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dex}}/{{bigImglist.length}}
{{memberInfo.real_name}}
{{commentname}}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newsData.publisher_name}} {{newsData.update_time}} 浏览:{{newsData.view_count}}
来源 | {{newsData.source}}   作者 | {{newsData.author}}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SENSE: Beuys / Gormley

A conversation through drawing

Thaddaeus Ropac 伦敦伊利府邸

展期:2023年1月19日—3月22日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图片:(左)约瑟夫·博伊斯,《无题》,1954年 ©约瑟夫·博伊斯艺术遗产/ VGBild-Kunst, Bonn,(右)安东尼·葛姆雷,《第 20 个血液区域 I》,2021 年 ©安东尼·葛姆雷



“博伊斯和我都在手稿中发现了肥沃的土壤,它与这个世界所需要的那些行动齐头并行。”


—— 安东尼·葛姆雷 



Thaddaeus Ropac 伦敦空间欣然于 Chapel 展厅呈献展览“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来自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与著名战后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手稿将展开对话。展览由安东尼·葛姆雷亲自策展,精选从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的三十年间博伊斯创作的手稿,彰显葛姆雷与这位德国艺术家作品之间的重要联系。展览同时展出葛姆雷自1984年至2021年的个人画作,进一步凸显两位艺术家的共同点,即对重新认识人类与自然界、社会网络和人工环境关系的共同兴趣。


葛姆雷将博伊斯描述为“一个试图非常清楚地思考如何在更广泛的交换和转化系统中重新定位人类的人”。他被“消散关于身体观念的作品”所吸引,这些作品并非“由它的外表或边界条件来定义,而是作为一个转变的区域来研究。”在他自己的手稿中,葛姆雷也通过非常规的媒介将延伸身体的概念形象化;鹿血和酪蛋白会产生散布于整个画面的液体物质形式,从而强调他所用材料产生的共振势(这与博伊斯的另一关注点相似)。


博伊斯将手稿的物理过程视为令其思想具象化的重要手段。相反,葛姆雷认为“创作手稿是一种调整的形式”。对于他和博伊斯来说,手稿是“一种必要的日常活动,在此,思想被实体化,并有了根基。”尽管二人的创作处于不同的个人、时间和地理语境,并留下“衍异空间”(generative spaces)的差异,但并置的策展方式肯定了手稿在两位艺术家作品中的基本作用。


与“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同时进行的展览“约瑟夫·博伊斯:绘画四十载”(Joseph Beuys: 40 Years of Drawing)呈献约瑟夫·博伊斯遗产从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的100件作品,为首次在英国展出。



《博伊斯/葛姆雷》:艺术家自述


博伊斯的手稿是如此多样且开放,一直吸引着我、激励着我,让我深入到作品,研究其对于材料的探索、天线般的描摹以及其中分析性和象征性与元素性共存的方式。


我一直喜欢这种感觉,博伊斯最佳作品中的线条就像敏感人士手中的通灵板,从乙醚中唤起关于生物与地质关系的直觉。在 Thaddaeus Ropac 举办的同期展览“约瑟夫·博伊斯:绘画四十载”中展出的精彩手稿作品里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在画廊私密的 Chapel 展厅中,当我将博伊斯的一些手稿与我自己的手稿并置时,我便与他展开了对话。我最感兴趣的作品是1962年的四幅《运动节奏》(Bewegung Rhythmus)中的三幅。博伊斯似乎掌握了保罗·克利(Paul Klee)的教学素描书所说的建议——克利鼓励艺术家不要被被事物的表象所蒙蔽,而是着眼于系统中起作用的有效要素。在这些作品中,博伊斯展示出所有现象都在形成的过程中,艺术家应该记录主动、中立和被动区域之间的关系。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约瑟夫·博伊斯,《运动节奏》(Bewegung Rhythmus), 1962年



