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文摘选自《圣佳艺文志NO.18》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文/王超然



汉时有仙山,巍巍立于东海,惊涛环山腾跃,复有烟霞蔽之,旅者遂难觅其踪迹。仙山中有峦嶂叠错,奇木丛生,其上异兽珍禽相逐,秦王御仙鹤而游,紫烟蒸腾间,恍若天上宫阙。


海中仙山的传说渊源已久,古时《山海经》中即有三仙山之记载。千百年间,此般仙山胜境虽无人真正觅得,却具象于汉代焚香所用的博山炉之上。仙山、仙客、香气、紫云,汉人将香事寄托于这微缩的仙山之上,中国古代的香具与香文化也自此被赋予了独特的寓意,绵延千年仍弥新而不绝。



若论中国古人用香的历史,直可追溯至先秦。《周礼》载“剪氏掌除箜物,以攻攻之,以莽草熏之,凡庶虫之事。”可见周时已设有专门的官职司掌用香草薰室,驱灭蚊虫。至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对本土的各式香料植物有了广泛的认识,尤其江南楚地湿热而多蚊虫的环境,更需要熏香、佩香。《礼记·内则》载“男女未冠笄者,……皆佩容臭。”屈原亦在《离骚》中有“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之语。这些古人的记载,都佐证了春秋战国时期贵族对香草的广泛使用。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战国 凤鸟衔环铜熏炉  

凤翔县博物馆藏 陕西凤翔雍城遗址出土


春秋战国时,用薰炉薰烧香草的做法已较为多见,在江南楚地及山东、湖北、湖南、浙江等地都见有各式镂孔薰炉出土,以形似豆的高足形制最为典型,其造型亦可看出与西汉博山炉的传承关系。存世实物较精美者,可见陕西凤翔县出土的一件铜质凤钮薰炉,为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秦地之物。其作繁复镂空的球状,可置香草于其中,顶设凤鸟钮,玲珑精巧,显出非凡的铸造工艺,应是当时贵族堂室中所用之物。


总体而言,先秦时期的薰香,是一种流行于贵族阶层的生活习俗,以佩挂、薰烧香草以驱灭蚊虫和熏香冠服为主。薰香用具上,春秋战国之际出现的豆式薰炉最为典型,陶质、铜质者皆有所见。



自秦至西汉早期,因香料种类未有变化,用香仍循前代习俗,以佩挂香草和薰烧茅香为主。唯此期的用香习俗,相较先秦时期有了更多的考古资料作为实证,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的香料、香具即是此期最为典型的实物资料之一。据对马王堆一号墓的考古研究来看,汉初长沙国贵族辛追夫人,生活中所用的香具种类颇丰,有香囊、香枕、香奁、薰笼等器,其内盛放花椒、茅香、佩兰、辛夷等多种香料,又用陶制的豆式薰炉薰烧香草,可谓是出入皆有兰芷了。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西汉 彩绘陶薰炉  

湖南省博物馆藏 湖南省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


至西汉中叶武帝时期,中央集权的加强,使南海乃至远西的龙脑、苏合等树脂类香料,随着朝贡与贸易传入中原。此类异域香料之馥郁芬芳远胜于中原的香草,它们在薰烧、使用时,也与传统茅香直接燃烧的方式不同,须下承炭火,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徐徐薰蒸出香气来(相关论述,可见于孙机《汉代物质文化资料图说》,文物出版社1991年版,页360-361)。新香料带来了薰香方式的变化,相应地也要求薰炉的造型更加深腹、少孔,适于在少氧环境下阴燃,博山炉也就由此应运而生了。


博山炉的记载最早可见于刘歆《西京杂记》,言“长安巧工丁缓者……又作九层博山香炉,镂为奇禽怪兽,穷诸灵异皆自然运动。”此记载与今存世的博山炉颇为吻合。目前存世所见汉博山炉,最著名者有两例:


其一为陕西历史博物馆藏鎏金银竹节铜熏炉,出土于陕西省兴平市茂陵东侧丛葬坑中。此件博山炉造型高挑,有竹节状长杆,其盖缘刻有铭文:“内者未央尚卧,金黄涂竹节熏炉一具,并重十斤十二两,四年内官造,五年十月输,第初三。”将此段铭文与同时出土的“阳信家”铭铜器结合可推测,这件博山炉为当时未央宫中陈设薰炉,且为汉武帝赏赐给姐姐阳信长公主之物。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西汉 鎏金银竹节铜熏炉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陕西兴平市茂陵东侧丛葬坑出土


