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醉酒艺术家

 

——
 

他们是狄厄尼索斯的信徒,是诩的酒神精神的继承者。

越疯院的狂徒,是秋落叶时的隐

他们⽔⽉⼿,以假作真。他们遁⼊⼭中,眼翻透。

他们喝绿了脸,跑到海天涯。他们撕破了书,嘲笑世界荒唐。

他们在我世界的果壳挥斥为君王,

于酷戾⼈⽣前插科打诨丑。

徒劳地,以痛苦换取痛快,以虚对抗虚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不存在的任务 2022 布面丙烯 120×240cm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黑匣子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也,从水酉,以酉目为之,酉说声。一曰造也,吉凶所造也。”自古以来,酒就是一种人试图走向自我超越的媒介存在,因为它能作用于我们的感官、神经,以使我们得以进入到思维范式的逃逸,好似我们暂时脱离肉体和世俗的束缚,它还原了我们人类本性中的某些渴望。



高瑀,1981 年出生于贵州,15 岁时就已经决定为了要成为一个艺术家而努力,从中考起,就选择了一所可以不影响他画画的高中。2008 年,他毕业于川美,并以颠覆性的熊猫形象进入人们的视野。2014 年,高瑀从北京回到重庆,开始了“山城隐居”的生活。他的创作常在波谱与古典元素之间,以诙谐、批判、反讽、幽默等方式来审视当今时代与个人的生活,其不拘一格的叙事语言,常令观众耳目一新。已步入中年时期的高瑀,如今在大千百态的世间,看惯了人世间的悲欢善恶与断离愁苦,爱酒,成为了他的一项特别的嗜好。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多喝了两杯苦艾酒 2022 布面丙烯 50×50cm



高瑀有一种诗人式的气质,并不喜俗世的热闹,2004 年的大学毕业,就在云南开过一家经营数年的青年客栈“熊猫小堂”,而后在重庆期间,又在嘉陵江畔开了一家英式酒吧“醉先生”。他自誉自己为“先生”,是一种优雅,一种迷醉之间的半梦与清醒之中的绅士诗人。在这里,他以一种醉酒的方式,将世间的“真实”剖解在观众的面前,一种求遁隐中的逍遥快活和醉眼看世间百态的不羁性情。



就好似一种狄厄尼索斯的秘密仪式,一种关于个体对自由的欲望化的具象标志,它是酒神在狂饮中的癫狂,是一种悲剧式的自由飞翔。在那里是人类本性对超脱的狂迷,正如它是某种渴望的还原。高瑀的诗酒气质显现成为一种以荒诞对抗荒诞的,人类在自性上的自我缠斗。这种荒诞是对现实与自我的某种折射,一种力量较力的反复损耗,显现出一种荒诞现实主义和超现实幽默的杂糅来。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闷倒驴 2022 布面丙烯 150×150cm



它提出了一种“人生本来毫无意义”的文学表达,类似于杂耍,包含于夸张或悲剧的形象,并形成一种对现实题材的滑稽模仿或消解。正如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Friedrich Dürrenmatt)所说:“仅有喜剧是很合适的,但悲剧性也可能合适,尽管纯悲剧不可能,但我们可以从喜剧中获得悲剧性。”这正是一种在抵抗纯悲剧中寻求一种悲剧性,正如高瑀在《太白之死》中所表现出来的迭代式的浪漫化叙事。



高瑀把这种迷醉称之为“以虚无对抗虚无”,这实际上是肯定一种能动性,或者说是对纯悲剧的一种本能反抗。这种反抗是一种消极中的积极。艺术家肯定这种无根由的挣扎,至少它能体现出一种生命活动的存在,尽管它会消散成一片尘沙。而从哲学关联的事实上,荒诞主义确实与存在主义密不可分。在这里,本能的走向逃逸,希望能逃离无路可走的处境,是艺术家所在生活的“此在”中获得的“必须”浪漫的方式。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太白之死 2022 布面丙烯 280×160cm×3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艺术家高瑀



专访:黑匣子 X 高瑀


黑匣子:我们知道,近些年来,你一直在经营酒吧,可见对酒的热爱,能谈谈你对酒的看法吗?

高瑀:酒既满足了人类对于获得某种对现实的超越的愿望,也让人类对于现实更加泥足深陷。归根结底,不是个啥好东西,不过比现实好那么一丢丢罢了。


黑匣子:如何看待狄厄尼索斯的酒神精神?如何看待你眼中的尼采,因为他⾃诩为酒神精神的继承者,以及对尼采精神的追随者们?

高瑀:我不了解尼采,也没看过他那本《日神与酒神》。古希腊人在给狄厄尼索斯过节时的情景我倒有所了解。这种情景在我们的文化中几乎是不可见的,从这个角度我把所谓的酒神之精神理解为几点:第一,它是个人主义的,强调个人之自由。第二,它在欧洲也许是对理性的反动,在我们这里也许更像对权力意志的对抗与逃逸。第三,它是悲剧性的。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翻白眼艺术家 2022 布面丙烯 100×100cm


黑匣子:在你的作品中,有很多表达醉酒有关的作品,除了对酒的喜爱外,还有哪些因素促使你以酒为主题创作了多件作品?