在《运动节奏 A》(Bewegung Rhythmus A)中,我们可以看到人体作为能量处理的有机体与空间背景的调和作用。与消化道诊断图并列出现的角(eckt)是人体的几何条件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博伊斯后来在雕塑作品中用脂肪愈合的地方)。画面从上往下分别是负责吸吮、寻找、品尝、说话的舌头、负责吃东西的嘴和负责嗅觉的颅骨,垂直向下流动通过压缩的身体到达心脏,并继续向下到达生殖器:运动(bewegung)被横向的能量流拦截,从 “接收”的左手,穿过大脑半球传递至右手:这是一双持有测量和标记的工具来进行制造和铭文的手。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运动节奏 A》(Bewegung Rhythmus A),1962年

铅笔,折叠纸片(A 部分)

21.7 x 15.2 厘米 (8.54 x 5.98 英寸)



在《运动节奏 C》(Bewegung Rhythmus C)中,从小脑垂直向下的流动更清晰(但更复杂),穿过颅骨和许多内脏器官。消化道完全从身体中解放出来,绕过颅骨后,蜿蜒绕过身体外部,仿佛从消化功能中解放出来,成为一种外质延伸。


在这幅画作中,身体似乎是从地下生长出来,亦或是在试验一侧的假性延伸(实际上从未以脚为终点)和另一侧的分支菌丝。博伊斯仿佛正试图在一个更广泛的有机领域内重新思考意识的位置,并将植物性与动物性相调和。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运动节奏 C》(Bewegung Rhythmus C),1962年

铅笔,折叠纸片(C 部分)

21.7 x 15.2 厘米 (8.54 x 5.98 英寸)



博伊斯对植物学和生物学分析学科的引用令人联想到他曾是一名科学家的经历,在接触到威廉·莱姆布鲁克(Wilhelm Lehmbruck)的作品之后,他才下决心成为一名艺术家。这些手稿似乎具有图表的功能,但实际上是对他早期科学研究中可能熟悉的教科书插图进行了个性化的解释。


《运动节奏 D》(Bewegung Rhythmus D)以精细而简洁的方式,将三个笛卡尔坐标——根据欧几里得几何原理标记空间中的一个点的轴——可视化为一个六角星。博伊斯经常把笛卡尔坐标画成两条横向轴和一条纵向轴,用平面表示,创建成他认为是人体决定性因素的角(也是我们不可避免卡住的点)。《运动节奏 D》与《运动节奏 A》中对相同角的描述相呼应;第一个表示角在人体坐标中的位置,另一个暗示通过博伊斯对第三轴的延伸,有可能摆脱被"困住 "的命运。《运动节奏 D》中的六角星拥有同样“臭名昭著”的角——尽管它已被释放到太空中。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运动节奏 D》(Bewegung Rhythmus D),1962年

铅笔,折叠纸片(D 部分)

21.7 x 15.2 厘米 (8.54 x 5.98 英寸)



这三幅手稿与我的两幅作品《设定 III》(Set III)和《寻找 III》(Search III)并置,它们认同网格是现代性的框架,而身体是成为的区域——更多以发散的意义而非以诊断和图解的方式。对我来说,当务之急是重新强调“存在”,反对现代主义的网格,这种网格由极简主义的形式陷阱(我成长时流行的艺术),以及近期的数字化和城市化造成。如果我们假想自己有一种分散在时空内并随时空延伸的概念,那么将会有一套不同的感知标准发挥作用。我相信身体是一个多孔且可变的外壳,其中没有决定性的约束条件。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安东尼·葛姆雷

《设定 III》(Set III),2018年

纸本,碳,酪蛋白
38.3 x 28 厘米 (15.08 x 11.02 英寸)


可以说在这几幅作品中,博伊斯用线条,而我用光来识别存在的场所。我们都在试图记录生活。我曾尝试使用分散在酪蛋白和水中的碳的逃逸效应来暗示我们沉浸在对流层中。空间不是将我们的身体与其他物体(和身体)分开的东西。相反,它是延伸并允许身体处于连续状态的东西——漂浮在连接我们和所有现象的气海中。就好像当我们进入灭亡的边界地带时,我们意识到人类沉浸在所有不同形式的分布式智能中。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安东尼·葛姆雷