其二为河北博物馆藏错金博山炉,出土于河北省满城陵山一号墓,为西汉中山靖王刘胜随葬之物。此件博山炉造型更接近于传统的豆式薰炉,但施以繁复精巧的镂雕与错金工艺,华丽甚至更胜于未央宫中之物,这与历史中对刘胜生活奢靡的记载相吻合。此件博山炉出土于墓后室的小侧室中,与博山炉一同出土的,皆为搓石、盆等沐浴用具,故学者推测其应作沐浴焚香之用。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西汉 错金博山炉  

河北博物馆藏 满城陵山一号墓出土


西汉墓葬中,陶制或铜质的博山薰炉已逐渐多见于随葬品中。而这两件精工巧制的博山薰炉,则因工艺精湛、主人身份特殊,蕴藏着更为丰富的历史信息。它们证实了西汉贵族在寝卧、沐浴时皆需以博山炉焚香,亦可见当时的贵族对于香事的重视。


尤其铭有“内者未央尚卧”的鎏金银竹节铜熏炉,曾掌管于未央宫尚卧官职之手,表明其旧为汉武帝寝卧所用陈设;与一众“阳信家”铭铜器一同出土,则暗示其曾作为赏物,被汉武帝赐予姐姐阳信长公主。此件博山炉上的诸多信息,也印证了汉武帝重视香事的记载。当时宫中殿名即有称“披香殿”者,后妃居住的宫殿亦用香料涂壁,故称“椒房”。《汉武帝内传》载“至七月七日,乃修除宫掖之内,设座殿上,以紫罗荐地,燔百和之香,……躬监肴物,为天官之馔。”此书虽被考为六朝人伪托汉人之作,但可见汉武帝焚香礼神的传说渊源已久。


同时,汉代宫廷中亦保留了传统的佩香习俗,如蔡质《汉官典职》载“尚书怀香握兰,趋走丹墀”;《太平御览》引东汉应劭《汉官仪》则曰“尚书郎含鸡舌香伏奏事”。汉代的官员入宫觐见皇帝需要携佩香兰、口含丁香。可见当时宫中佩挂香草已成规制。


了解过汉代如此繁盛的香事文化,便不难理解汉人将对于海外仙山的诸般想象,寄托于席上一方小小博山炉上的做法了。战国至汉本就是中国古代方仙之术盛行的时期,众多仙人术士的传说层出不穷。始皇帝遣派方士寻海外仙山之事已广为人知,西汉时,武帝亦对方术兴趣浓厚。《后汉书》载“汉自武帝颇好方术,天下怀协道蓺之士,莫不负策抵掌,顺风而届焉。”由此,李少君、公孙卿、少翁、栾大等一众燕齐方士,皆曾备受汉武帝重用。在这般自上而下的求仙热潮中,汉代器物装饰亦多见云气、羽人等仙逸图案。而对于备受贵族重视的焚香之事,若能在寝卧、沐浴时伴一博山香炉,馨芬氤氲间,恍如见仙山霞蔚蒸腾,岂非合意之事。



“玉阶行路生细草。金炉香炭变成灰。”生自博山炉中的这缕烟云,飘渺传至魏晋、隋唐仍为文人墨客所津津乐道,并且也融入了当时的香事之中。魏晋南北朝时,香具仍旧沿袭汉代的规制,但有更多种类的域外香料通过贸易传入中原,《魏略·西戎传》中记载的“大秦”香料就已有十二种,其中包括苏合香、狄提香、迷迭香、兜纳香、白附子、乳香、薰陆香、郁金香、芸胶等。而南朝范晔亦在《和香方》中记载了诸多香品的特质,如“麝本多忌,过分必害沉;沉实易和,盈斤无伤;零蕾虚燥,詹唐薪湿。甘松、苏合、安息、郁金、奈多、和罗之属,并被珍于外国,无取于中土。”可见时人对于各种香品的认知已颇为深入。


