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

Marcel Dzama



《午夜之子》



展览日期

2022年11月17日–12月22日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六 10:00–18:00


画廊地址

24 Grafton Street,London



■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午夜之子》(细节),1965年




卓纳画廊欣然于伦敦空间呈现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1974年生)的最新个展《午夜之子》。这是自扎马于1998年加入卓纳画廊以来的第十二次个展,也是继《木偶、走卒与先知》(2013)及与雷蒙德·帕提伯恩(Raymond Pettibon)举办的双人展《让我们来对比神话》(2016)后在伦敦的第三次展览。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午夜之子》展览现场, 卓纳伦敦,2022年



如艺术家自述所说,“《午夜之子》这场展览讲述了气候变化的末日主题。我们在午夜时分,于‘末日之钟’上倒数着,孩子们阻止末日发生的时间已时日无多。尽管洪水来临,作品中也带有一点以旅游进行解脱的逃避主义,和炼金术的参考......及布雷克(William Blake)和但丁的写作。我们在其中正与大地母亲下着一盘棋。”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在布鲁克林工作室,2021年
摄影:Jason Schmidt



扎马的最新作品拓展了在过去数年间,他创作中所探讨的有关热带、海洋和天体的意象。在咧嘴笑的月亮和闪烁星辰下,身穿戏服的人物和动物,围绕着郁郁葱葱、色彩鲜亮的自然环境起舞。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向左滑动,查看作品细节 ◀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所以他们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2021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
作品尺寸:56.5 x 76.2 厘米
装裱尺寸:64.5 x 84.1 厘米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描画、玩弄各种魔法师和神灵。我想,月亮会控制着它之下的世界。他掌控每个人的命运,看着自己疯狂的杰作徐徐展开——那也有可能是我,代表着我的形象,因为是艺术家在创作这幅画。”

——马塞尔·扎马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我的爱告诉我未来,并帮助我处理过去》,2022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

作品尺寸:31.1 x 23.2 厘米

装裱尺寸:42.2 x 34 厘米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现在是夏天了》,2022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

作品尺寸:42.9 x 30.5 厘米

装裱尺寸:54 x 41.8 厘米



这些新作品的灵感来自一系列的参考材料,包括十六世纪奥格斯堡的《奇迹之书》、弗朗西斯·毕卡比亚(Francis Picabia)在1940年代受“刻奇”艺术(kitsch)启发而创作的肖像,以及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的史诗《失乐园》等。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1】佚名,对开本书109,《波兰蝗灾》,1527年,出自《奇迹之书》,约1552年;【2】弗朗西斯·毕卡比亚,《桃乐丝的肖像》,约1940年, © 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巴黎ADAGP,2022年。



一张画可以被塞进书页之间,或是折叠成一个信封……从定义来说,它就是一种很亲密的媒介,而没有哪位在世的美国艺术家能比扎马更具表现力地运用这种媒介。

——黛博拉·所罗门(Deborah Solomon)

著名艺评人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午夜之子》展览现场,卓纳伦敦,2022年


作品中的很多人物都部分浸在无尽的、高达腰间的水中;或以大尺幅三联画的形式,全身都被淹没于海下。这些水景以丰富的蓝调渲染而成,人物在众多海洋生物,如鱿鱼、八爪鱼和海马中一起浮沉。它们看起来有如超现实的水上芭蕾舞场景,然而永无止境的海陆分界线则是一个有关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持续影响的视觉寓言。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向左滑动,查看完整作品 ◀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我们在天堂的洪水中畅游》,2022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共三部件
总体尺寸:193.5 x 394.5 厘米
第一部分:193.2 x 131.5 厘米
第二部分:193 x 131.5 厘米
第三部分:193.5 x 131.5 厘米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午夜之子》,2022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

作品尺寸:193.4 x 131.4 厘米

装裱尺寸:202 x 140 厘米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天堂迷途猫》,2022年

纸本珠母丙烯颜料、水彩及石墨

作品尺寸:131.5 x 109.8 厘米

装裱尺寸:140 x 118.5 厘米



国际象棋对艺术家而言不仅是一个隐喻,更是扎马长期以来的兴趣,并曾体现在他职业生涯中的许多作品里。比如,这次展览首次呈现了一件崭新的雕塑式立体模型:一个由独特的陶瓷和木质棋子组成的精致舞台布景。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马塞尔的午夜宫殿》,2022年
木、陶瓷、石墨、墨水、丙烯及胶水
43.2 x 71.8 x 40 厘米



国际象棋基本上是一种战斗游戏,对扎马来说,它是一个隐喻,是一种永恒的、自我重复性质的战斗。棋盘是这个暴力行为发生的舞台……而棋子的移动就像舞步举止一样具有艺术性的吸引力。

——萨丽安·索科宁

(Sarianne Soikkonen)

芬兰萨拉·希尔登艺术博物馆首席策展人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午夜之子》展览现场,卓纳伦敦,2022年



展览还包括了数件极少展出过的与人等身大的象棋雕塑,是扎马为他2016年于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大卫·H·科赫剧院长廊的装置呈现所创作的作品。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红衣主教 #2》,2016年

钢和工业釉漆

166 x 91 x 68 厘米



这件装置与贾斯汀·派克(Justin Peck)的独幕芭蕾舞剧《不可思议》同时展出。该剧由纽约市芭蕾舞团演出,扎马为其设计了戏服和舞台布景。正如策展人萨丽安·索科宁(Sarianne Soikkonen)所述,这个项目是“扎马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中最大型的‘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创作。”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 ◀

【1】《艺术系列:马塞尔·扎马—围绕历史之创建的张力》展览现场,纽约林肯表演艺术中心大卫·H·科赫剧院长廊,2016年;【2】马塞尔·扎马,2016年;【3】马塞尔·扎马和贾斯汀·派克,2016年。摄影:Erin Baiano。



这些大尺幅的雕塑让人想起了几位二十世纪早期艺术家们的创作形式及主题,包括费尔南·莱热(Fernand Léger)早期抽象作品中的机械形态,尤其是作品《退出俄罗斯芭蕾舞团》,此外还有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作品《新娘甚至被光棍们扒光了衣服》下方的锥形“筛网”。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左】费尔南·莱热,《推出俄罗斯芭蕾舞团》,1914年。© 纽约艺术家维权协会/巴黎ADAGP,2022年;【右】马塞尔·杜尚,《新娘甚至被光棍们扒光了衣服(大玻璃)》,1915-1923年(细节)。© 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艺术遗产基金会和马塞尔·杜尚继任人/巴黎ADAGP和伦敦DACS,2022年




在扎马自己的作品中,无论这些如此丰富且时而混乱的背景是多么密集,都不会削弱画面展开之后场景的强大、触动人心和几乎预言性的基调。


这就是艺术家对世界和人性的表现,也让自然和身处其中之人的快乐、灾难变得生动。


——杜罗·奥洛乌(Duro Olowu)

时装设计师及策展人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

《红骑士 #1》,2016年

钢和工业釉漆

167 x 74 x 62 厘米





内容与文字:Mary Stuart Baker

微信排版:Chantal

英文翻译:Qianfan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卓纳伦敦|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新作个展《午夜之子》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