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编者荐语

杜梦堂欣然分享「iWeekly周末画报」为法国艺术家 Jean-Marie FIORI 所做的特别报道,通过采访问答及其最新个展「黄金时代」,解析其作品背后的审美修养和艺术追求。同时,此次展览已临近尾声,欢迎大家抓住最后观展机会!

文章来源于iWeekly周末画报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身处我们的时代梦想着理想化的过去,Jean Marie FIORI塑造的动物雕塑们,往往带有世界尚处在“黄金时代”之时的庄严与纯真——它们仿佛褪去了古文明的沉重与深奥,以一种活泼天真的视角跨越了时间本身。因而野兽也未必凶猛,它们可以足够可爱、温柔与亲人。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Grand Planter 大型花器

2018

Patinated bronze, Deroyaume Foundry, signed

锈色铜雕,Deroyaume铸造厂,艺术家署名

Edition of 8

90 x 100 x 100 cm


野兽,尚-马理·费欧理(Jean-Marie Fiori)如此称呼他雕塑作品中的动物们。


然而,它们似乎与“野兽”一词指向的狂野和兽性相距甚远:公牛粗壮、孔武的躯干被圆润、颀长的身姿替代,原本用于进攻、如镰刀的尖角在他的手中形如弦月;虎并非是眈眈地盯视猎物,而是投出憨态的、童稚的友好注视;山羊则因大理石材质的温润与雕刻的细致,显出一种难言的柔情和暗藏的笑意……面对费欧理的作品,人们往往能感受到一种与动物无间的亲密。


这种亲密感不是驯服式的——而更接近古老文明中人与动物的关系。在原住民部落的理念当中,人类的福祉取决于和其他动物的和谐共处,海达族刻画的图腾柱中清晰可见动物形象,只因部落人视图腾动物为人类的“动物盟友”,值得尊重。这也是费欧理所相信的。


“野兽并不可怕,尽管有些会令人生畏,还有些则让人不安。”费欧理成长于法国乡村,自小被动物环绕,喜欢时常观察动物,总是被它们的美丽和神秘所吸引。这位出生于1952年的艺术家早年专注壁画、错视画等领域,1990年代后转向以雕塑为主的创作——而动物元素理所当然地“选择”了他。“我在一些关于动物的研究尝试中获得了很多乐趣。本以为这种‘分心’是暂时的,随着我不断发现动物形象的各种美学可能,时至今日动物已然成为了我创作的核心。”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Turtle Table 龟桌
2010
Patinated bronze, signed, Deroyaume Foundry, palm wood
锈色铜雕,Deroyaume 铸造厂,艺术家署名,棕榈木
Edition of 25
68 x 265 x 142 cm


但正如雕塑作品最终呈现的,费欧理并非是在还原动物原有的外观,而是在将人们眼中大同小异的动物进行风格化的“再现”,这也被他称作形式的游戏。圆润的造型,即是费欧理在诸多尝试后所中意的,“圆润感会让人更安心,没有攻击性;而我的小动物们就像儿童抱在怀里的玩具,必须能唤起人的同情心……同时又具有某种幽默感。”


这种圆润的造型让费欧理脱离写实、逼真的标准,可表现的范畴趋于广阔:不但可以描绘现实中存在的动物,也可以自高古文明中汲取灵感,描绘古希腊神话和寓言的“神兽”。法国演员、电影制片人、著名藏家Gérard Depardieu曾经如此评论费欧理的动物们:犹如那些绽放在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亨利·卢梭绘画中的花朵,用色彩、纯真和美感,神奇地赋予石头生命。2009年,费欧理更是荣获法国动物雕塑最高荣誉“爱德华-马塞尔·桑度斯”大奖(le Prix Edouard-Marcel Sandoz)。


起初,对材质和色彩有着敏锐直觉的费欧理,选择以直接雕刻的方式在汉白玉、莫里恩石膏、蜂窝混凝土、大理石等材质上创作,再配以丰富的色彩”,随着时间推移,他的雕塑作品开始包含功用性,比如《鹿形边桌》以两只小鹿的四肢支撑底座,鹿角的比例在明显放大后用以支撑台面,《猴子矮凳》则以小猴的四肢作支撑,椅座以锥形体置于小猴的背脊之上,而《苏美尔寓言柜》将象、狮、猴等九种被视作神圣动物的图腾动物,以类浮雕的手法雕刻在柜面,它们是雕塑,也是桌子、矮凳、柜子等实际可使用之物。因此费欧理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实用性、装饰性和纯雕塑性的平衡,也有艺术评论认为,他对香槟桶、花盆和台灯等实用物的处理,巧妙地中和了繁复华丽的线条与现代主义家具的几何线条。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Deer Champagne Table 香槟鹿桌
2020
Patinated bronze, signed, Deroyaume Foundry
锈色铜雕,Deroyaume 铸造厂,艺术家署名
Edition of 8
142 x 155 x 35 cm