这一时期,名贵的香品仍被掌握在皇亲贵族手中,属于奢侈品。《太平御览》载魏武帝《内诫令》:“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内不得熏香。后诸女配国家,因此得烧香。吾不烧香,恨不遂初禁,令复禁不得烧香。其所藏衣,香著身亦不得。房屋不洁,听烧枫胶及蕙香。”曹操此令虽是诏令节俭,不用名贵的域外香料,复归焚烧香草的古风,实际却更令诸般名贵香品成为贵族专用的奢侈品,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了身份地位的标志。传说中乃有西晋“韩寿偷香”之典故,言贾充从韩寿所用的外国贡香,判别出他曾私会自己的女儿。这一典故以轶事流传至今,却也侧面说明当时名贵的香品,仅皇帝与少数贵族所能使用。至南北朝以及隋代,各色名贵香品更成为了贵族、富贾极尽奢靡所用的奢侈品。《建康实录》载,陈后主为自己与后妃营建的阁楼以沉檀香木作窗牖、栏槛,“每微风一至,香闻数里”,据此可一窥当时皇族贵戚用香之盛。


除了富贾贵戚薰香享乐,魏晋南北朝时繁盛的佛事,也为古代香文化与香具的流变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南北朝时始有“行香”法会,以炉香礼佛。程大昌《演繁露》卷七载:“东魏静帝常设法会,乘辇行香,高欢执炉步从。”佛事与香事的结合,也使当时的香具产生了新的元素,承自两汉的博山炉与佛教中的莲花结合在一起,成为颇具时代特色的香具形制。洛阳东关出土的北魏神王石碑座上,即有上为博山,下饰莲瓣的香炉形象,虽然同期出土实物所见的相同例证不多,但唐代瓷炉中,常见此式博山与莲瓣相结合的形象,足见其中源流传承之关系。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北魏 神王石碑座(局部) 洛阳东关出土



唐代是中国古代香文化与香具发展的另一个高峰,统一王朝与多民族的社会环境,为海内外的商业和文化交流提供了极佳的土壤。尤其盛唐时期,国力强盛,航海技术亦逐渐成熟,南洋与西域各国的香料,通过朝贡与贸易大量进入唐代社会,催生了空前丰富的香具与用香文化。


据新、旧《唐书》、《酉阳杂俎》、《册府元龟》等史料记载,唐代外邦进贡的香料已有30余个品种,其中既有苏合、郁金、乳香等魏晋时期已有记载的,也有龙脑香、没药、肉豆蔻等唐时首见的香种。唐人《酉阳杂俎》曾记载一段天宝末年的轶事,言“交趾贡龙脑,如蝉蚕形……禁中呼为瑞龙脑,上唯赐贵妃十枚,香气彻十余步”。及至马嵬坡之变后,旁人将杨贵妃旧时所用领巾进呈玄宗,“上皇发囊,泣曰,此瑞龙脑香也。”外邦进献的新品种香料在唐宫廷中的使用,由此可见一斑。


这些从南洋、西域输入的香料,大量经海路,从广州入港,运往扬州、杭州、长安、洛阳等城市。繁盛的贸易与朝贡使得这些外邦香品不再被显贵阶层垄断,而能进入市场。《唐大和尚东征传》中,记载了鉴真东渡日本之前,在扬州药市购买了大量用作药材的香药,计有麝香、沉香、甘松香、龙脑等十余种。此事也是唐代香料贸易繁盛的一例佐证。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百济 金铜大香炉 

韩国国立扶余博物馆馆藏 韩国百济故都扶余陵山出土


如此丰富香料种类,使香事几乎遍及唐代生活的各个领域。对于宫廷皇室,对熏香的使用几乎已经到了无事不香的底部,诗人杜甫作《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言:“宫殿风微燕雀高,朝罢香烟携满袖。”足见内廷之中已是处处用香。


除了日常使用外,承自魏晋南北朝的佛教用香传统,在唐代也发展地更为成熟。将汉代博山形象与佛教莲花相结合而生的莲瓣博山炉,在唐代墓葬一职中多有出土,其材质以瓷居多,亦见有铜质者。李商隐《烧香曲》中“钿云蟠蟠牙比鱼,孔雀翅尾蛟龙须。宫旧样博山炉,楚娇捧笑开芙蕖”,所言即是这种承自汉代博山炉的薰炉造型。值得一提的是,百济故都扶余陵山出土一件铜莲花博山炉,现藏韩国国立扶余博物馆,时代约当中原初唐,其精巧的装饰,显示出了鲜明的受南朝影响的特点,亦可能是得自中原之物。此件融合了莲花与博山装饰的薰炉,表明当时中原的香具与香文化已颇成熟,并能够辐射至周边地区。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唐 鎏金卧龟莲花纹五足银熏炉 

