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Diane Arbus

「早在Diane Arbus(黛安-阿博丝)于1971年7月自杀之前,她的照片就已经激发,甚至煽动了那些观看者的生理反应。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她的照片早已对围绕它们产生的成千上万的文字具有了免疫力,图像的神秘感丝毫未减。1972-1973年为 Arbus举办的展览,是当时MoMA历史上到访参观者人数最多的个展,它就像个深水炸弹——起初只投放在艺术摄影的小圈子里(艺术摄影在当时也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门类),后来则在更宽泛的文化领域中都引起了震动。Arbus在世时,很少有人听说过她。在她去世的那一年间,人人都知道了她,而且大家都对她产生了强烈的看法。“人们好像排队等着领圣餐那样鱼贯入场”,曾竭力推崇阿巴斯作品的MoMA摄影策展人约翰·扎科夫斯基(John Szarkowski)这样评述道。今年秋天,为纪念Diane Arbus,David Zwirner和  Freankel Gallery 组织了《Cataclysm:1972 年黛安·阿勃丝回顾展》,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以及为此出版了Aperture专著。对于那些错过了1972年标志性展览的人来说,将有机会在纽约的David Zwirner重新审视这一切。」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Diane Arbus


“令人震惊的直接”


Arbus是图片出版社的研究助理,原展览于1973年1月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幕,正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John Szarkowski(同时也是这两个展览的策展人)所认识到的那样,这些小报照片显然与Arbus的摄影敏感性产生了共鸣。当他在图片出版社的新闻稿中发表言论时,他可能是在说她。"作为图像,这些照片有着令人震惊的直接,同时又是神秘且零碎的,再现了当时的质感和味道,而没有过多的解释。它们呈现出最真实的一面,什么也不夹带,并提出了最好的问题"。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Diane Arbus


“她一直是一个艺术家”


围绕着摄影艺术地位的争论是令人厌烦的,或者说这个问题自19世纪末就已经解决了。关于Arbus的照片,Szarkowski钦佩道:"所有的幻想都被剥去了,剩下的只是奇妙的、脱离空气的生活体验," 他继续澄清说:"当然,这不是真的。她一直是个艺术家,她知道自己是个艺术家;她作为艺术家的方式就是在我们看照片的时候,会完全忘记她艺术家的身份。" 1971年5月,她的《戴草帽的男孩,等待参加支持战争的游行》(1967)出现在纽约《艺术论坛》的封面上(这是照片第一次出现在杂志上),这表明编辑们掌握了她成就的重要性。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Diane Arbus


“压倒性的感觉”


1972年7月,Diane Arbus成为第一个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作品的摄影师,这是艺术界对她的认可。纽约时报》的评论家希尔顿-克莱默(Hilton Kramer)在那年夏天写到她的展览。"......事实证明,10张巨大的照片组合是美国馆的压倒性轰动。如果人们的自然倾向是对传说抱有质疑,那么必须说,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人们通常说Arbus专门研究怪胎,她的作品拒绝了我们社会常态的习惯性概念,这当然是真的。它以两种方式拒绝它们--首先是关注于存在社会规范边缘的主题(异装癖、裸体主义者、巨人、双胞胎),然后也是通过处理常规主题(例如郊区),就好像它们也是怪异的一样。" 这段话和其他许多重要的评论都是新收集的,可在《黛安-阿勃丝文件》中找到,该书将于今年秋天由David Zwirner Books和Fraenkel Gallery出版。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Diane Arbus


“立竿见影的成功”


Aperture最初并没有打算在MoMA展览的同时出版这本书。这本书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 事后看来这是个古怪的观点,当时这本书卖出了近40万册 , 但在1972年8月,也就是开幕前三个月,他们的关系得到了确认。这本书立即获得了成功,并在展览开幕后的几周内进行了再版。收到这本书后,彼得·邦内尔(Peter Bunnell)(他之前在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担任策展人,之前在Aperture担任策展人)给Aperture的执行董事迈克尔·霍夫曼(Michael Hoffman)写信说:“只是一封感谢信,感谢您为阿勃丝专著。我只知道把它写出来所付出的代价,但无论如何,我想让你知道黛安的一位读者和朋友是多么感激它。这是一本极好的书……”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黛安·阿巴斯在第十街》,1970年,图片由©️Howard Greenberg Gallery提供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重现黛安·阿巴斯1972年回顾展》展览现场,©️卓纳纽约,2022年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黛安·阿巴斯》回顾展现场,©️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1972年




关于艺术家

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1923--1971)是一位美国摄影师,以其私密的黑白肖像而闻名。经常拍摄社会边缘人群,其中包括侏儒、巨人、变性人、裸体主义者、马戏团演员。她对探究身份问题很感兴趣。20世纪40年代中期,她和丈夫艾伦·阿勃丝开始了商业摄影事业,为《Vogue》和《时尚芭莎》做出了贡献。20世纪50年代,厌倦了商业工作,开始带着相机在纽约街头漫游。1967年出版的《Roselle, New Jersey》同时捕捉到了双胞胎姐妹的潜在差异和外貌相似之处。阿勃丝一生都在与抑郁症作斗争,她于1971年7月26日自杀,年仅48岁。1972年,在她自杀一年后,她成为第一位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照片的美国摄影师。1972-1979年,数百万人观看了她的作品的巡回展。2003年至2006年期间,阿勃丝和她的作品成为另一个大型巡回展览《黛安-阿巴斯的启示》的主题。2006年,由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主演的电影《皮草》(Fur),展示了她的人生故事的虚构版本。

原文来自©️Aperture
编译:三良


MIA
木格堂艺术教育
以职业化创作为目的的定制化教学


结合欧美成熟的Studio教育学习方式,邀请众多经验丰富、知名度高的职业艺术家全程参与合作课程的学习,帮助学员打造个性化艺术作品集。学员将通过与艺术家导师一对一辅导,制定个性化的学习计划,制作出一份高水平的艺术作品集,同时构建与完善自身的艺术创作体系。同时,木格堂线下开展的活动、展览和项目研讨将共同帮助学生建立并挑战个人或集体的实践创作,同时培养学生的专业知识具有社会文化多样性。


课程咨询mugetang2017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IA分享 | 在Arbus的作品面前,所有的怀疑都消失了,这是极其强大和非常奇怪的,它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奇怪着。 崇真艺客

Mugetang Art Space



木格堂由艺术家木格创办于2015年,是一个复合型艺术实践空间,目前有Mugetang Gallery、木格堂艺术教育(MIA)、MAA STUDIO三个品牌内容,致力于呈现当代文化表达的多样化艺术项目,2012年成立木格工作室,2015年成立木格堂艺术教育(MIA),2018年成立画廊空间Mugetang Gallery,2022年成立古物工作室MAA STUDIO。


CONTACT US
Tel⎥086-028-64100848
Weibo⎥木格堂
Email⎥mugetang@foxmail.com
Add⎥成都市蓝顶当代艺术基地2期48栋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