《寻找 III》(Search III

纸本,碳,酪蛋白
38.1 x 28 厘米 (15 x 11.02 英寸)



这五幅作品(博伊斯的三幅和我的两幅)是我们两人距离最接近的时刻;不同的是,那是他作为艺术家的开始,而我的两幅则是靠近我艺术生涯的终点。


展览中其他作品的挑选原则出于对比的需要,而非展示一致性,然而,所有的作品都有关系。


手稿是物理思维的一种形式,既代表与制作材料的媒介关系,也是演绎推理和直觉推理的混合产物。


不创作手稿的一天,就是白活的一天。


—— 安东尼·葛姆雷,写于2022年



关于艺术家


安东尼·葛姆雷

Antony Gormley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



安东尼·葛姆雷因其研究人体与空间关系的雕塑、装置和公共艺术品而誉满全球。他的作品自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透过批判性介入自己和他人身体,直面人类与自然和宇宙的关系的基本问题,从而挖掘雕塑的潜力。葛姆雷视艺术空间为一个可以不断衍生新行为、思想和感觉的地方。


葛姆雷的作品在英国和国际上被广泛展出,展览地点包括辛德芬根 SCHAUWERK 博物館(SCHAUWERK Sindelfingen, Sindelfingen)(2021 年)、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Academy of Arts, London) (2019 年)、希腊提洛岛(Delos, Greece) (2019 年)、意大利乌菲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y, Florence) (2019 年)、费城艺术博物馆 (PhiladelphiaMuseum of Art) (2019 年)、上海龙美术馆(Long Museum, Shanghai)(2017 年)、佛罗伦斯观景城堡(Forte di Belvedere, Florence) (2015 年)、瑞士伯尔尼保罗·克勒中心(Zentrum Paul Klee, Bern, Switzerland)(2014 年)、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及巴西利亚的巴西银行文化中心(Centro Cultural Banco do Brasil, São Paulo, Rio de Janeiro and Brasília)(2012 年)、汉堡堤坝之门美术馆(Deichtorhallen, Hamburg)(2012 年)、圣彼得堡埃尔米塔日博物馆(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2011年)、奥地利布雷根茨美术馆(Kunsthaus Bregenz, Austria)(2010 年)、伦敦海沃德美术馆(Hayward Gallery, London)(2007 年)、瑞典马尔默艺术画廊(MalmöKonsthall, Sweden)(1993 年),及丹麦厄勒海峡海岸的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 Humlebæk, Denmark)(1989 年)。其永久展出的公共展品包括:《北方天使 (Angel of the North)》(英国盖茨黑德)(Gateshead,UK)、《另一个地方(Another Place)》(英国克罗斯比海滩)(Crosby Beach, UK)、《澳大利亚境内》(西澳大利亚巴拉德湖)(Lake Ballard, Western Australia)、《曝光》(荷兰莱利斯塔德)(Lelystad, Netherlands),以及《和弦(Chord)》(美国剑桥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Cambridge, USA)。



约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



约瑟夫·博伊斯的众多作品以人道主义、社会哲学和人类学为基础,这些概念在博伊斯将“艺术的扩展定义”(extended definition of art)和社会雕塑(social sculpture)作为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的思想理念中达到顶峰,他声称这些作品在塑造社会和政治方面具有创造性及参与性作用。他在战后德国的重建时期崭露头角,并宣称艺术在社会的精神复兴中(与唯物主义文化相反)以及保护环境方面具有独特的作,并致力于将只存在于艺术家群体中的创造能力注入生活的各个领域。博伊斯将艺术视为社会弊病的解药:一种积极的治疗力量,可以唤醒个人创造力、激发政治意识并刺激社会变革。


