templon 将在切尔西设立空间,来自伦敦的白立方(White Cube)正在上东区筹备画廊空间,预计将于2023年春季开业。从这里向北仅两个街区,施布特-玛格画廊接管了位于东80街的大师杰作经销商奥托·瑙曼(Otto Naumann)的前画廊空间。曾经挂有伦勃朗和埃尔·格列柯(El Greco)画作及其华丽画框的布衬墙已不复存在,这一明亮的白立方空间现在配备着20世纪中期的现代家具。


现年73岁的施布特和57岁的玛格相识已近40年,她们通过同为艺术经销商的玛格的母亲认识了彼此。当时,两人分别经营着自己的画廊,她们合作参展艺博会,最终于1998年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这两位女性很早就是女性艺术家的坚定支持者,并定期组织全女性艺术家展览。今天,画廊已经发展成为一家备受赞誉的蓝筹企业,拥有85名员工、61名艺术家和10个艺术家遗产代理权,以及约1万7千平方英尺(约为1579平方米)的画廊空间。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施布特-玛格画廊,纽约,2022年,摄影:Genevieve Hanson


你们一直在全球范围内稳步扩张。2007年,你们作为最早的国际画廊之一,来到伦敦梅菲尔区的格拉夫顿街。2016年,你们又在洛杉矶开设了一处空间。是什么让你们最终下定决心来到纽约?


玛格:这和我们去洛杉矶的原因很像。我们的一些艺术家由Margo Leavin画廊代理,还有一些由L & M画廊代理,但他们在2013年相继关闭。在一次去洛杉矶的旅程中,约翰·巴尔代萨里和芭芭拉·克鲁格分别在同一天的午餐和晚餐期间告诉我,他们在洛杉矶都没有代理画廊了,而他们有这样的需要。所以我们就来了。


随着纽约 Metro Pictures 画廊的关闭和我们接管巴尔代萨里的艺术遗产,在这里开设空间变得合乎情理了。在我们合作的艺术家中,很多人在纽约都没有代理画廊,比如巴尔代萨里、路易斯·劳勒、卡里·厄普森(Kaari Upson)。看看这个名单吧。就算只是考虑那些在纽约没有代理画廊的艺术家,我们也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画廊展览计划。


和2016年洛杉矶空间的开设一样,你们以巴尔代萨里的展览作为纽约空间的开端。


玛格:因为约翰曾经对我们说,“我希望洛杉矶的这个画廊空间早点开业,因为我已经老了。”而之所以在纽约空间举办巴尔代萨里的展览,是因为这个空间非常私密,需要非常具体和聚焦的展览。此次展览的目的是呈现约翰的创作思路,我们会在玻璃橱窗里展示来自艺术家工作室的材料和书籍。事实上,我们已经为此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们一直在清点艺术家所有的材料。所以,恰好材料准备就绪,我们就想,“好吧,这对纽约空间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幕展。”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施布特-玛格,纽约,2022年,摄影:Genevieve Hanson


你们在其他城市的空间要比纽约空间大得多。


玛格:我们在柏林和洛杉矶的空间非常大,在伦敦我们有一整栋楼,纽约的空间是最小的。它是为深思熟虑,且有针对性的项目而设立的。我们一直想在上东区有一个类似于珠宝盒的空间,让我们能够在展览中专注于艺术家作品的某个具体方面,这会成为非常美好的实验。


很多画廊一直在寻找有色人种的艺术家,尤其是黑人艺术家,以丰富画廊的艺术家名录,并为画廊项目增添多样性。你们会这样做吗?