是雕塑或家具?在创作者这里,界限并不重要。“我的所有作品首先是一件雕塑,尽管我越来越多的考虑让它们附带功能。为了美化生活,尽可能地让它充满奇迹。”费欧理坚持单件制作,数量少,成本高,制作时间长,保证每一件雕塑作品都是珍贵、高雅、稀有和尽可能完美的,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几乎是“不真实的”。不过,他认为观者无须将作品作为纯粹的沉思对象,藏家则完全可以按照既定的用途去使用这些功能性雕塑,将它们融入自己的生活空间。


不难发现,费欧理作品受到古文明颇深的影响:《与梦共枕》贵妃椅源自古罗马贵族Triclinium宴会厅,《“哈索尔”灯》以古埃及女神为原型,《苏美尔动物寓言柜》和《“萨尔贡”边柜》以苏美尔浮雕为灵感,《“多吉”桌》以古波斯帕提亚翼狮为原型,《大型花器》则受中国古代青铜方鼎启发……但事实上,费欧理并非仅仅青睐某一特定文明,拿古文明来说,这更多是一种对“令人惊叹的世界”的发现。“这个世界,而非其它;甚至神灵也在其中。这些(遗迹)不是个人的作品:形式、符号、颜色、规则都有着固定的范式。这跟我们的文明是截然相反的。我们的文明是个人必须颠覆一切,创造一切。”


但他也觉得,试图去复制古文明是荒谬的。“我试图从它们的经验出发,把它们引向我们的时代。”在采访中,费欧理以吉尔·德勒兹的“根茎”理论为例,向我们解释起他眼中的艺术世界,德勒兹认为事物是无中心化的多元体,就像根茎,一种生长在地下、无主根、无固定生长方向的植物茎,显现出事物之间不断变化的复杂互联性——对费欧理来说,艺术的发展亦是如此,不同文明的艺术在各个方向的分叉延展与连接,最终导向无限开放的空间。“我宁愿留在我们的时代去梦想着理想化的过去。”他如今所置身的,便是与古文明勾连着的开放的一端。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Sumer Great Cabinet 苏美尔动物寓言柜
2021
Patinated bronze and light ash wood, signed, Deroyaume Foundry
锈色铜雕,浅色梣木,艺术家署名,Deroyaume 铸造厂
Edition of 8
185 x 115 x 34 cm


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曾将人类世纪划为5个时代。黄金时代,是人神共处的时代,象征初始的美好与平和,近期在杜梦堂上海空间展出的费欧理作品,便以“黄金时代”为名——隐喻费欧理作品中人与动物的亲密,以及其作品呈现出的原初的纯真与神圣。


在费欧理的作品里,人类文明与古迹历史褪去了沉重与深奥,用活泼天真的视角跨越了地域与时间。有人形容费欧理的作品既拥有神像般的庄严,又透着孩童般的纯真,两种特质看似矛盾,却恰巧是所有原初事物具备的:哲人般的孩子,神话时代的光华,自然的繁盛……艺术家高中时代的好友兼多年的画廊代理人皮耶·杜梦堂认为,费欧理作品中的美感和意义,也正在于用最直接的、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方式触动心灵和情感。在这种意义上,原初,又是对审美门槛的去除,对观者本能的唤起。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工作室内的Jean-Marie FIORI


有趣的是,费欧理本人似乎也暗含着这种气质。当我们最后问他,自己理想的黄金时代是什么时候?他给出了一个笃笃的答案,“理想的世界,唯一的世界,是梦想的世界,是创造的世界。否则就是纯粹的虚构。”嗯。庄严与纯真。


您的作品散发着一种友好的、平和的、甚至快乐的氛围,在您心目中,“野兽”也是可亲的、并不令人恐惧的存在吗?


野兽并不可怕,尽管有些会令人生畏,还有些则让人不安。我从小在乡村长大,一直非常接近各种动物,时常观察它们,总是被它们的美丽和神秘所吸引。


神话、寓中的动物形象往往神秘,您作品的圆润线条和稚朴造型,恰好消弭了它们与观众间的距离感。这是否是有意为之?


这种圆润的造型是我努力为我的作品带来的风格化效果。圆润感会让人更安心,没有攻击性;我的小动物们就像儿童抱在怀里的玩具,必须能唤起人的同情心……但同时又具有某种幽默感。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Doge Table “多吉”桌

2021

Patinated bronze, signed, Deroyaume Foundry, Palm Wood

锈色铜雕,Deroyaume 铸造厂,艺术家署名, 棕榈木

Edition of 8

53 x 136 x 86 cm


现代人因摄取
网络信息过多,反而对神话、寓言失去想象力。缺乏背景知识,对观看您的作品是否存在影响?


如何看待我的作品完全取决于观众,我无法真正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否可以具体举例说说您具体的创作过程?


我的创作过程包含了大量、长时间的绘画,尤其是速写。我有好几排架子都是用来放速写本的!完成速写后,我会尝试以等比例完善所有细节,让手稿尽可能地逼真,贴近最终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必须将极大的精力投入这些详实而明确的图画中。

速写的过程中会产生许多可能性,最终的作品有时结合了不同手稿的细节。


每种动物都有不同的外形特征,您在具体塑造之前,会通过哪些方式进行观察?观察过程中,除去其外形,动物的行为是否也给过您启发?


