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吴让之(1799一1870),仪征(今江苏扬州)人。原名廷扬,字熙载,后以熙载为名,字让之,又字攘之,号晚学居士、方竹丈人等。晚清杰出的书画、篆刻艺术家,其中以篆书、篆刻的成就为最高。
 
吴让之刀法承邓石如,以冲刀为主,同时在实践中又参入切刀,用偏斜之刀背而成披削浅刻,因线而异,综合运用,使转自然,能充分表达笔意,坚实得势,立体感强,生动自然,内涵丰厚而又富有神韵。吴让之的篆刻艺术,既是学习邓石如的一个典范,更是独领风骚的一个高峰。他篆刻中有许多技法具有发蒙意义,其后的吴昌硕、黄士陵等,都从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而成为一代大家,这也足以证明吴让之篆刻的艺术价值之所在。
 
中国传统篆刻艺术,是一处充满生机、蕴藏着无限丰富的形式美的宝藏,有待我们去深入开采,深入研究。为此,我们开设“篆刻讲堂”栏目,与读者分享西泠名家篆刻及其章法等相关知识。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基本刀法与笔法:切刀法

 


吴让之自幼喜爱印章,并对汉印加以悉心模仿,同时,还对当时的各派名家进行过深入的研习,在三十岁之前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因而,在他的作品中,留存着不少汉印和浙派的端庄和凝劲,这对他作品自我风格的形成,产生着不小的影响。就刀法而言,他的不少作品,采用了切刀法为主的手法,取得了另一种艺术面目。与浙派的切刀法相比,吴让之的切刀并不刻意追求刀痕的显露和谨严的运刀程式,他的切刀法更贴近笔法及笔法所引起的各种变化形态,从刀笔的统一性上看,更流露出一种真率之情。


在具体用刀上,可大致分为长切、短切、圆切、单切、双切等。




一、长切


从用刀上分析,长切当指由刀的一头按下直至或接近另一头的刻法,它等同于刻刀的宽度或接近刻刀的宽度。但是,从视觉上看,它则是一个相对长度,无一定标准,是与其他切刀刀路共存,或者与习惯切法相比时在感觉上的一种“长切”。有时,它又与冲刀相似。


“杨铎”白文印的“杨”字中的几个斜笔和“木”部的左边,均以长切为之,“铎”的金部中竖,也可视为长切。“铎”的切刀较为轻松自如,在线条的粗细变化的表现上,以及线条的起止处,均不避锋芒,有一定的质感。此处的长切刀法,主要是为表现用笔的“贯气”。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杨铎


“瑶圃书画”印的字法方饬,线条比较匀称,其切刀的轻重、长短、双刀、单刀的变化都很丰富,有寓奇于平的妙处。如“圃”的囗部,用长切刀法,在折角处均较细,而右下角则较丰满,底线由细转粗,为双长切刀呈放射形切法。此外,在“书”的横画和“画”的右竖中也有长切刻法,在此,采用长切刀刻法主要是使印面产生更多的完整感,避免因笔画多而产生短碎的毛病。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瑶圃书画


“臣镕私印”是较为典型的长切法,其“私”字的么部,最明显地表现了长切所产生的奇崛之美。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臣镕私印


又如“熙载之印”,其用刀极为爽利,切刀的起伏十分明显,短线及点的用刀沉实而富于变化,交接清晰。如“熙”字、“载”字,由于笔画较密,故切刀路为质直,妙在起收处见锋颖,故能不失灵动感。“之”“印”两字中的长画,切刀的刀路也较长,其用刀之法,即由刀的一头入石,按下直至另一头,或一头切入,再沿至所需长度连续切下,因而其线条边缘较为光洁,似冲刀之法。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熙载之印



二、短切


短切是一个相对于长切的概念。切刀的刀路一般较短,因而,短切刀法,其实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切刀法。其方法是由刀的一头入石,略按下,再另起一刀,向前行进,刀路中可见到刀口的交错痕迹。


“晋铜鼓斋”和“晋飞霜镜馆”中的不少笔画,是由短切刻成,特别是在“晋”“斋”两字的长笔画中,短切的刀痕更加明显。在长笔中使用短切刀法,可收到凝劲端庄的效果。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晋铜鼓斋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晋飞霜镜馆


“盖平姚氏”细朱文全印采用小篆字法,用笔流动圆转。全印线条基本采用短切刀法,且刀路清楚而有变化。以“姚”字的刀痕为最明显。短切刀在该印中的作用,是使流动的线条具有了一种节制力,同时,又因为短切刀路的交错衔接,使线条产生了程度不同的粗细变化,使全印更加耐看。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盖平姚氏


“仲陶”带框白文印中,“仲”字的竖画较多且长,所以刀路较短,所成线条既匀整,又见力度;在刀与刀的切刻衔接点上,微微错开,又使线条产生了一种顿挫有致的艺术效果。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仲陶


“陈宝晋印”白文印的用刀长短相间。其短切刀的刀路交接点比较隐蔽,使线条较为整洁,表现出一种用笔坚挺厚实而不失华滋的气息。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陈宝晋印



三、圆切


圆切,也可称之为“转切”,主要用于弧线的刻治。用刀边切下边转动,使转角处产生或圆润艰涩或虚灵浑朴的变化。


“日慎一日”朱文印的线条以弧曲为主,用刀以切为基本刀法,在弧曲线上可见切刀的交接痕,其用刀刀路比短切刀更短,由于刀路短,因而切的痕迹不甚明显。但是,由此形成的线条的粗细变化还是较大的,如两个“日”字,其大小形状几乎一样,所有的变化,基本是靠线条的粗细来实现的。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日慎一日


“铜士”朱文印与“日慎一日”相比,其圆切之刀的刀路更为明显,线条虽是圆弧形,但由于刀法的缘故,在委婉的形式中,带上了一层朴拙的色彩。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铜士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编辑:许齐、陈榕、徐悦哲(实习)



推荐阅读


西泠印社主题创作印章入藏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
六集纪录片《西泠印社》喜获第27届电视文艺“星光奖”优秀电视纪录片奖
◎ 2022《西泠艺丛》第十期导读
西泠印社藏品捐献名录之北川博邦

【篆刻讲堂】吴让之篆刻基本点画分析(二十一)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