高瑀:一方面是传统绘画题材里的各种醉酒图,作为图像与文本上的转译与引用,一方面是生活中肉体与精神的切实体验。


黑匣子:能为我们谈谈关于《太白之死》这件作品背后的意涵吗?

高瑀:李白是我们历史上最著名的醉酒艺术家了,没有之一。他一生都被他入世的执着与出世的本性所撕扯,被他作为一个儒家读书人的人生理想和作为一个道教徒的人生理想所撕扯。人间给了他多大的挫败,天上就给了他多大的褒奖。而酒就是他往来于人间天上的通路,是他自我逃避的安乐窝,是他目空一切的神仙洞。他的一生最后被自己浪漫化了,并不断被后世进一步浪漫化,这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他的死亡。太白星坠赫赫然,诗人赴死飘飘然。水月固称虚,真空岂妙有?指月的手指头,搅碎一江梦影,托体同此山河。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醉酒艺术家2022 布面丙烯 200×185cm


黑匣子:为什么会创作《醉酒艺术家》这件作品?它是一种自画的隐喻,还是对艺术圈的看法?

高瑀:这件作品来自于我在 2020 年到 21 年间陆续写的 12 个故事,《醉酒艺术家》是其中的一篇,也是整本书的名字。画中的人物形象,就来源于故事中对一位从事醉酒艺术表演的艺术家的描写,所以这是件比较文学化的作品。文字也好,画也好,都不可避免地会带有创作者的投射,而我的生活经验,也必然与艺术圈有关涉,但至于在多大程度上它有关自我隐喻或含沙射影,还是请大家买书来看,与画儿相互参照吧。


黑匣子:谈谈《三缺一》这件作品背后的寓意,是否是“低于生活”的一种态度的延续?

高瑀:《三缺一》是件很轻松的作品,很多时候我需要让自己放松一下,如果说绘画有某种功能性的话,至少这件作品,至少对我,实现了这样的功能性。也因此在语言上,更像是吹个口哨似的,我把形体塑造,颜色变化都控制在很有限的范围内,务求其简洁与轻松。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三缺一 2022 布面丙烯 30×40cm


黑匣子:在你的作品中,常常能看到对现实的魔幻感和幽默讽刺的隐喻。能谈谈你对时代现实与艺术之间的看法吗?

高瑀:我一直是个很现实的人,我也常和人讲,我的创作方式其实是个很现实主义的。现实是具体的,而不是理念的,现实是变动的,而不是机械的。它每天伤害我们,也每天抚慰我们,我无法视而不见,所以也无法不从现实出发而创作。至于所谓的魔幻感,是因为现实够魔幻感,至于所谓幽默感,是因为对于现实的无力感。


黑匣子:在你的创作语言中常能看到不拘一格的多样性,但又彼此具有某种风格的统一,你是如何看待自己一路走过来的艺术之路?

高瑀:因为现实是丰富而变动的,我只能去跟随它。年轻的时候,我们总希望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可以指导我们的工作,以形成所谓的风格之类的。这类似哲学与科学的历史里,人类对于一种可以完美解释宇宙万物的统一理论的执着。事实证明,所有执着于理论的行为,都会被现实所推翻。所以我不愿意再被某种自以为是的理念,某种不关痛痒的形式所限定了,世间万变,以万变对万变,以无法为有法吧。至于说这种变化的努力还具有某种相对的统一性,我觉得是我毕竟还是我,无法分裂成足够多的人格,也许是种遗憾。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倒!倒!倒!2022 铸铜化学着色 29×67×90cm


黑匣子:在这次对“醉酒”系列的展示中,你谈到了以虚无对抗虚无。那么,你是如何看待虚无这个主题的?

高瑀:这种虚无感是种切身体会,医学上称为“酒后抑郁”。灵魂飞升之后,肉体艰难地将堆积的乙醇分解为乙醛乙酸之际,必然会付出这样代价。世界是否虚无,难以证实与证伪,也许更要紧的是如何在其中生存下去。至少,视其为虚无,能解决人类某些必然的苦痛。因此“醉酒艺术家”们以肉体为代价,换取虚无以对抗虚无,即便是西西弗斯式的行为,也是合乎人性,合乎情理的。


黑匣子:你认为艺术的意义是什么?是否与酒和虚无有关?

高瑀:从人类文化的角度,我把艺术理解为一种对于自身存在的努力证明,以对抗短暂的生命与无常的世界。对于我个人来说,艺术是我体认世界与自我的方式,和吃饭喝酒,行走坐卧一样,都是方式。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扁鹊必须死 2022 布面丙烯裱铝板 150×200cm






展览现场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第九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玉兰堂瑀个人项目 | 醉酒艺术家






正在展出

北京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上海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高瑀 | 醉酒艺术家 | 在迷醉中必须浪漫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