玛格:对于在画廊项目中纳入新的艺术家,我们是非常谨慎的。因此,如果你看一下我们的项目安排,你不会看到太多变化。我们一直特别关注卡拉·沃克(Kara Walker),自 1990 年代以来一直在群展中展示她的作品。我们很高兴能够和 Sikkema Jenkins 画廊一起代理这位艺术家。我通过大卫·哈蒙斯(David Hammons)认识了森加·能古迪(Senga Nengudi),并且对她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为了我们的艺术家,我们要做大量的工作,这从逻辑上讲也意味着,我们不能承担太多其他工作。


自你们创办画廊以来,艺术市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施布特:在1980年代,艺术市场的中心是科隆和纽约。当时的艺术空间所关注的问题和讨论非常有趣,而我们关注的问题则是为什么女性艺术家在市场上被代理的程度如此之低。我们试图通过展览项目“科隆之水”(Eau de Cologne)来改变这种不平衡。我们在20世纪80年代组织了三个全女性艺术家群展,参展艺术家包括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芭芭拉·克鲁格、路易斯·劳勒、辛迪·舍曼和罗斯玛丽·特罗克尔(Rosemarie Trockel)等等。


当然,后来艺术市场扩大了,变成了反映全球化趋势的“艺术世界”。艺术博览会在市场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们的激增为新的观众打开了艺术市场的大门。回顾这些年,虽然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但我们画廊没有改变的,是真正去采取一种以艺术和艺术家为中心的谨慎而深思熟虑的方法。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

《台灯系列—盲点(二手)》(The Lamp Series – Blind Spot (Used)),1994年 

Courtesy Estate of John Baldessari © 2022.


市场上最大的挑战和机遇是什么?


施布特: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机遇都是保持专注,相信自己的前进道路。我们不太关心市场,而更关心整体的业务。忠于我们的艺术家,几十年来与他们共同成长并保持密切的对话——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复杂的,并在我们的业务上留下了痕迹。从我们工作的层面上而言,我们留下了文化的足迹。我们肩负着责任。


现在每个人都对韩国感到非常兴奋。你们近期宣布代理韩国艺术家宋贤淑(Hyun-Sook Song),画廊艺术家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也在首尔的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Amorepacific Museum of Art)举办展览。


玛格: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韩国一直非常活跃。我们在那里为我们的艺术家组织了一大堆非常棒的项目,也一直在与展示我们艺术家的韩国伙伴画廊合作。我们在韩国有一个很好的团队,也在寻找那里的实体画廊空间。我们从一年前就开始找了,但由于全球疫情的持续蔓延,这并不容易。


你们也参加了弗里兹首尔。到目前为止,反响如何?我知道(采访之时)距离开幕还有几天时间。


玛格:我们带去展位的作品几乎已经售罄,大部分的作品由韩国藏家收藏。我想我们也向中国大陆和台湾藏家出售了一些作品。 


从你们的角度来看,你们认为艺术行业目前处于什么位置,又将走向何方?现在有很多关于潜在经济衰退的讨论,利率在上升,乌克兰的战争也似乎没有结束的迹象。


玛格:我为世界的现状感到非常不安,也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但看看我们在首尔的销售情况,我并不认为现在的艺术市场受到了这些问题的困扰。在柏林,我们离战争如此之近,这真的令人非常不安。但资本无处不在,艺术已经成为一种资产,我们都不会对此感到高兴,但这的确是事实。 


艺术市场一直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劲,也有很多投机性的交易。你们如何确保艺术家的作品不会落入这样的交易中?


玛格:这真的很难,因为艺术市场非常狂热。我们只能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有时能做到这一点,有时则不能。


你必须非常缜密,从容不迫。我们会和团队一起考虑潜在的客户,和他们进行一场诚实的对话,也许不是每一笔交易都需要接受。这样一来,很多人很快就会不喜欢你,他们会觉得“你们太复杂了“,他们宁愿去别的地方。


我想我们应该为了艺术家这样做。作为艺术经销商,我们合作了一大堆艺术家,但每个艺术家个体只有一次生命和一份职业。他们希望人们能忠于他们的作品。


采访 / Katya Kazakina

翻译 / Peilian


Artnet News 专访 | 在施布特-玛格画廊登陆纽约之际,两位创始人谈画廊如何留下自己的“文化足迹” 崇真艺客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画廊和艺术家相关资讯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