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文摘选自《圣佳艺文志NO.18》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文/朗松


茱萸自有芳


“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

——曹植《浮萍篇》


按照《易经》中的说法,一、三、五、七、九是阳,二、四、六、八、十是阴。两九相遇,谓之重阳,是为阳数之极。张岱《夜航船》中也有说道:“九为阳数,其日与月并应,故曰重阳。”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九月初九这一天阳气达到极盛,所谓盛极而衰,并不是一个好兆头。与端午一样,在古人看来重阳其实是一个凶日,需要辟邪消灾,借秋意正浓,登高以舒胸臆。 


重阳节除了登高、饮菊花酒之外,还要佩茱萸袋。佩茱萸这个风俗,传说始于汉代。《西京杂记》有载:“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令人长寿。”曹植《浮萍篇》中赞道:“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直接将茱萸抬到与桂、兰的比肩,要知道,这两种芳香植物在中国都有着源远流长的使用历史和丰富的文化意象。然而茱萸的香气是如此与众不同,它还能驱虫避疫、辟邪消灾。南北朝时期吴均的《续齐楷记》里描写了这样一则颇具志怪色彩的故事:


“汝南桓景,从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日,汝家当有灾,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除。’景如言,举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以代也。’今世人九日登高饮酒,妇人戴茱萸囊,盖始于此。” 


可见,与茱萸有关的重阳风俗至少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就已然形成,到了唐代开始逐渐盛行且丰富起来。宋庞元英《文昌杂录》记载:“唐岁时节物,九月九日则有茱萸酒、菊花糕。”可见茱萸也可酿成酒,茱萸酒,又称茱萸杯,亦可简称为萸酒,流行于长江流域和淮河流域等地区,在宋代已相当盛行。时人称菊花为“延寿客”、茱萸为“辟邪翁”。从此,二者便与重阳紧紧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不少人直接将重阳节称为“茱萸节”或是“茱萸会”。


唐代歌咏茱萸的诗篇也开始大量涌现,其中尤以王维、杜甫、朱放最为知名,有“三茱萸”之雅称。“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王维这首《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借一支茱萸道尽漂泊在外的思乡之情。杜甫在《九日蓝田崔氏庄》写道:“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这些诗作流传广泛至今依然脍炙人口,茱萸也在一代代文人墨客“悲秋”、“畅怀”的诗兴中不断被投射被隐喻,发展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且极具特色的典型意象之一。


然而千百年来,人们在诗文中反复歌咏,重阳节插在头上、佩在身上的“辟邪翁”到底是怎样一种植物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山茱萸《中国植物志》


从现代植物学来看,茱萸有山茱萸、吴茱萸之分,此外,还有食茱萸、草茱萸等种类很多。如今我们提到茱萸,可能首先想到的便是长长的一串红果,这是山茱萸,在植物学中它被归类于山茱萸科,山茱萸属,是一种植株优美的小乔木或灌木。由于“茱萸”二字与重阳的亲密关系,人们往往误以为它是秋花,其实不然。这种茱萸,花期在三、四月份,开黄色的花,花朵极为细小,由四枚花瓣构成小小一朵,花梗很长,往往数朵聚在一起形成伞状花序,远远望去金灿灿的一片,有种铺天盖地的感觉,在姹紫嫣红百花争艳的春日中异常炫目。茱萸的果实在九、十月份成熟,呈椭圆形卵状,有点像奶葡萄,颜色却是绯红似火,坠在枝头好像一串串玛瑙,在秋日萧瑟中可谓是难得一见的一抹艳色。有诗曰:“伤秋不是惜年华,别忆春风碧玉家。强向衰丛见芳意,茱萸红实似繁花。”(司空曙《秋园》)美则美矣,但是据说味道十分酸涩。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吴茱萸


而吴茱萸则是属于芸香科、吴茱萸属的植物,与山茱萸完全不同。从名字中的一个“吴”字大抵可以推测出其产地,应该分布在在秦岭以南。相传春秋战国时期,这种茱萸生长在吴国境内,所以又称为吴萸。同样是小乔木或灌木,吴茱萸的花期、果期皆比山茱萸略晚,开的是小白花,清雅似茉莉,其果实如花椒大小,裂开五瓣,一颗颗簇拥在一起,虽然也是红色,却是更深更暗,表皮粗糙,未成熟时还是嫩嫩的黄绿色,看上去生涩的很,等到秋后成熟才慢慢变成了紫红色。此外,芸香科植物的一大特点是香气馥郁浓烈,比如常见的柚、橙、柑、橘以及花椒等,皆是芸香科的近缘植物,它们除了都拥有浓郁的气味之外,果实形状虽然大小各异,形状却颇具共性,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吴茱萸的果实极似橘瓣。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吴茱萸


同样都以“茱萸”为名,无论是山茱萸还是吴茱萸,它们似乎都能与诗文中所描述的特征对应上。比如“茱萸红实似繁花”,说它是山茱萸没问题,吴茱萸貌似也可以,它们刚好都在重阳前后结出红色的果实,毕竟诗文更讲究意境,自然不会像《植物志》一样科学描述植物的具体特征。当代学界也曾对此进行过许多考证,在诗文史料典籍等一切前人留下的文字中追寻蛛丝马迹,可最后结论却多有分歧。有人依据地域考证认为“茱萸”应该是山茱萸,理由是它的分布更广南北皆有;也有人从气味入手,认为吴茱萸的浓烈辛香更符合“茱萸”驱虫防疫的功能。《淮南万毕术》有载:“井上宜种茱萸,叶落井中,人饮其水,无瘟疫。悬其子于屋,辟鬼魅。”这样看来,它的作用其实与端午的艾草有些类似。因此,人们普遍更倾向于后一种说法。其实,诗文以及风俗中的茱萸更多的是一种意象表达,它具体是什么种类有什么功用,即使无从考证也并没有太大影响。


相较于文学作品中的抽象表达,药典中所记录的茱萸相对就好分辨多了。所谓“茱萸自有芳”,它应该具有一种强烈而独特的气味,才让古人觉得可有用来辟邪祟祛病疫。当然这也并非完全是无稽之谈,巧合的是这两种茱萸都是可以入药的,虽然功效相差甚远。山茱萸性温,酸中带涩,无毒,有补益肝肾,收涩固脱之功效,著名的六味地黄丸,其中一味就是山茱萸。而吴茱萸大热,有小毒,味辛带苦,有降逆止呕、助阳止泻、散寒止痛的等功效。长沙马王堆软侯古墓出土之《五十二病方》中记载了不少茱萸相关的药方,其所治之病症反推,应为吴茱萸无疑。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五十二病方》(局部)湖南博物馆藏品


张仲景《伤寒论》中有一传世经典名方—吴茱萸汤,该药方以吴茱萸、人参、生姜、大枣等几味常见中药材为主,有温肝暖胃之效,主治干呕、头痛。按照《伤寒论》中记载:“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晋唐之后各家本草基本均有载录此方,只是在原方的基础上药材种类以及分量酌情略有增减,但吴茱萸作为最关键的一味始终不可或缺。至今这味吴茱萸汤已流传上千年,甚至在现代中医治疗时都有沿用,足见其功效之佳,经久不衰。


“茱萸自有芳,不若桂与兰。”再读陈王此句,方知茱萸之贵,亦不在其芳,与众香不同,其药用价值反而更可宝贵。

《圣佳艺文志》广告位招募中,欢迎来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推荐阅读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成交率高达84.46%!中贸圣佳佳期·仲秋成绩喜人,圆满收官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茱萸自有芳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