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艺术从业者的写作,该从何谈起?写作为了更好地厘清自己关于艺术、关于生活的思考。如果你学习艺术,文本是进入艺术的一个非常直观的途径。对于很多人来说,写作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他们的创作生涯,文字不仅仅是自传性的,也可能是对灵感乍现的瞬间捕捉。阅读艺术从业者的文字似乎更像是一种平行现实,给予我们一种理解他们思考过程的通道。不同的人为了不同的目的而写作,然而几乎都是对本质的追寻。文本始终是需要研究的东西。#AMNUA艺术随笔#栏目将通过不同艺术从业者的写作为读者展现一幅幅关于向内思索过程的图景。





2022

10/4

什么也没有,但存在过。
——萨特《恶心》

 


L君

笔记

·在房间里·
 
我梦到一个地方,似乎来过,又好像从未来过,来过是因为似乎住过,未来过是因为似乎忘记了。这是一个没有灯光、没有阳光的房间,我是秉烛而来的。房间中除我还有一大堆稻草,我能确认稻草上面曾经躺过人。稻草不是干燥的,有些湿漉漉,地板嘎吱嘎吱作响。头上也有水在滴下来,速度很慢,慢极了,滴到地上的每个过程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我明白了,除了我,周围的一切都是放慢了的。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我记得,我听见了风声。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声音拖得很长。我捡起一束稻草放在蜡烛的火苗上,点不着。我想一定是太过潮湿。我在稻草上坐下,软软地,于是我躺了下来。我似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劳累,我看着房间唯一的窗子。一片漆黑。除了遥远的风在拉着长长的音调。我身体躺得很稳,开始喜欢这团稻草,我闭了会儿眼,又睁开。我看着窗外,听见了风打落树叶的声响,我知道不远处有丛茂密的树林,但我来时没有注意,要么就是没有路过。树叶的响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就在窗外,那感觉就在我头上!树叶下落的声响很难形容,很像烧干柴火的声音,也很像一种美妙又古老的音乐,一种仙女可能听得懂的声音。落叶的声响忽而变得强大,时而又微小,慢慢地我习惯这个重复的音乐,在我快不耐烦的时候我听见了咯啦咯啦的声响,似乎什么东西砸倒在房间的顶子上。我顿时惊诧,这房间的顶子。我没有注意也没有看一眼这房间的顶子。“天那。这房间在哪?”是呀,有顶子,是什么砸了它?我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这房间的位置,我在地面上?还是在楼房的某一层中的某一间?我上面的顶子上面是什么?
 
我走到门口,掩护着蜡烛的火焰推开门来,昂面望去,我上面的顶子上面还是房间。再上面还是。我不敢确定这楼房是怎么建起来的,更不敢确定其他的房间还有没有人,我的脚下的路明明通往树林,而我却全然不知。把门闩上。我躺回稻草上,寻思着什么时候天会亮。我盯着蜡烛看,火焰微微地颤动,却半天没有一滴蜡油流下。我郁闷,时间好慢。顶子上面咯啦咯啦的响声又次传来,我没有理会,也无法理会。门外的路应该堆满了树叶,我在担心我是否能原路返回。

正到这时,我觉得身上一阵冒汗,便醒了,喝了口水又睡下了。我总是习惯夜里起来喝水的。再梦下去……回到房间里,房顶的漏水越来越多,速度没有变化,房间中还在漏雨,我发现窗子没有玻璃,将头探出,确实下雨了。我背对着蜡烛微弱的光,又睡下了。没多久,我醒来,听见楼下有人喊我:“李老板,走,起来看日出。”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在房间外
为L君笔记做的批注
 
人们不再关注城市里新的建筑了,这些庞然大物越来越无关紧要。城市越来越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我们看到他,甚是不会和他打招呼的那种人。有的时候,城市里会出现一股潮味,城市里有了这种潮味,就觉得很干净,人的精神顿时焕发。仿佛普桑画的《弹鲁特琴的酒神女祭司》,一种风雨遇来带着潮味的神清气爽的忧郁的蓝……有种突如其来的忧郁,令建筑呈现残缺且不同寻常的美。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艺术化摧毁了人们的想象力,一个标准化的生活空间一定是被强化和维系的社会秩序决定的,社区缔造的公共空间,将人们的领地意识削弱到最低,并且建立起“中央地带”或“中心化”的概念。越靠近中心,地位越尊贵。景观被艺术化,隐藏在这种安全的、硕大的城市氛围之中。不论在昏暗的街头,还是明媚的公园,就连光线、味道都是被设计出来的。
 
即使在一片漆黑的郊野中,也能传来遥远的声音。屏住呼吸,黑暗中亮起微弱的光线,那光线一会消失,一会又出现,反反复复,没有人吭声,那是来自城市中心的光束,显得平凡又高贵。在荒郊野岭,城市的中心是赋予神性的。尤其暴雨将至,电闪雷鸣时,神的威力会降临在庞大的建筑之上。要知道这本质上是人造物与神性的结合,神话永远先于行为。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我看见大叫着跳着舞蹈的欢腾着冲入暴风雨里人,身体洗得无比干净。不远处火光冲天,大火一连数日烧焦了整座城市,疯狂地人足底炽热仍慢慢前往。”L君在笔记中这样写到。
 



作者介绍

/The Author/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李泊岩(b.1984),独立策展人。200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2012年创办非营利艺术机构再生空间计划。他曾担任2017年“三星堆戏剧节”公共展演单元策展人,2018年“第二届深圳当代戏剧双年展”公共空间表演单元策展人,2018年“第七届济南国际摄影双年展”实验展单元策展人,2020年“第二届武汉影像艺术博览会”主题展策展人。2019年入选台北关渡美术馆驻馆策展人。还曾入围2015年PSA青年策展人计划,以及2019年Hyundai Blue Prize等竞赛。
 
主要策划展览有:熔炼的暗礁(WE SPACE,上海,2022),感官拜物教(LPS在地公园,广州,2022),融合-当代艺术中的传统II(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重庆,2021),一个人在荒岛听(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2021),重度的情调(G+ Art Space,武夷山,2021),重塑观念(K11艺术村,武汉,2020),风暴山谷(無同空间,长沙,2020),告白(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2019),对方正在输入…(AC画廊,北京,2019),灼手的余温(户尔空间,北京,2019),承受屋(501序空间,重庆,2018),蛇形手臂(CIPA画廊,北京,2018),吻与电话(三三画廊,天津,2018),日落将至(泰康空间,北京,2017),贫穷剧场:抗拒消费时代的重造(白塔寺胡同美术馆,北京,2017),铁托的肖像(陌上实验,北京,2017),ISBN:9787214056061(吸尘器空间,北京,2016),三高(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南京,2015)等。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李泊岩:城市像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丨AMNUA艺术和随笔 崇真艺客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AMNUA数字展厅;

  • 为保证流畅体验,建议在wifi环境中观看;

  • 投稿信箱:amnuamedia@163.com;

  • 文章版权归AMNUA视野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