陕西扶风法门寺唐塔基地宫出土


此外,唐代另见一种新创的莲花式香炉,是将装饰莲花的炉盖,与源自魏晋南北朝的多足香炉相组合,其尺寸较小,多三足或五足,带有承盘。这种炉形见有青瓷、三彩等数例,亦见有银捶揲而成的。其中最著名者,应是山西扶风法门寺唐塔基地宫出土的鎏金卧龟莲花纹五足银熏炉。地宫中一同出土的香具,还有封签自名“大银香炉”和錾刻“五十两臣张宗礼进”的银薰炉两件、银鎏金狮纹香盒一件,和银鎏金香宝子(专门盛放香丸、香饼的容器,多为成对与香炉一同陈设)两件。这批银器完好地保存了唐代香具的品类和形制,可见香炉在佛教艺术的影响下,嬗变出了新的风格,其中五足薰炉、香宝子等器型,也深刻影响了宋辽香具的器型。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唐 银鎏金香宝子 

陕西扶风法门寺唐塔基地宫出土


在佛教用香之外,香事与香具也融入了唐代人的日常生活中,广受世人所知的薰球,就是应古人日常薰香衣冠、被褥的需要而生的。在衣、被中置炉薰香的做法,汉初已有,马王堆一号墓中伴随薰炉出土的竹编薰笼,即是用来薰香衣被的。汉代《西京杂记》中,还记载长安巧工丁缓“又作卧褥香炉,一名被中香炉。本出房风,共法后绝,至缓始复为之。为机坏转运四周,而炉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以为名。”这种结构巧妙的“被中香炉”,通过多个转轴的嵌套,可以实现无论炉身如何旋转,其内部盛放香炭的小钵盂都能保持水平的效果。据其描述,与唐代的薰球颇为吻合,惜汉代出土实物中未见可相佐证者。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唐 葡萄花鸟纹银香囊 

西安市南郊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


唐代薰球,出土所见已有数例,较为著名者,有西安南郊何家村窖藏出土葡萄花鸟纹银香囊,及扶风法门寺地宫出土鎏金双蛾团花纹银香囊。从存世实物可知,唐代的香球不仅结构精巧,装饰亦甚繁复华丽。如此成熟的器型不应凭空出现,《西京杂记》载汉时已有此香具,亦属合理之事。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唐 鎏金双蛾团花纹银香囊  

陕西扶风法门寺唐塔基地宫出土


唐代丰富的香具与香料,也衍生出了独特的用香方式—篆香,又称“百刻香”。唐人用篆香,主要作计时之用。其制作方法是以镂空的山梨或楠樟木制成模具,将香粉压制成连笔的图案或文字,点其一端,依香上的篆形印记,烧尽计时。白居易在《酬梦得以予五月长斋》诗中言“香印朝烟细,纱灯夕焰明”;王建《香印》诗云:“闲坐烧印香,满户松柏气。火尽转分明,青苔碑上字。”所言皆是唐代之香篆。这种独特的计时方法既便捷,又富于氤氲清雅的浪漫气息,故自唐至清,历千余年亦未见衰,古代香文化的绵延与传承,于此亦可见一斑。


“炉烟袅孤碧,云缕霏数千。”数千年前的一缕香云自古人的屋舍中焚出,在汉代的博山炉中蒸腾而起,飘然于历代的薰炉香具之间。香事也是如此,自汉唐而盛,至明清仍未见衰,在氤氲缥缈间,它便悄然渗入文化与生活的每个角落,连缀起了数千年的王朝更迭与沧桑变迁。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

《圣佳艺文志》广告位招募中,欢迎来询!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推荐阅读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成交率高达84.46%!中贸圣佳佳期·仲秋成绩喜人,圆满收官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圣佳艺文志 | 从一缕博山香云谈起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