博伊斯使用了多种高度符号性的材料,例如毛毡、油脂或蜂蜜,这些材料与他创作内容中萨满教义方面密切相关(包括表演、演讲和教育行动)。他对能量的产生、存储和传输的兴趣表明了他对自然力量的广泛思考。教学是他艺术实践的基本要素,他的反官僚主义哲学观促使他积极投入辩论和政治活动,旨在通过民主讨论实现社会变革。在 1972 年和 1977 年的文献展上,他将政治带入了传统的艺术领域,通过将自己的展览场地转变为辩论和讨论的空间,密切关注从人权到生态环境等各种问题。


博伊斯于 1921 年出生于德国克雷菲尔德。1961 年,他被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DüsseldorfArt Academy)任命为纪念性雕塑教授(Professor of Monumental Sculpture),在那里他成为了新兴德国艺术家中一位鼓舞人心且极具超凡魅力的核心人物。在此期间,他成为了新成立的激浪派(Fluxus)运动中的一员,这是一个以伍珀塔尔(Wuppertal)为基地的国际艺术家网络。在 1970 年代,博伊斯的活动被明确地政治化。他创立了自由国际大学(Free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FIU)进行创造力和跨学科研究(Creativity and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并通过公民投票建立了直接民主机构(Organisation for Direct Democracy),后来加入了德国绿党。1979 年,他在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举办大型回顾展,该展奠定了博伊斯在国际上的声誉。自 1986 年艺术家去世之后,他的作品已在世界各地的众多博物馆展览中展出,包括在马德里索菲亚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MuseoNac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ia);巴黎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艺术品珍藏馆(Kunstsammlung Nordrhein-Westfalen);汉堡车站美术馆(Hamburger Bahnhof);以及爱丁堡苏格兰国立现代美术馆(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of Modern Art)。2021 年,多个大型机构举办了丰富的展览、表演、讲座与活动以庆祝这位艺术家 100 周年的诞辰。





- 画廊地址 -


伦敦伊利府邸 | LONDON ELY HOUSE
37 Dover Street, London W1S 4NJ 

+44 (0)20 3813 8400


巴黎玛黑 | PARIS MARAIS
7 Rue Debelleyme, 75003 Paris 

+33 (0)1 42 72 99 00


巴黎庞坦 | PARIS PANTIN
69 Avenue du Général Leclerc, 93500 Pantin 

+33 (0)1 55 89 01 10


萨尔茨堡卡斯特别墅 | SALZBURG VILLA KAST 

Mirabellplatz 2, A-5020 Salzburg 

+43 (0) 662 881 3930


萨尔茨堡哈雷 | SALZBURG HALLE 

Vilniusstrasse 13, 5020 Salzburg

+43 (0) 662 876 246


首尔堡垒山 | SEOUL FORT HILL
2F, 122-1 Dokseodang-ro Hannam-dong, 

Yongsan-gu 04420, Seoul

+82 2 6949 1760



展览 | 感知:博伊斯/葛姆雷——画作间的对话 Thaddaeus Ropac 画廊伦敦 崇真艺客

{{flexible[0].text}}
{{newsData.good_count}}
{{newsData.transfer_count}}
Find Your Art
{{pingfen1}}.{{pingfen2}}
吧唧吧唧
  • 加载更多

    已展示全部

    {{layerTitle}}
    使用微信扫一扫进入手机版留言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长按识别二维码分享朋友圈或朋友
    {{item}}
    编辑
    {{btntext}}
    艺客分享
    {{mydata.real_name}} 成功分享了 文章
    您还可以分享到
    加载下一篇
    继续上滑切换下一篇文章
    提示
    是否置顶评论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取消置顶
    取消
    确定
    提示
    是否删除评论
    取消
    确定
    登录提示
    还未登录崇真艺客
    更多功能等你开启...
    立即登录
    跳过
    注册
    微信客服
    使用微信扫一扫联系客服
    点击右上角分享
    按下开始,松开结束(录音不超过60秒)