除了某些特例,我只关注动物的外形。正如您看到的,我的动物们是静态的,我更感兴趣的是如何将它们风格化,而非忠实地表现它们原有的外观。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Daydreaming 与梦共枕 (细节)
2021
Daybed, Bronze by Deroyaume Foundry, wool by Pierre Frey, signed 
躺椅,铜雕,Deroyaume铸造厂,Pierre Frey 羊毛面料,艺术家署名
Edition of 8
93 x 217 x 85 cm


神话、寓言中的动物往往无据可考,那么又要如何创作这些建立于想象之上的动物的视觉形象?


您觉得我的动物们是“神话式”的吗?它们可能更希望拥有希腊哲学家所称的“本质(Essence) ”的地位(当然这个术语本身可能被过度使用了)。


鸟类、羊族、猫科、马、鹿、龟……曾经创作过的动物形象当中,哪些的技术难度是最大的?难在哪里?如何根据动物形象选择合适的材质?


当你想要为每种动物以风格化的语汇寻找一种“象征式”的形式,所有这些形象都变得很困难。有时人们并不真正知道具体是哪种动物,而且我的动物确实是一种形式上的游戏,而非忠实的再现。


手工织毯是您首次尝试的媒材,展览中,它们分别以地毯和挂毯的形式呈现。对这一材质产生兴趣的契机是什么?


杜梦堂(上海)空间请我考虑为此次个展创作一张地毯作品,我不得不说,我被这个提议迷住了!我乐此不疲地投入到反复创作手稿的过程中,最终完成了两个图样。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Jean-Marie FIORI:黄金时代 展览现场
Image ©Susan TAN


您曾在2010年受上海世博会邀约创作与中国相关的公共雕塑。对您来说,提及中国,立刻会想到的动物有哪些?它们和中国的文明又有怎样的联系?


我的答案可能跟大多数西方人一样,是龙和狮子。我做过一个青铜狮子的模型,用球形做鬓毛,与中国传统的狮子形象非常相似。


展览展出了多件功能性雕塑,您会希望观众如何与它们互动?很多时候,画廊空间的雕塑都是反对触摸的。


这些雕塑本来就包含了某种用途,长凳、边桌、边柜、躺椅、桌子等等,所以观众也无须将它们作为纯粹的沉思对象,藏家完全可以按照他们既定的用途去使用它们,将它们融入自己的生活空间。


创作公共雕塑、功能性雕塑以及展馆内的静态雕塑,这三者的区别在哪里?


公共雕塑有其特殊性,它必须与周围的环境相融合,而它的尺寸也需要特定的美学处理,而不是把小尺寸模型等比例放大。


功能性雕塑和静态雕塑对我来说区别不大,我的所有作品首先是一件雕塑,尽管我越来越多的考虑让它们附带功能。为了美化生活,尽可能地让它充满奇迹。设计的工业层面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作品是一件一件制作的,数量少,成本高,制作时间长。珍贵、高雅、稀有和尽可能地追求完美,这些是我的标准。是的,我知道:这种做法是非常不真实的......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Sirius Lamp “天狼星”灯
2021
Patinated bronze, signed, Deroyaume Foundry
锈色铜雕,Deroyaume 铸造厂,艺术家署名
Edition of 8
20 x 32 x 35 cm


您曾形容自己的作品为孩童般的艺术,古文明则是人类文明的孩童期,“黄金时代”更是世界的原初阶段,对您来说,这种“原初”的魅力是什么?


诚然,自始至终最吸引我的是古代文明。但显然复制它们是极其荒谬的。我尝试从它们的经验出发,把它们引向我们的时代。对我来说,艺术不是线性的、不断发展的,而是在无限的分支中展开,正如吉尔·德勒兹所说的“根茎”(le rhizome de la racine, Gilles Deleuze et Félix Guattari)。


如果可以,您希望回到过去的哪个时间点去探索,去体验,甚至去学习他们的技艺?


我宁愿留在我们的时代去梦想着理想化的过去。这才是真正的时空之旅。


展览以“黄金时代”为名,寓指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在《工作与时日》中提及的世界原初的美好与平和。人们普遍不满于当下的“黑铁时代”,认为这并非一个理想的世界,对此,您有怎样的思考?您所认为的理想世界又是怎样的?


理想的世界,唯一的世界,是梦想的世界,是创造的世界。否则就是纯粹的虚构。



展览信息:


Jean-Marie FIORI:黄金时代
2022年10月26日-2023年1月20日
杜梦堂(上海)



采访、撰文 (O)

编辑 LEANDRA

图片由艺术家与杜梦堂提供

————

©本文为 iweekly周末画报 独家版权所有,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 iweekly周末画报


————




   相关阅读   

READ MORE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影像纪录 | 尚-马理·费欧理 「黄金时代」
Video Tour | Jean-Marie FIORI Golden Age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尚-马理·费欧理 Jean-Marie FIORI

我就是那个住在大人身体里的孩子


「iWeekly周末画报」特别报道 | Jean-Marie FIORI:野兽未必凶猛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